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012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这时候丁长生已经快要游到了湖边了,于是两人都不再说话,而是看着湖里渐渐靠近的丁长生。

    “你们怎么来这么晚啊,我都饿死了,工作真的有那么忙吗?”丁长生还没上岸就开始嚷嚷道。

    “谁像你似得,一把手就是动动嘴,下面跑断腿呗,你能有什么事?”兰晓珊讽刺道。

    “说的也是……”但是丁长生在水里走到湖边却不上来了。

    “你还不上来,我们也饿了,说是请我吃饭,就在这里吃啊,你是还是下湖摸鱼去了,鱼呢?”

    “那个,兰局长,能不能麻烦你到大堤后面避一避,我,我,裸泳”。丁长生尴尬的说道。

    “哎呀,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呢,真是官越大越无耻”。兰晓珊一听这话,立刻呸了一口跑向了湖堤的后面,这个时候丁长生才慢慢上了岸。

    刘振东一看,哪有什么裸泳,丁长生穿着泳裤呢。

    “这么好的身材让她看了可惜了,所以还是先支走为好”。丁长生恬不知耻的说道,然后从容的从自己车里拿出衣服换上。

    刘振东只能是哑然失笑,问道:“丁局,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是来接我的?”

    “你觉得自己有这么大面子吗?”

    “没有,你是来见兰局长的?”

    “都有吧,不过你的事还得再等等,白山市局的曹局长已经答应这事了,不过这事还需要省厅协调,这都是他的事,你也知道,官僚嘛,这事肯定要聊一聊啦,耐心等着,这事没问题,不过,我今天算是把兰局长得罪了”。丁长生砸吧砸吧嘴说道。

    “嗯,她刚才还说这事呢,你待会好好解释一下吧”。刘振东小声说道。

    三人一起回到了湖天一色度假村,还是钓鱼岛草亭,夜晚微风徐徐,这里甚是凉爽,而且这可都是正宗的自然风,比空调房里强多了。

    “丁书记,你可真是不厚道啊,把刘振东调走了,才和我打招呼,枉我之前还把你当朋友待呢,你就这么拆朋友的台?”果然,刚刚开始喝酒,兰晓珊就开始找丁长生茬了。

    “唉,我这也是不得已为之,你是不知道白山那些人,简直是丧心病狂,尤其是我的那个搭档,比我大十几岁,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我是要人没人,要钱没钱,就坐在区委书记的办公室里,到点吃饭,到点下班,和一个傀儡没什么两样,你说,这事我能忍得下去?”丁长生实话实说道,他从来没把这事当做丑闻,而是觉得很正常,要是自己的位置被人从天而降抢了,自己也会这么干。

    “有这么严重,不会吧,面子上的事总得过去吧?”兰晓珊愣了一下,问道。

    “你觉得我是个只在乎面子的人吗?”丁长生不屑的问道。

    “唉,看你说的这么可怜,刘振东我是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了?”

    “他在你这里没前途,你总不能耽误人家的前途吧,对了,不是说好让他出任新湖州分局的局长吗,怎么这事没下文了?”丁长生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事让兰晓珊一直很窝囊,但是自己初掌市局,有些事不宜做的太过生猛,所以还是要悠着点好。

    “我也很奇怪,唐天河巴着不放,我能怎么办?市里也考虑到新湖区是个大局,所以建议让振东到下面的分局去锻炼一下,但是我没同意,居然新湖区分局不行,就还呆在局里担任刑警队长算了”。兰晓珊说道。

    “唐天河?这倒是有点奇怪哈,不过,我和唐天河还算是熟悉,而且我们处的也还不错,按说他不是那种不懂规矩的人啊,要不要我找个时间和他聊聊?”

    “你现在再做这事还有意义吗?我看还是算了,这事不做也罢”。兰晓珊说道。

    她想的是既然刘振东铁定要调走,何必再因为新湖分局的事和他闹僵呢,反正自己手里也没有其他人可以接替唐天河,所以不如就此罢手。

    “我觉得也是,兰姐,这事还是算了吧……”刘振东也这么说道,但是话没说完,他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局里值班室打来的。

    “我出去接个电话”。刘振东拿起手机出了草亭,在栈桥上走远了几步接了电话。

    但是片刻之后就回来了,对丁长生和兰晓珊说道:“南郊发生了命案,我必须赶回去,兰姐,我待会过来接你”。

    “要不我和你一起去现场吧”。兰晓珊站了起来,说道。

    “算了,现场的同志说,场面很,那个,你还是不要去了,我叫其他人过来接你也行”。

    “不用了,待会我送她回去,可以吧?”丁长生说道。

    “那也行,找个代驾,丁局,你喝酒了,还是不要开车了”。

    “行了,我们知道,你先走吧”。丁长生站起身朝着刘振东摆摆手说道。

    刘振东走后,丁长生和兰晓珊都没再喝酒,而是起身出了草亭,在伸向湖心的栈桥上漫步起来。

    “兰姐,雷震,都走了这么久了,而且他的事也了结了,你的心结也该打开了,怎么不想着往前走一步?”丁长生触及了无人敢触及的话题,这个话题没人敢在兰晓珊面前提起。

    丁长生说完也后悔了,要是兰晓珊翻脸,自己还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干了。

    “你的那两个女人还好吗?”兰晓珊没回答丁长生的问题,反而是问起了宇文灵芝母女,这让丁长生很尴尬。

    “嗯,首先,我得说明,我和她们只是朋友关系,相信有一天你就会明白的,她们现在有不小的麻烦,所以才躲起来的”。

    “你心虚什么,有必要向我解释这么清楚吗?”兰晓珊古怪的笑了一下,揶揄道。

    “其实,以兰姐的条件,找一个青年才俊都没问题,我觉得兰姐你该再往前走一步,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年纪越大,越是怕孤单,我相信你也有种感觉,如果可能,还是趁着年轻,把这种孤单关在门外吧”。丁长生真挚的说道。

    “谢谢,我累了,送我回去吧”。兰晓珊笑笑说道,还是没搭理丁长生的话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