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972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一边收拾东西准备去白山了,但是还有一些事没处理好,而且自己也不是神仙,不会分身去处理这些事,只能是把能用的人都用上了。

    “这么久都不和我联系,是不是又勾搭上谁家小闺女了?”杨凤栖在电脑视频里做着面膜,看着对面光着上衣穿着裤衩的丁长生,两眼放光。

    “我这段时间很忙,这不,又遇到难事了,你帮我解决一下吧”。

    “我就知道没好事,你是有事时才能想起我来,说吧,又遇到啥麻烦了,对了,先说好,我最近不回国内,国内的事我要别人帮你做,能行吗?”杨凤栖问道。

    “不是国内的事,还是上次我说的在瑞士银行那笔钱,你帮我操作一下,看看是进入到国内还是在国外投资,说实话,我之前是想都弄到国内来的,但是现在政治形势不明朗,我不敢将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再说了,这钱也不是我的,我要对人家负责”。丁长生说道。

    “我明白,这样吧,先把钱转出来再说好吧,剩下的事我们再沟通,对了,我怎么听说中南省变天了?”杨凤栖问道,她虽然是做生意的,但是对国内做生意的潜规则还是很熟悉的,要是没有政府背景,这买卖甭想做大。

    而她在中南省的投资不少,尤其是江都市的旧城改造项目,但是现在抛物线迫于压力居然也想让杨凤栖退出江都市场,这让杨凤栖很是郁闷,也很心寒,要说求着磐石投资的地方多得是,磐石投资到哪里不是夹道欢迎,但是在江都市却是遭遇了滑铁卢,这让杨凤栖很是恼火。

    当她听说梁文祥很可能会提升为省委书记时,内心的希望之火再度点燃,所以急着向丁长生打听这事。

    “变天了不变天和你关系不大,汉唐置业的背景不仅在省里,最大的背景在上面,这谁都知道,梁文祥如果进一步,但是对于调和你和汉唐置业之间的关系,变化系数不大,尤其是在他上位的这么关键的时刻”。丁长生分析道。

    “嗯,你说的不错,我再等等再说吧,你这是要出门吗?”从视频里杨凤栖看到了丁长生在收拾东西。

    “是啊,准备回白山,不在省里呆着呢,这些大领导要是拼刀子的话,我怕溅自己一身血,所以还是早点闪了的好,去白山,现在基本是确定任白山市白山区区委书记”。丁长生说道。

    “哎呦,行啊,又升官了,不错,不过,白山那个地方,和省城没法比吧,你这是属于扶贫吗?”

    “算是吧,先干着再说,省里不管换谁,接下来肯定是不太平,石书记不想我被人利用,所以就把我打发到乡下去了”。丁长生苦笑道。

    “不错了,好好干,海外银行的事,我会派人和你联系的,怎么操作我来安排”。杨凤栖揭下来面膜,靓丽的面庞让丁长生一愣,即便是在电脑视频里也是那么诱人。

    “看什么呢?”看到丁长生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杨凤栖心里很得意,这么久以来,她一直都是那么迷恋这个小男人,而那个小男人也一直都将自己视作他的情人,并没有随着自己的年龄增长而疏远自己,这让杨凤栖心里既得意又担心,担心要是哪一天失去他怎么办?

    “你又漂亮了”。丁长生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说道。

    这个动作好像是狮子看到了猎物一样,而杨凤栖也非常的配合,轻轻的一弯腰,迷人的风光显露无疑,映入到电脑屏幕上,让丁长生情不自禁的又进了一步,而杨凤栖更是变本加厉起来。

    “我们要不要这样做一次?”杨凤栖的声音像是天籁之音,每一个音节都散发出妖媚的味道。

    “怎么做?”丁长生眼神迷离的问道。

    “废话,当然是和你这么做了,你要是真有那么长就好了”。杨凤栖伸出自己的丁香小舌,在自己的红唇上舔了一下,让丁长生的魂魄几乎要飞出自己的身体了。

    放学后,傅品千按时开车出了校园,但是不经意的一扭头,却发现在马路对面停着一辆车,而车窗开车,一个男人的脸庞正对着自己,那辆熟悉的车,那熟悉的脸,不是丁长生是谁。

    一个急刹车,将车停在了路边,挎上自己的小包跑到了马路对面,她在没事时,时常会设计这种不经意的相遇,当然了,都是和丁长生的,她每一次都告诉自己,要矜持,千万要矜持,自己是个女人,是一个中年女人了,但是却每一次都忍不住。

    到了丁长生的车前,绕过车头,拉开副驾驶的门就坐了进去。

    “你怎么来了?来了多久了,怎么不打电话告诉我,我好早点出来啊”。傅品千一连串的询问,让她自己都感觉不好意思了,自己这么急干什么,自己就真的那么想男人吗?

    “先回家吧,我饿了”。丁长生微微一笑,说道。

    “好好,回家”。傅品千尴尬的一笑,但是她感觉今天的丁长生不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自己也说不出来,就是感觉他的眼神里都是坏坏的样子,这让她心里开始扑通扑通的跳起来,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车回的家。

    疾风骤雨仿佛是酝酿了好久,就等着倾盆倒下来的那一刻,一进门,丁长生和傅品千再也毫无顾忌,从客厅里开始,衣服是一路脱下来,一路扔在了地上,直到床前,直到傅品千一声高亢的喊叫为止,一切才戛然而止。

    “怎么这么突然?”傅品千喘匀了气,问道。

    “我这次回来,不走了,以后我们的日子多的是,明白了吗,日子多得是”。丁长生坏笑着将傅品千拥入怀里,说道。

    “什么,什么意思,你被开除了?”傅品千大吃一惊,问道。

    “没有,我调来白山工作了,以后我们可以朝朝暮暮了,对了,苗苗呢,我们忘了去接她了?”

    “不是,她现在住校了,不愿意回家来住,也好,都是封闭学校,比在家里强”。傅品千的话让丁长生放下心来,自己可以在这里呆几天了,好好享受一下这难得的时刻,这几年忙的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累的和狗似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