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120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吩咐完刘振东紧盯着千里马俱乐部后,刘振东回去选了自己认为信得过的人开始秘密部署,而丁长生这边则是等待着安仁的情报,一旦有了确切的情报,无论是真还是假,都得突击一次,反正再继续装傻下去,别人倒是以为你好欺负了,对于这些人,你越是忍让,对方的气焰就会越嚣张。

    但是让丁长生没想到的是周佳贞回来的这么快,丁长生接到她的电话后,还是到了区委对面的茶楼见到了风尘仆仆的周佳贞,这个女人干起事来还真是雷厉风行,而且本身这个案子就存在着很大的变数,她还敢接过来,这无异于火中取栗,但是她就敢干了。

    “结果怎么样?看周律师的样子,结果很不错?”丁长生看到周佳贞的样子,问道。

    “比预想的要好一点,祁先生很有魄力,不但答应我的全部条件,还让我给你带句话,只有两个字,谢谢”。周佳贞得意的说道。

    “他应该谢谢的是你,而不是我,想必你已经想好了,这个案子该怎么操作?”丁长生看到周佳贞得意的表情,但是心里却一点都不轻松,留给自己的时间还有多久,这很难说,所以,他关注的不是祁凤竹的态度,而是这个案子到底什么时候能够进入实质性的操作阶段。

    “我已经想好了,今晚回江都,然后直飞北京,我要向我的导师汇报这个案子,他是这种案子的行家,所以,要想翻过这个案子来,虽然不是那么简单,但是我相信我们可以做到,再说了,这个案子闻名全国,我们要是能翻过来,这也是对我们的一个宣传”。周佳贞自信满满的说道。

    “周律师,我相信你,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这个案子有其特殊的历史背景,而且也有特殊的历史原因,你们还是小心点为好,如果事不可为,可以缓一缓,我不希望因为这个案子再有人在这上面吃亏”。丁长生真诚的说道。

    这话倒是说的周佳贞一愣,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会为律师考虑,在一般意义上来说,当事人只管自己的利益,会变相的给律师施压,让律师做一些违反律师规则的事情,但是有时候律师顶不住压力就做了,那么一旦出事,没人会同情你,你是律师,做了违法的事,那是知法犯法,当事人更不可能同情你。

    但是丁长生居然会为自己考虑,这是周佳贞第一次真正的认识的丁长生。

    “谢谢,我们有分寸的”。周佳贞笑笑,说道。

    “也谢谢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我会尽力而为”。丁长生伸出手和周佳贞握了握手,然后将周佳贞送走了。

    一道道篱笆,虽然看起来还很松散,但是却足以让丁长生有了一点缓冲的时间,林一道要想兵不血刃的把这件事压下去,看来是需要费一番功夫了,而且林一道老爷子的死,到底会有多大的负面作用,很快就会看到这一点。

    陈平山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网上的报道,粗黑的标题,看起来很刺目,但是却异常的让人感到心悸,标题很简单,意思就是在民营资本的原始积累中是否存在原罪的问题,而现在非公有资产已经提高到了是市场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的高度,现在又提民营资本的原罪问题,这很不合常理,但是接下来的一小段话,也提到了政府在宏观调控中,在处理民营资本和国营资本的竞争中是否有错杀的可能性,例如里面提到了中北省多年前的祁凤竹,这让陈平山眼前一黑。

    这不是巧合,这绝不是巧合,这个案子十多年没人提了,现在居然有人翻出来晒,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在昨天,他刚接到了西北监狱传来的消息,有一个本省的女律师跑到了监狱了,要求见祁凤竹,据说还委托了女律师代为申诉自己的案子,说自己是冤枉的,关了十多年了,没说自己是冤枉的,现在倒是申诉自己是冤枉的,祁凤竹,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呢?

    又联想到这个时候有人在网上翻出来这个案子,毫无疑问,这是有配合的,一时间,陈平山再也坐不下去了,匆匆给林一道打了个电话,要求立刻见面,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林一道除了开会时在省政府上班之外,剩下的时间基本都在郊外的翠华山庄,这里地处山区,有山有水,是个避暑的好地方,所以陈平山打了电话,立刻开车往郊外赶,一路上自己的心思都在那个案子上,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很可能是有人在背后操作,否则不会这么巧,可是这个人是谁呢,他曾想过是闫培功,但是立刻被自己否定了,闫培功没那么大的胆子。

    要么是那个丁长生?但是这个想法更加的荒谬,虽然丁长生有点头脑,但是这么大的一个局绝不可能是那个小青年能布出来的,但是还有谁知道的这么详细,而且步步为营的逼近呢?陈平山百思不得其解。

    翠华山庄是中南省政府的产业,向省领导提供会议休养服务,但是自从林一道到这里来住之后,其他省领导没有一个来住的,现在省里的局势很不明朗,所以谁也不愿做那个出头鸟,林一道住这里,谁再来的话,很容易让其他人有各种猜测。

    “平山,这么着急,出什么事了?”林一道见陈平山忧心忡忡的样子,问道。

    “嗯,有点事,很麻烦,你看看这个”。陈平山将从网上打印下来的那篇文章递给了林一道。

    林一道狐疑的看了陈平山一眼,接过来看了起来,越看,心里也就越心惊,他和陈平山一样,谁会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提这么敏感的事情,看了看署名,不认识。

    “这个人,你认识?”

    “不认识,但是听说过,一个非常年轻的刑法专家,经济专家,国家经济会议还邀请过此人,我在想,这里面是不是有文章,还有件事,祁凤竹委托了律师,要申诉自己无罪,我总觉得,这背后有一条线,把这些事都连起来了,只是我还没找到这根线牵在谁的手里”。陈平山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