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976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成千鹤回到家,什么话都没说就进了书房,他老婆田桂茹见情况不对,赶紧跟着一起进了书房。

    “老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田桂茹问道。

    “成功回来没有?”

    “没有,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没什么事他哪回来过?”田桂茹给成千鹤倒了杯水,递给他。

    “打电话叫他回来,我有事要问他”。

    “哦,好,我这就去”。田桂茹说着出了书房的门,去给自己儿子成功打电话去了。

    过了一会,田桂茹又回到了书房里,见成千鹤愁眉不展的坐在那里发呆,心里不禁担心起来。

    “老成,是不是有事?”

    “嗯,白山区书记的人选定下来了,不是陈敬山,是一个叫丁长生的人”。成千鹤无力的说道。

    “丁长生?那,那不是……”

    “谁说不是呢,所以我很担心,担心上面好像并没有把孙传河的事放过去,丁长生这次来担任区委书记,是巧合,还是故意这么安排的,纪委的人来,我不怕,他们呆不了多久,但是丁长生作为区委书记扎下根来,这就很麻烦,时间长了,什么事查不出来,孙传河就算是死了,也不是毫无痕迹,再加上他有意为之,这事就很麻烦”。成千鹤抚摸了一下自己的眉头,但是依然是愁眉不展。

    “那怎么办?老成,要不然,我们还是走吧,干么非得吊死在这一个地方?”田桂茹经历了上一次孙传河被抓可能带来的灭顶之灾,算是吓破了胆子,所以她一直都想着离开国内。

    “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如果我没有职务在身,想走就可以走,我如果现在就走,很可能引起更大的风波,这事还是等成功来了再说吧”。成千鹤犹豫道。

    “我不管,明天我就称病辞职,我去北京看病,到时候我直接从北京走,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我这些日子夜夜失眠,我实在是受够了”。田桂茹的精神几近崩溃,所以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现在立刻离开中国,到国外去享受自己的生活。

    外面房子都买好了,财产都置办了产业,自己现在出去就是享受生活的了,要是到最后走不了,那自己就可能在监狱里待到死了,想想这样的日子自己就会崩溃掉。

    “不行,你这么没有任何征兆的辞职,这不是告诉别人有事吗?糊涂,等成功回来商量一下再说”。成千鹤打断了田桂茹的美梦,断然拒绝道。

    成功今晚和柯子华一起喝了不少酒,但是接到母亲的电话,还是第一时间赶回了家里,一进门,就发现父母的脸色不对劲。

    “成功,你可回来了,赶快去你爸爸书房,他正等着你呢”。一进门,成功就被田桂茹拉着去了书房。

    “爸,出什么事了?”

    “我记得你以前和我提过,你和那个叫丁长生的关系不错,是这么回事吧?”成千鹤直接了当的问道。

    “呃,是,怎么了,你找他有事?”

    “唉,你坐下,现在不是我找他有事,是很有可能他在找我的事”。

    “这话怎么说的?丁长生又回来调查孙传河的事了?”这是成功第一想到的可能性。

    “孙传河死了,想查也查不到什么了,省纪委又不可能在这里住一辈子,是丁长生回来担任白山区区委书记了,我担心是省纪委的故意这么安排的,丁长生要是在白山区扎下根,这事就麻烦了”。

    “区委书记?这消息确实吗?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成功皱眉道。

    “你还说你和他关系不错,那他到了白山怎么不和你联系?丁长生已经到市委组织部报道了,明天将上任,而且也见了唐炳坤了,据说唐炳坤对他寄予厚望,你想想,这事是不是透着邪性?”成千鹤看到一脸茫然的儿子,说道。

    “爸,您的意思是丁长生是冲我们来的?这,这不大可能吧?”成功的酒一下子醒了一半。

    这件事实在是太突然了,一来自己根本不知道丁长生会来白山任职,二来丁长生既然来了,为什么连个招呼都没打,难道还在为上次的事而和自己结下梁子了?

    这才是成功要考虑的问题。“这么着吧,这件事我来处理,我尽快弄清他来白山的目的,好吧,你们不用担心,我会尽快查清的”。

    成功说完就起身回自己的家了,但是出了市委家属院,立刻给柯子华打了个电话,要求柯子华立刻到自己的会所等自己,说是有大事商量。

    柯子华还没到家呢,接到电话又立刻往回返,正好在门口遇到了成功。

    “成少,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走,进去说”。

    两人进了会所包间,成功还特意关上门,问道:“丁长生回来了你知道吗?”

    “回来了?回哪去,我没听说啊,他和你联系了?”柯子华问道。

    “唉,要是和我联系就好了,我就用不着这么紧张了,来了也不和你我打个招呼,我这最担心的是他们还在惦记着孙传河的案子呢,如果是派丁长生回来深挖这个案子,我们就要小心了”。

    “不会吧,孙传河都死了,孙跑了,还能挖到什么呀?”柯子华不以为然道。

    “他不是调查几天就走,而是出任白山区区委书记,这个后果你想过吗,这是要长期驻扎下去啊,这才是我最担心的,时间长了迟早会出事”。成功点了一支烟,非常不安的说道。

    柯子华一愣,他也没想到丁长生是来任职的,真要是像成功说的那样是来挖孙传河的案子的话,那目标很明确,就是成千鹤,成功要是不担心才怪呢。

    “其实我们和他没什么解不开的疙瘩,再说了,他现在不在省纪委了,我觉得你说的那个可能性不大,要不这么着吧,我现在去找他谈谈?”柯子华说道。

    “找他谈谈?你知道他在哪呢?”成功问道。

    “他在白山还能在哪,还不是在那个女老师家里,我要是猜的不错,昨晚也一定是住在那里的”。柯子华得意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