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024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唉,唐书记,我可是夜猫子上门无事不来啊,再说了,我要是拿上点值钱的东西,我怕你把我轰出去,但是空手吧,又不好意思”。丁长生笑嘻嘻的将水果篮放在了门口。

    唐炳坤的老伴还没睡,丁长生叫了一声阿姨,就跟着唐炳坤去了书房里,唐炳坤看起来笑眯眯的,但是眼睛却炯炯有神,尤其是在夜里,让丁长生心生警惕。

    领导和你随便,那是领导的权力,如果你不知道好歹,也和领导随便,那你就危险了,尤其是在和领导单独相处时,这个时候是最容易让人放松警惕的时候,你是随便了,但是领导却借机观察到了最真实的你,如果和领导对路,那么恭喜你,你可能从此更加会得到领导的赏识,但是如果不对路,那么对不起,从此你就出局了。

    “这么晚了,你不会就是来送水果的吧?”唐炳坤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自己坐下后让丁长生也坐下。

    “唐书记,我刚刚从养殖中心回来,可以说,困难不容乐观,有这么几个问题,我要向您汇报,情况紧急,等不到明天”。丁长生严肃的说道。

    “这么严重?你说吧”。唐炳坤听到丁长生这么说,从桌面上拿起一张a4纸,又从笔筒里抽来一根削好的铅笔,示意丁长生开始说。

    “这第一件就是,这个养殖中心必须拆掉,那里可能有些年没有我们的领导干部去了,臭气熏天,简直就是人间地狱,一旦出现疫情,根本就不可能控制,鉴于现在是夏季,不是禽流感的高发季,如果久拖不决,那么拖到冬季,禽流感就可能爆发,到时候就麻烦了”。

    “第二件就是区里的问题……”丁长生将区里部分干部参与放高利贷的问题说了一遍,并且把自己和陈敬山的谈话都说了一遍,但是丁长生发现,随着自己的话,唐炳坤的眉头月皱越紧,很明显,这些事陈敬山的确是没有汇报。

    可是丁长生不知道的是,就在丁长生来之前,陈敬山和他谈完事后也想着来汇报的,可是陈敬山的车都到了市委家属院门口了,他担心会影响到唐炳坤的休息,所以决定第二天一大早到办公室汇报,可是他也没想到丁长生会在大半夜还来汇报。

    问题来了,唐炳坤一直都把陈敬山看做是自己人,但是在会议上的简短回答让他就不满了,没想到这么重要的问题居然不汇报,自己还是从另外的人那里知道这一切,这是小事吗,这搞不好是会影响社会稳定的大事。

    而且作为在白山区工作了那么久的陈敬山,不可能是今天才知道这事吧,那么这么久了,陈敬山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会隐瞒这件事?正是因为隐瞒了这件足以引起社会不稳定的事情,自己才做出了立刻拆除的决定,如果再因为这事而收回命令,这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子吗?

    唐炳坤的脸色愈来愈阴暗,丁长生自然是看到了这一点,可是打铁还得趁热乎,凉了再说就完了。

    “唐书记,其实这事也好办,关键是怎么处理区里这些涉事的干部,只要他们闹不起来,这事就等于没有,至于那些养殖户,在还没拆迁之前,我觉得还是控制一下比较好,事情很简单,有些人已经构成非法集资了,如果用这个理由,结合我们拆迁一起推进,应该问题不大”。丁长生咬了咬牙说道。

    唐炳坤心里一惊,暗想,这小子的心够狠的,那些养殖户也都是普通的生意人,这么做岂不是要让人家人财两空吗?

    “这么做,会不会让外界以为我们白山的投资环境……”唐炳坤没有说下去,但是意思很明显,你这么搞,还有人敢到白山来投资吗?

    “书记,我说了,这只是手段,但是补偿金我们不会少他们一分钱,另外,所谓的犯罪,在市里可大可小,司法手段也要为政府的决策服务嘛”。丁长生笑道,唐炳坤这才明白丁长生所谓的手段是什么意思了,只是为了减少拆迁的压力罢了。

    这话让唐炳坤感到惊奇的同时也暗自警醒,年纪轻轻居然就这么懂得运用权术,这可不是好兆头,但是话说回来,在官场混,如果都像纯情少女一样,可能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可能一天都活不下去,被人生吞活剥了都是有可能的。

    “嗯,也好”。唐炳坤点点头,算是应允了,但是这却不是丁长生大半夜来这里的初衷,所谓无利不起早,更可况丁长生还是熬夜来的。

    “书记,我虽然来这里时间不长,但是我对白山很有归属感,说到底这里还是我的家乡,所谓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我既然有了这个能力,自然也想为家乡做点事,让家乡发展起来,但是做事就得用人,事不都是人做出来的嘛……”丁长生绕了好大一个圈子,终于是提到了人事问题上来了,唐炳坤虽然依旧是笑眯眯的,可是心里却在想,这家伙,刚来才几天,就看开始盘算着建立自己的圈子了。

    也难怪,这年头盛行圈子文化,虽然上面一直都在打击这种山头主义,可是每个领导干部周围要是没有一个圈子,那样纯洁的政治环境怕是只存在幻觉里,这也不是一个文件一道命令就能解决的问题,用人都想用自己放心的人,这个所谓的放心的人又是什么人,还不是自己熟悉的人,这就是所谓的圈子,不承认也在,丁长生也想建立自己的圈子,不但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如果单枪匹马就能完成的工作,傻子才愿意费心费力的去找同盟呢,人是从家里出来的,家是家族的组成部分,从小就是生活在各式各样的圈子里,工作了反倒是杜绝圈子?可能吗?

    “好了,不要绕了,再绕就天亮了,有什么事说什么事吧”。唐炳坤笑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