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108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今天来找成功,也不单单是关于拨款的问题,当然也是想和成功谈谈柯子华的问题,现在自己是没有惹到柯子华,但是这家伙好像是在变本加厉了。

    如果柯子华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自己还真是不会怕他,但是他是市局的副局长,手里掌握的公权力实在是有点骇人,所以丁长生早作准备,如果能和解,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井水不犯河水,这样是最好的结果,既不会撕破脸,伤及彼此,也不会让成功在中间为难。

    这栋别墅是市长成千鹤的家,丁长生自始至终都没见到成功的母亲田桂茹,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家里,但是走过楼梯,却没见到楼上的哪间房屋有灯吗,所以可能是不在家。

    “坐吧,我平时没事就在这里坐会,喝点啤酒,健健身,很舒服”。二人到了小洋楼的露台,这是每个小洋楼都有的私人领地。

    “环境不错嘛这里”。丁长生笑道。

    “还行吧,只是市内太热,而且空气污染的厉害,你要是想休闲了,我在郊区有几套别墅,让他们收拾出来,你去住就是了”。成功随口说道。

    “呵呵,行,到时候我想去时找你要钥匙”。丁长生淡淡的回应道。

    “长生,我记得我们很久没有这么坐着喝酒了,自从你来白山后,我们的关系反倒是不如之前了,我知道你的顾虑,但是我也没办法,但是我保证他们会渐渐走出来,犯下的错误再说也没什么意思了,虽然上次的事我谢过你了,但是今天还是要说一句谢谢”。夜光下,成功显得很真诚的说道。

    “成少,你错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没做,你不用老是这么说,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丁长生笑笑说道。

    “那好吧,这件事到此为止”。成功打开一罐冰镇的青啤,递给了丁长生。

    “成少,你刚刚说我们的关系不如之前了,对吗?”丁长生逮住了话题,开始切入了。

    “是,这是我的感觉”。

    “这是你的感觉,当然了,这也是我的感觉,可是问题出在哪里?你知道吗?”

    “不知道,正因为如此,我才觉得很郁闷”。成功喝了一口啤酒,递给丁长生一支烟,帮着丁长生点着,然后自己也点了一支,深深的吸了一口,说道。

    “成少,我还没喝多少酒,所以我的话都是心里话,我觉得原因在我们的心里有距离了,先不说别的,张蕊的事你还记得吧,那晚我喝了不少酒,也差点死了,可能张蕊没敢和你说,当然了,这是我不让她说的希望你不要找她麻烦”。丁长生盯着成功,慢慢说道。

    成功听丁长生提到这事,脸上显示出不自然来,诚然,那件事是自己做的不地道,他只是想让丁长生和张蕊发生点关系,但是却万万没有让张蕊要挟丁长生的意思,而事情发生后,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成功到现在都不知道详情,难道除了张蕊和自己说的,还有别的隐情?

    不过看丁长生不忿的样子,这里面肯定是有事的,绝不像张蕊说的那么简单。

    “那晚到底出什么事了?”成功疑问道。

    丁长生看了成功一眼,但是看到成功脸上的表情时,就明白了,张蕊确实是没把实情告诉他,否则自己也许能看出来点什么。

    于是,丁长生一五一十的把那晚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尤其是自己被孙绑在洗手间里的事,至今都让他耿耿于怀,所以对那晚的事也是疑问很久了。

    “有这回事?”成功也很是吃惊的说道。

    “我很想知道,孙是怎么知道我和你们在一起喝酒的,又怎么会知道我被张蕊带走的?”丁长生淡淡的说道。

    但是这话听到成功耳朵里就不是味道了,怎么着,这是怀疑我们把你给卖了?虽然自己很想辩解,但是孙传河和成千鹤的关系在那里摆着呢,孙传河死了,孙把报仇的目标放在丁长生身上也很正常,那么顺理成章的,丁长生的行踪被泄露给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这样的事让谁考虑都会这么想。

    成功闷着头思考了一下,说道:“长生,首先,你告诉我这件事,我跟感激,但是我可以发誓,我没告诉过任何人,刚才我仔细回想了一下,这件事我谁都没说,包括我父母,这怎么可能呢?”成功很是疑问的说道。

    丁长生看着成功,他真的不像是在说谎,要么就是他隐藏的太深自己没那个道行看透这个人。

    “成少,我信你,但是柯子华,我信不过他,你可能不知道,我来白山这才多长时间,他给我设了好几个套了,我知道,白山区分局的事他恨我,但我是对事不对人,所以,我想,既然我们曾经的关系都不错,我不想撕破脸,劳烦成少给他提个醒,把我惹急了,我顾不了那么多”。丁长生抽了一口烟,慢悠悠的说道。

    “你是怀疑华子?这不大可能吧?”成功虽然这么说,但是自己心里都不怎么自信,因为他发现柯子华现在有脱离自己控制的趋势,这让他很头疼,但是市局副局长的位置对成家来说很重要,这就是所谓的尾大不掉吧,他已经羽翼丰满,所以这个时候再动他,已然是晚了,而且相较于成家的利益来说,尾大不掉倒是其次的,顶多损失点利益罢了,但是拿掉柯子华,损失的将会更多。

    “成少,我女朋友今天从北京来,出车站被小偷偷了个干净,抓到了一个,一审问,居然是柯子华的手下这么教唆的,我想,如果把柯子华那个手下抓来问问到底怎么回事,你猜会是什么结果?”丁长生冷笑着说道。

    “有这事?”成功的眉头皱的紧紧的,显然他对这事一无所知,自己告诉柯子华多少次了,不要去招惹丁长生,之前还只是暗地里使绊子,现在好了,居然想到要去动丁长生的女人了,这个柯子华,这是在作死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