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060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事情没这么简单,你找人调查一下,这个叫丁长生的到底是干什么的?”秦振泰发话说道。

    “那又怎么样,这家伙就是个二愣子,你看看他那样,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人,九爷的人也是真怂,这么多人就没一个能平事的,还带着枪,我看还不如烧火棍呢”。秦振国依然是对九爷的表现耿耿于怀,叫你来是吓唬人的,哪知道一开始就被人给吓唬走了。

    “这话出去不能乱说,路九山不是那么好惹的,这个叫丁长生的家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看他是外来人,不知道路九山的厉害,我估摸着,路九山不会善罢甘休的”。秦振泰忧虑的说道。

    “大哥,怎么了,看你不高兴,路九山能对付他不是更好吗?”

    “好是好,但是这样一来,老二那些古董怎么办?如果秦墨这丫头咬死了不给,我们怎么办?别忘了,很多人现在盯着秦家呢,老三,过几天你去趟西北,把那几个矿都处理了吧,拿到手里的钱才是钱,找好买主,把那些矿都卖了,给大家分了算了,从此之后,京城再无秦家了”。秦振泰很是伤感的说道。

    “大哥,这样合适吗?那些矿可都是赚钱的,我听二哥说过,现在我们是赶上了好时候,有钱能买到那些矿,也不知道将来是个什么政策,但是现在那些矿可正是赚钱的时候”。老三秦振国不舍得卖。

    “不卖怎么办?你有能力经营吗?虽然老二把什么都交给我们了,但是人脉呢,这些年你跟着老二出去见过什么人吗?不都是老二自己一手操办的吗?所以,有东西,没人脉,那些东西就是死的,与其将来赔钱了再卖,还不如现在趁着可以赚钱卖掉,这样还能卖个好价钱”。秦振泰做决定道。

    秦家的人走了之后,丁长生陪着秦墨坐在客厅里。

    “喝点水吧,也别难过,这是人之常情,像你们这样的大家族,大家眼里除了那些值钱的东西外,很少有其他东西了,这也在常理之中”。丁长生安慰道。

    “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想到,我爸爸昨晚刚刚……他们今天居然就上门来,他们可是亲兄弟啊”。秦墨泫然欲滴,今日要不是丁长生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嗯,亲兄弟还明算账呢,算了,你还是先考虑怎么安排伯父的后事吧”。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这么一说,秦墨哭得更厉害了,丁长生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这时候大门开了,丁长生听到响动,还以为那些人去而复返了呢,于是走出客厅去看看情况。

    此时却看到一个黑衣女子推着摩托车进来了,虽然她头上戴着头盔,但是丁长生还是一眼就看出是闫荔。

    “你怎么在这里?”闫荔见到丁长生在这里,很意外。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倒是你,不在秦墨身边陪着她,你去干什么了?差点出了大事”。丁长生小声说道。

    “出大事?怎么了?”闫荔神情一愣,问道,自己也就是昨晚一晚不在,回部队向领导续了假期而已,自己这是回来想做饭,然后给秦墨送午饭呢。

    “秦先生去世了,昨晚的事,今天一大早秦家的人上门逼迫秦墨要钱,你不在,他们还带了一个黑社会的人来,你不称职哈”。丁长生可算是找着机会损闫荔了,这个女人整天一副高冷的样子,而且像是防贼一样防着丁长生,搞的丁长生都怀疑秦墨出柜了。

    “什么?”闫荔大吃一惊,自己一晚不在就发生了这么多事,于是疾步向客厅里走去。

    等到了客厅里,看到秦墨泪眼汪汪的样子,显然是刚刚哭完,闫荔此时相信丁长生说的都是真的了,但是她虽然一身功夫,可是真要是花言巧语的劝人,她还真是不会,所以就非常尴尬的站在那里。

    “回来了,坐吧”。秦墨拿起纸巾擦了擦眼泪,说道。

    “秦小姐,我……”

    “没事,都过去了,对了,你是我父亲找来的,这段时间一来,我和你情同姐妹,你帮了我不少,我很感激你,但是现在我父亲去世了,我不知道哪些所谓的关系还在,我也不想让你为难,你还是回部队吧,我知道部队不是个随意的地方”。秦墨这是要赶闫荔走了。

    “秦小姐,你这是要赶我走吗?”闫荔刚刚坐下,一听秦墨的话,一下子又站了起来。

    “闫荔,你怎么不明白我的意思呢,我爸爸在的时候,他认识的人多,到时候还可以为你晋升说句话,但是现在我爸爸走了,没人会为你说话了,再继续下去,不是耽误你的前程吗?”秦墨说道。

    虽然秦墨是好心,但是话不能这么说,这样说的话就好像闫荔是奔着秦家的势力来的,但实话说还真不是,刚刚来的时候,部队首长派她来,还还真不愿意来,因为像秦墨这样的大小姐没有好伺候的,还是呆在部队里舒服,可是这是命令,不得不来。

    可是和秦墨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她发现其实秦墨很好相处,慢慢的二人就成了姐妹,秦墨只要买衣服,总是少不了给闫荔买一套,两人整天穿的好像是双胞胎似得,所以秦墨这么说,很显然是侮辱了闫荔。

    这丫头脾气很倔,这一点丁长生都知道,果然,秦墨话音未落,闫荔起身出去了,到了大门口,登上摩托车,一下子就窜没影了,丁长生追到大门口想替秦墨解释一下,但是闫荔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

    丁长生回到客厅,看了看秦墨,说道:“你想吃点什么,我去做”。

    “不饿,心里难受”。说完秦墨又开始哭起来了。

    丁长生想劝,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人家爹死了,怎么劝都是白费力气,说什么都是错,所以只有陪着难过,可是这难过也得有个限度啊,老爷子还在太平间里躺着呢,还是想想怎么入土为安的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