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072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肖寒白了丁长生一眼,笑笑说道:“你就继续装吧,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你想不想知道红旗和她老公都是怎么过的?”

    说着,肖寒又向丁长生这边靠近了一些,对于她来说,丁长生始终都是一颗没有吃到的葡萄,人就是这样,于是得不到的东西才也觉得让人心里痒痒的难受,丁长生对于肖寒就是这样。

    丁长生不着痕迹的向一边闪了闪,但是就是这细微的动作也被肖寒觉察到了,不由得皱眉问道:“我有这么可怕吗,还是你的胆子变小了?”

    “不是我的胆子变小了,而是肖寒姐的变化太大了,我都有点不认识你了,对了,这个陈焕强是什么背景?”丁长生皱眉问道。

    “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总,但是人家可不是暴发户,原来是一名高官,在发改委工作的,后来辞职下海,倒是发挥了他的本事了,怎么,要不要介绍你们好好聊聊,说不定可以帮帮你呢?”肖寒一眼就捕捉到了丁长生话里的核心意思,他问的不是自己和陈焕强到底是什么关系,而是问的陈焕强的身家地位。

    “还是算了吧,他是商人,但我是官员,官商要是走的太近了可不是什么好事”。丁长生笑笑说道,虽然心里想和这个陈焕强加深一下了解,可是不能在肖寒这个女人面前流露出来这种渴望,否则非得被这个女人利用不可。

    “那倒不见得,没有这些所谓的商人,你们这些当官的怎么往上爬呢,还不是和这些商人们相互利用,他们的利用你们赚更多的钱,你们利用他们捞政绩往上爬,说白了,这都是很正常的事,你这样就没什么意思了吧?”肖寒不屑的说道。

    “唉,寒姐,你真不愧是报纸的主编啊,本来挺高尚的一件事,到你这里成了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事了,唉,文人的笔可不是闹着玩的啊”。丁长生摇头苦笑道。

    肖寒看了看门口,突然小声说道:“长生,现在姐什么都没有了,我就想靠着陈焕强为自己的后半辈子挣点养老钱,男人靠不住,姐只能是靠自己了,你明白我的苦心吗?”

    肖寒有点醉眼迷离,但是这话倒是真话,一个离了婚的女人,而且还是到了这个年纪了,虽然是有一种成熟的美,可是这已然不是女人最大的本钱了,一来这种成熟的美不是每个男人都喜欢,二来既然是成熟了,离烂也就不远了,所以肖寒很着急,男人靠不住,只能是靠自己为自己后半辈子打算了。

    “可是,这个老陈靠的住吗?你们这是结婚了还是确定关系了,作为一个法制报的编辑,你总该有点法律常识吧,要是不结婚,他的财产和你可没关系”。丁长生提醒道。

    “我知道,但是我不想结婚了,所以我想找个项目让老陈投资,但是法人股东都得是我,我就是这个项目的主人,你们那里有什么好项目吗?一旦投资了,即便是这个项目不赚钱,卖了也得一大笔钱吧”。

    丁长生哑然失笑,肖寒啊肖寒,这都什么年头了,你还打这主意,先不说老陈这个老狐狸是不是上当,即便是投资了,哪有那么容易就能退出去的?

    不过肖寒的话倒是让丁长生有了想和这个陈焕强交流下的强烈愿望,只要是肖寒能找到好项目,陈焕强能投资,这就是一个好主意。

    俩个人正在热聊着呢,陈焕强敲门进来了,不过让丁长生没想到的是,他在门口告别的人正是路九山,丁长生脸色一变,陈焕强本来是礼节性的让一让路九山进来坐会,他们都在这里有长期包间,都是先到自己包间里会见客人或者是喝茶聊天,如果想玩了,后面有桑拿和赌场,都是可以玩的,实在憋不住了,这里也有佳丽美女,一句话,只要是你有钱,在这里基本都可以办到。

    “这么巧,陈总,你还认识这个人?”路九山不屑的看了看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倒是不在意了,妈的,老子今晚来找的就是你,既然来了,那现在解决了也好,说着,翘起了二郎腿,端着肖寒刚才递给的红酒,对路九山根本就是不屑一顾。

    “怎么?老路,你们认识?”陈焕强有点吃惊,丁长生怎么会认识路九山的,不过瞬间他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了,这两人可能认识,但是关系绝不不是一个路子,看丁长生那样,对这个路九山好像不太了解。

    “何止是认识,这位先生可是狂得很,我手下的龙七就是被这家伙给暗算了”。路九山几乎是咬着牙说道。

    “坐吧,我今晚来就是找你的,既然你送到门上来了,我也就免得去找了,今天有什么事,我们都说清楚,我这个人做事从来都是放在明处,暗地里那些偷鸡摸狗的事从来不做,当然了,我做了也没人知道,所以我一般都对人说我是个正人君子,这一点寒姐可以做证的”。丁长生笑笑看向了旁边的的肖寒,这下陈焕强的脸色不大好看了。

    “和你谈,你也配,老陈,今晚的消费包在我身上了,走了”。路九山显然不想和丁长生多废话,不是不想谈,而是不敢谈,自己身上什么都没带不说,身边连个人都没带,这伙子东西都在门外等着呢,心想,在盛世王朝还有人敢动自己?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丁长生会到这里来,而且还是在陈焕强的包间里,这一时间也来不及问陈焕强到底怎么回事了。

    陈焕强的担心自己替丁长生背了黑锅了,路九山是个什么东西他怎么会不知道,居然和丁长生有仇,而丁长生正好还在自己包间里,这让陈焕强很难做,所以只能是打圆场。

    “既然大家都认识,那不如给我个面子,这事以后再说怎么样,见了面就是朋友,何必搞得那么紧张呢?”陈焕强说道。

    “老陈,这事和你没关系,都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不过,我也觉得龙七是技不如人,这事就算是翻篇了,丁先生,怎么样?”路九山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脱身,所以难得说了一句软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