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980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放下电话,还在嘀咕着这个梅主任的名字,一个中年男人敲门进来了,虽然名字很委婉,但是这长相和梅花三弄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因为自己现在也是不大不小的领导了,也深知作为领导不能以貌取人,有些人看起来不起眼,属于那种在大街上一转身就找不到人的人,但是却胸藏锦绣,很有本事。

    “梅三弄同志,对吗?”丁长生点点头,示意他进来。

    “对,丁书记,我就是梅三弄,丁书记,您有什么吩咐?”

    “没什么吩咐,坐下说吧”。丁长生笑笑,指了指椅子说道。

    梅三弄可能以为丁长生在客气,所以扭捏了一下身体,到底还是没坐下,丁长生无奈,只能作罢。

    “梅主任,我叫你来没别的意思,我刚到,对白山区不是那么熟悉,就是想找你了解一下情况”。

    “嗯,不知道丁书记想了解哪方面的情况?”

    “比如说吧,区里目前最紧要的事情,非办不可的事情”。

    “哦,这个很多,不过目前最紧要的就是创城了,这个事情进行了一年多了,从筹划到实施,一直到现在,都是市里最重要的大事,可以说这件事比招商引资还要重要”。梅三弄看起来有点猥琐大叔的意思,但是一说起工作来,头头是道,对区里的事如数家珍,让丁长生不禁想,这个人或许可以好好用一下。

    “创城?什么意思?”丁长生从未听说过这件事,所以基本不知道,区长陈敬山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如果自己不了解一下,可能在白山区就是聋子和瞎子了。

    “哦,对不起,丁书记,我说的是简称,其实就是创建国家卫生城市,白山市准备了好多年了,但是一直都没评上,经过这些年的发展,现在的白山可谓是历史上最好的时期,所以市里铁了心要把这个称号拿到”。

    “那落实到区里,我们区有什么任务吗?”丁长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自己是区委书记,如果这件事和市里不能保持有效的沟通,甚至是自己根本都不知道,自己这个区委书记在市领导眼里是个什么地位就可想而知了。

    “因为白山市基本都在白山区,我们区可谓是创城的主战场,白山区的任务是最重的,在孙传河出事之前,他是白山区创城领导小组的组长,他出事后,是由陈区长代理的”。

    “嗯,还有多长时间评选结束?”丁长生将这一切都记在了笔记本上,因为他发现,事多了之后,很难兼顾,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可能事必躬亲,所以记在本子上吩咐下去,吩咐到了哪个人,这样也便于责任的追究。

    “今天是三号,这个月底就是评选的日子,时间很紧了,但是区里有些事还是没有协调好,有些胡同和老街区还是没有整治好,这段时间领导都疯了,虽然不停的往外跑,到现在处理,按照市里的要求,一线指挥,现场处理,但是效果不是很大,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很难一下子改变,比如明明设置了垃圾桶,但大多数人还是在门口一扔了事,这给清理工作造成了很大麻烦”。梅三弄说的很条理,让丁长生对他的印象更加深了。

    “哦,这么说,文主任是出去到现场处理事情去了?”丁长生不经意间问道。

    “这个,丁书记,我真不知道,她出去的时候没说,办公室没派车,她自己开车出去的”。梅三弄实话实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深深的看了梅三弄一眼,心里想,这个人看起来蔫儿吧唧的,实际上说话做事很有分寸,和自己是第一次见面,可以肯定的是,说的应该都是事实,但是也没有诋毁自己的领导,主任和副主任之间应该有那么一道杠杠,副手和正职之间和睦的可不多见,但是梅三弄的话却让丁长生明白,第一,文主任出去了,没说去哪里,第二,办公室没派车,是她自己开车出去的,这样就说明了一个问题,文若兰是出去办私事了,绝不是为了工作。

    所以,会说话的人永远都是滴水不漏,但是他要想让你知道点什么,这话就漏的像个筛子了。

    文若兰开车一直都跟在柯子华后面,七拐八拐的终于是在郊区的一片别墅区停下来了。

    “柯局长,你叫我到这里来干什么,我办公室还有一堆事等着呢”。文若兰对于柯子华一个电话叫自己出来很不满,因为她和柯子华打交道并不多,但是柯子华在电话里提到了孙传河,提到了成功,她就不得不来。

    “放心吧,我没那么重口味,走吧,成少等着你呢”。柯子华嘿嘿一笑,换来的是文若兰的一顿白眼,于是走上前去,几乎是和柯子华并肩前行了。

    “不过,我可提醒你,你们这位区委书记的嗜好可就是你这样的熟妇,我可警告你,你要知道自己是站在哪边的,孙传河是怎么死的,你可要想明白了”。柯子华阴测测的说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文若兰停下脚步,扫了柯子华一眼问道。

    柯子华没吭声,直接上前推开了别墅的房门,屋里瞬间传来了重金属音乐声,文若兰不禁皱了一下眉头,这时他看见了端着红酒转过身的成功。

    成功看到是柯子华和文若兰来了,抬手关掉了音乐,屋里瞬间就安静下来了。

    “文主任,别来无恙啊,我记得上次和你见面还是和孙传河一起喝酒时,现在呢,有人已经作古,但是有人还活着,你说这人生是不是很奇怪,请坐吧,我请你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和你聊聊”。成功指了指沙发说道。

    文若兰不知道成功找她什么事,但是孙传河和成千鹤有很深的关系,而自己又是孙传河的盟友,所以她猜测可能还是和孙传河的事情有关,但是自己对孙传河的事真的是知之甚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