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000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不是,你这是什么意思,到白山市委组织部工作?”丁长生还是不信,白山可比不得省城,梁可意到这里来有什么利益可图?

    “你以为呢,我真是来工作的”。梁可意拿着菜单一边开始点菜,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哦,我明白了,锻炼嘛,是吧,多久?”丁长生一副了然的样子,在他看来,梁可意肯定是下来镀金的,所谓的挂职,不过是掩人耳目的把戏了,现在这些官二代,通常的程序做法,没关系的可能下来就挂职一辈子了,有关系的下来呆几天,回去就能高升了。

    “你错了,虽然是锻炼,但却不是挂职,我是什么关系都转过来了,我和省委组织部已经没有关系了,干的舒服了,可能这一辈子都不走了呢”。梁可意白了丁长生一眼说道,显然对他的猜测不满。

    “真的假的?这地方有什么可锻炼的,你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手里什么都没有,要想往边上爬,就得自己边爬边结绳子,你呢,就像是攀岩一样,你身上系着绳子呢,不想爬了直接拽绳子上去就是了”。丁长生不无嘲讽的说道。

    “丁长生,你就这么看不起我?”梁可意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本以为丁长生能领自己的情,哪知道这家伙从见了自己的面就开始极尽嘲讽之能事,好像自己和他有多大仇似得。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没必要费这个劲罢了”。

    “切,我告诉你,我这辈子只有两个榜样,一个是我父亲,我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也知道他的艰难,所以我不想沾他的光,我想自己奋斗,再说了,你也明白,我就是再困难,也比不上他困难,至少我还有他那样的爹吧”。梁可意心胸非常豁达,和一般的女孩子不一样,没有那些期期艾艾的做作的感觉,在政治上的成熟让丁长生都叹为观止。

    “哦?另外一个呢?”

    “那你就没必要知道了”。梁可意语气一滞,低头看着菜谱说道。

    “好吧,我不问了,不过,回去告诉你爸爸,看好你哥哥,这个圈里人都明白,我们知道林平南是什么样的人,人家自然也知道你哥哥是什么样的人”。丁长生不屑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我哥哥能和那个混账比吗?”梁可意恼怒道。

    “生气干么,我也就是提个醒,你们家的事你自己知道,对吧?”丁长生挤眉弄眼的说道,虽然这家伙不说了,但是在梁可意眼中丁长生就是看不起自己哥哥,但是这又能怨谁呢,自己哥哥不争气,吊儿郎当的样子谁都能看得出来那个衙内样,丁长生这么说已经算是客气了,她明白,丁长生是好意。

    谁都没想到,白山区分局局长刘冠阳倒是条汉子,甭管纪委的人怎么问,就是一句话,白山区分局的所有事都是自己自作主张,没有人指使,自己就是最大的主使者。

    面对纪委的汇报,曹建民无奈了,也只能是如实向市委书记唐炳坤汇报呢,但是很明显唐炳坤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

    看着紧皱眉头的市委书记唐炳坤,曹建民很是忐忑,别说领导不满意了,就连自己都不满意,可是刘冠阳这个家伙仿佛是吃了秤砣的王八,铁了心了,以一己之力扛了下来。

    “建民,我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我看你还是组织一下局里,对全市的分局都做个摸底工作,有些事看起来简单,其实已经渗入到了骨子里,如果不及时拔除,恐怕是要出大问题的,公安队伍出了问题,你这个局长难持其咎,本来是想借这个机会好好整顿一下公安系统,现在看来,这锅饭做的夹生了”。唐炳坤无奈的说道。

    对于唐炳坤的话,曹建民岂能不知道?既然刘冠阳是市局副局长柯子华的人,那么要是能把柯子华挖出来,对成千鹤绝对是一个重大打击,但是居然在一个小小的分局局长这里就卡壳了,这让唐炳坤甚是恼火。

    曹建民见唐炳坤还在纠结此事,于是说道:“要不,对刘冠阳再进行深入调查,我就不信抓不到这小子的尾巴”。

    “算了,如果那么做,就显得我们急躁了,可能会适得其反,机会永远都不会太多,这一次刘冠阳的事你是没抓住机会,太慢了”。唐炳坤非常的不满,对一个自己的下属,也不用隐瞒这种不满,就是要让曹建民知道,自己对他的工作已经产生了不满,让这家伙心里有畏惧之心,领导对你的不信任无疑是对你的政治前途判了死刑。

    果然,曹建民不再说话了,但是心里却异常的恼怒,心里倒是盘算着怎么回去再对刘冠阳施压。

    “对了,白山区分局的局长有人选吗?”唐炳坤问道。

    “书记,我这几天都在忙刘冠阳的事,倒是没怎么考虑这件事呢”。唐炳坤没敢实话实说,其实在准备动刘冠阳时,他就准备往白山区掺沙子了,可是唐炳坤这么问时,他却将自己的真实意图隐藏了,因为以他的经验,领导但凡问到一个位置的人选时,他说的真实意思绝不会是真的想要听取你的意见或者是推荐什么人,而是他自己有合适的人选了,而这个人选八成已经定下来了,自己再去触那个霉头干什么?

    “嗯,也好,上次丁长生来这里时,给我要了一个人选,就是白山区分局局长,考虑到他刚来,很多工作展开都要有段时间,我就答应了,关于这件事你和他协调吧,省厅那边你也帮着协调一下”。唐炳坤轻描淡写的说道。

    但是听在曹建民的耳朵里,这无疑是重磅消息,自己忙活了半天,居然是给这小子做了嫁衣,原来这家伙早就瞄准了这个分局的局长位置,自己不过是他借以利用的工具罢了,还大张旗鼓的带着人到市委书记这里来告状,这家伙的心思不得不让人警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