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988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孙虽然疼的难受,但是却硬着头皮一声不吭,而且还咬着牙死死的盯着丁长生,恨不得撕了他,他现在最后悔的就是自己为什么刚刚不一刀捅了这家伙,报完仇就完了,哪知道现在会落到对方手里?

    “很疼是吧,老子的内库呢?你要是不说,我让你这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丁长生说着加大了脚上的劲,他踩得地方是膝盖,任何人都明白关节的重要性,一旦这里被踩碎了,要想修复基本没可能,要是换做人工的,那也不能和原来的一样,所以基本就是也瘸子了。

    “你放了我,我还有很多事要告诉你,是关于柯子华和成功的,都是他们怎么算计你的,还有这个臭婊子,你不会不知道她是谁的女人吧,你以为成功是安的好心,他都能把自己的女人让给你,你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他做不出来的?”孙算是豁出去了,他想好了,自己今晚走出这栋别墅的可能性很小,索性铤而走险,交易随时都可以,就看和谁交易了,对他来说,只要是能保住自己的命,和谁交易都无所谓。

    而且,虽然得罪柯子华和成功没自己的好果子吃,但是很明显,那是在以后,要是自己现在不和丁长生合作,自己现在就没有好果子吃,自己是太低估了丁长生的能力以及他的狠辣。

    “你闭嘴,你胡说八道什么呀?”张蕊此时却急了,自己和成功之间的确是有关于自己和丁长生之间的问题,她没想到,自己和成功谈的这么秘密的事,这个叫孙的人居然知道,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卖了一样。

    “呵呵,你现在没资格和我谈条件,我现在是和丁先生在谈这件事,你最好给我滚的远一点,否则,你和成功的那些烂事我现在就给你抖出来”。孙知道自己不可能吓唬住丁长生,人家现在是庄家,摁死自己是分分钟的事。

    但是张蕊却没资格个自己谈什么条件,在他眼里,张蕊不过就是一个官级罢了,和公共汽车没什么区别,谁都可以上,就看谁投的钱多了。

    张蕊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还知道些什么,所以就想离开这里,至少要先给成功打个电话,将这里的情况说一下,否则的话,非但是自己和成功的事要败露,而这个丁长生到底会怎么对待自己,这都是未知数。

    丁长生已经穿好了衣服,见张蕊果然要走,但是却一伸手将她拉住了,张蕊心里一惊,紧张的看着丁长生。

    “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就是想听听他怎么说?”丁长生笑眯眯的看着孙说道。

    “我问一句,你就答一句,不要废话,也不要解释,我就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进来的?”丁长生问道。

    “用钥匙开门进来的”。孙老老实实的答道。

    “从哪里搞来的钥匙?”

    “柯子华找人给我送来的”。

    “这么说你早就知道我今晚会到这里来是吧?”

    “不是,我是骑摩托车跟着她的车来的,但是我在饭店门口看到你上了她的车,这才跟来的”。孙看着张蕊,老实回答道。

    “柯子华要你来的?”

    “是他先找的我,问我要不要报仇,我们才走到一起的”。

    “这么说来,你来找我是为了杀我了?”

    “开始时是这么想的,在这里杀了你,她今晚回来过,公安局肯定会怀疑她,而且柯子华还是市局的副局长,主管刑侦,这个案子肯定是他来办的,我不知道他会怎么结案,但是既然她回来了,我就打算把你们俩都杀了,弄成桃色案件就更好了”。孙的话让张蕊的脸色渐渐发白。

    她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没想到自己一直也就是个被人利用后弃之如敝屐的棋子罢了,如果孙说的是真的话,那么就意味着他们根本没把自己的死活放在心上,想到这里,张蕊的心瞬间像是冰冻了一样,无论身躯有多高的温度,都化不开冰封她的心脏的冰。

    虽然孙的话不知道真假,但是丁长生却已经选择相信他的话,毕竟如果不是真的话,孙肯定编不了那么圆,现在想来,这件事的确是透着蹊跷,而经孙这么一说,好像一切都是豁然开朗了。

    怎么办,难道自己现在就找柯子华来对质?可是仅凭孙的话就能将这一切都能做瓷实了吗?

    不可能,这一切都是孙自说自话,不可能这么简单,自己能想到的,柯子华作为刑警,肯定也能想得到。

    可是如果现在将孙交给公安局,丁长生又怕被柯子华灭口,到目前为止孙传河是怎么被灭口的都不知道,毫无音讯,虽然没人说,但是很明显的一点是,孙传河死了,围绕着孙传河的案子就终结了,而这终结后的结果是成千鹤是最大的受益者。

    有些话不说出来,但是不代表没这回事,其实白山大大小小的干部,都知道孙传河的死是什么意思,只是没人站出来说罢了,因为没有证据。

    “我告诉你,孙,第一,抓你父亲,是我的工作,他有问题,我就得查,但是杀死你父亲的人的确是另有其人,我们原本是想通过你父亲挖出更大的老虎,但是却没想到对方下手这么快”。

    说完这些,丁长生再也不看孙一眼,拉起张蕊的手进了主卧室,并且还锁上了门,看得孙一愣一愣的,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瞬间他就明白了,丁长生这是要放自己一马,于是不顾自己的胳膊有多疼,赶紧往楼下跑,生怕丁长生后悔了似得。

    “你,你不要过来,你想什么,你,不要过来”。张蕊吓了一跳,原来还以为丁长生是要和自己说什么事呢,但是直到看见丁长生反锁门,这才知道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了。

    “干什么?你说呢,这大晚上的,你居然往自己家里带一个陌生男人,那到底是我理解错了你的意思还是你在扮演女人的矜持啊?”丁长生间笑着走向了张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