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084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哈哈,朱书记,你是不是太高看我了,人家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我敢和人家对阵?”丁长生自嘲道。

    “你知道自己的本事就好,不要做自不量力的事,明白吗?”朱明水这算是警告丁长生了。

    “我知道,只是闫培功的投资是我引来的,我想,如果可能的话,还是让证据说话,我们建设的是法治社会,这年头,即便是做样子,也要做的像一些,不要让人家老是说我们法治不健全,有法不依比无法可依更可怕”。丁长生慎重的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走一步看一步吧,这次林一道的很多路数我都看不明白,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支持,一来中南省就开始了各种布局,咳咳,算了,和你说这些也没什么意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白山,把白山的事情办好就行了,我猜当时老石力主把你放到白山去也是这个意思,你要理解他的苦心,不要给他惹不必要的麻烦”。朱明水再次警告丁长生道。

    “行,我理解,那我不耽误领导的时间了”。丁长生作势想下车,但是被朱明水叫住了。

    “你等一会,秦墨还好吧?”朱明水皱眉问道。

    “还可以,只是可能要消沉一段时间吧,秦家的其他人也不是好东西,我要是不在,秦墨非得被他们欺负死不可……”丁长生随即把自己经历的事和朱明水说了一遍,朱明水的眉头是越拧越紧,但是到最后也没说什么。

    “我和老秦是战友,也是从小一起玩起来的,他走,我该送送他的,但是我这里也实在是有些事不好说,希望你给秦墨解释一下,不是我不想去,而是有其他的事耽误了,希望她能理解”。朱明水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但是心里却不这么认可,其他人不去参加秦振邦的葬礼,那还有情可原,这么多年在京城那个小圈子里混,又是非政即商的,难免会得罪一些人,但是秦振邦和朱明水应该是比较铁的关系,居然也没到场,这让丁长生也是疑惑不解。

    如今面对朱明水的解释,丁长生也是无言以对,心想,这不过是敷衍罢了,无论怎么说都是活着的人有道理,死人是不会和你对质的,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人人心里都有一杆秤,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心里都是能掂出斤两的。

    丁长生目送朱明水的车离开了服务区,自己也打车离开了,再次回到湖州市区,回到了自己家里,这里虽然长久没住了,但是一直都收拾的很干净,看的出来,赵馨雅一直都在帮自己打扫着这里。

    坐下来喝了杯水,想着朱明水对自己的警告,看来当年林家做的这一桩事不是没人知道,而是都知道,但是却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这让丁长生很是心寒,这也再次印证了一句话,政治上只有妥协,而没有公道,所谓的公道自在人心,在人心里的公道屁用都没有,顶多就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喂,老闫,是我”。丁长生在手机里找出了闫培功的电话,打了过去,从上次闫培功到白山去见丁长生,丁长生就和他约好,让他多准备几个手机卡,每张手机卡配备一个手机,现在市面上百十元就能买一部手机,用一次就扔,再不用第二次。

    “丁书记,找我有事?”闫培功知道,丁长生没事是不会找自己的,而且没有大事也不会找自己。

    “我在湖州,见个面吧?”丁长生说道。

    “随时都可以,在哪里?”闫培功问道。

    “在你的工地吧,晚上我去找你”。丁长生将见面地点约在了工地,丁长生现在担心的是老闫被人监视了,要是出了工地,很可能会被人跟踪,虽然林一道现在已经盯上自己了,但是能躲一阵是一阵吧。

    丁长生联系好闫培功后,就上床睡觉了,一直睡到天都黑了,还是被开门声惊醒的,坐起来后,外面的灯已经打开了,来的是赵馨雅,她看到了门口的鞋,试探着向屋里走,还没到卧室门口,里面的灯就打开了。

    “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赵馨雅看到是丁长生,很是高兴的问道。

    “中午回来的,睡了一觉,困了”。

    “那你歇着吧,我去做饭,你还没吃饭吧”。赵馨雅说道。

    “不用了,我吃你就行了”。丁长生说着朝赵馨雅招招手。

    虽然内心里有无数次渴望这样的见面,但是当这一幕真的上演时,赵馨雅还是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荒唐了,可是没办法,自己已经是身不由己了。

    虽然害羞,但是自己却决不定不了自己脚步的方向,当离丁长生还有半步远的时候,她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加快了步伐,是扑进丁长生的怀抱里的,虽然感觉自己很无耻,但是这一切都融化在接下来的疾风骤雨中。

    “别,路上出汗了,我先去洗洗”。赵馨雅一边应付着丁长生的上下其手,一边道。

    “不用,我喜欢吃原味的,健康环保”。丁长生笑道。

    很快赵馨雅就在的车的怀里变成了一根柔软的面条,面对丁长生的进攻,赵馨雅敞开了自己的大门,不用进攻,自然而然的欢迎这个长期离家的游子回家。

    “你还要出去吗?”看到丁长生在穿衣服,赵馨雅有气无力的问道。

    “我还有事要做,待会就回来”。丁长生说道。

    在丁长生走后,赵馨雅难以抵御身体的疲惫,眼皮开始打架,慢慢的沉睡过去了。

    湖州物流仓储中心已经建设了一期,全部租光了,现在进行的是二期项目,夜晚,湖州的夜空还是很漂亮的,闫培功自己拿着手电在工地上巡视着,不时碰到巡逻的保安人员,那些人说要跟着闫培功,但是都被他拒绝了。

    “老闫,我在这里呢”。黑影里,丁长生看到了走过来的闫培功,叫了他一声,闫培功关掉手电,和丁长生一起隐藏在了黑暗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