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144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因为丁长生和成功是朋友关系,而且成功一直都在成千鹤面前替丁长生说话,所以当下了班回家后,成千鹤打电话把儿子叫了回来。

    成千鹤把下午的事说了一遍,看着成功,问道:“你觉得这事就这么简单吗?虽然丁长生说了些话,但是这些话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各自所站的位置不同,所以观点不同罢了”。

    “我觉得好像林省长这次来白山,怎么就是冲着丁长生来的呢,按说不至于,丁长生是什么角色,林一道是什么角色,丁长生能入得了他的法眼?”成功也没想到成千鹤会带来这么一个消息。

    对于丁长生,成功一直都是心存感激,而且是竭力相交,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丁长生好像一直都是若即若离的,和成功并无多少深交,因为反观这些年自己和丁长生的交往,两人之间并无多少利益交割,这也是成功一直都很担心的事情,一旦没有了利益共同点,再好的关系都是无法维系的,这是铁律。

    “看不透啊”。成千鹤站起来踱着步说道。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真的要撤换掉丁长生?市委恐怕也通不过吧?”成功问道。

    “是啊,今天就是当着林一道的面,唐炳坤都没有应允,这不是拒绝是什么?”

    “按说不应该啊,林一道是和石爱国一起来的白山,而且丁长生是省委组织部长印千华的关系下来的,当然了,这背后还是石爱国在运作,但是印千华现在可是紧跟梁文祥的步伐的,而且仲家在京城和梁文祥就有交情,林一道这么做,这能讨的了好处去?”成功皱眉分析道。

    “是啊,看不透,如果我们没猜错的话,林省长怕是有很多的事情瞒着我们呢,我们不知道,只是在前面趟地,他在后面捡拾翻起的果实,这果然是好算盘啊”。成千鹤无奈的说道。

    “交人交心,和这样的人合作,我们怕是交不到心的”。成功无奈的说道。

    “接下来该怎么办?”成千鹤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成功。

    “我觉得这事还是不要太过着急了,丁长生那里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这家伙有的是办法,石爱国也是个老狐狸,肯定是要为丁长生要个说法的,所以,这事拖一拖比现在办好的多,也算是我们给丁长生一个人情吧,这样,我去找找丁长生,把你的态度告诉他,林一道太远,丁长生这条鱼那不是那么好钓的”。成功最后说道。

    “嗯,也好,对了,林省长的儿子呢?”成千鹤突然问道。

    “柯子华陪着他玩呢,华子比我会玩,伺候的那小子很舒服,没事”。成功说道。

    “嗯,告诉柯子华,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这可是林家的独子,万一出事,我们可担待不起”。成千鹤现在开始后悔了,夫人外交和儿女外交这都是要看人的,现在看来,林一道这个儿子还真是不怎么样,林家怕是要在林一道这一代断掉了,富不过三代,官不过三代果然是不错。

    现在在丁长生家里,闫荔和蒋梦蝶都很自觉,吃完饭后,各回各屋,把外面的空间几乎都给了秦墨和丁长生,蒋梦蝶还存着一丝那个意思,但是看到丁长生没那个意思,心想,没有就没有吧,自己现在这样挺好,过段时间出国伺候姐姐生孩子去,不在这里当电灯泡了。

    “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看你今天好像心思很重”。吃完饭,秦墨为丁长生沏了一杯茶,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秦墨忍了忍,还是问道,因为他看得出来,丁长生眉宇间一股散不去的忧郁。

    “没事,工作上的事,你不懂”。丁长生说道。

    “你骗我,肯定不是工作上的事,工作上那点事我什么时候见过你这么愁过?你要是信得过我,就告诉我,我可能帮不上你,但是出出主意还是好的吧”。秦墨犹豫了一下,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坐到了丁长生身边,说道。

    丁长生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顺手揽过秦墨,秦墨的身体开始时有点僵硬,但是随即顺着丁长生的劲道,歪在了丁长生身上。

    “长生”。

    “嗯”。

    “你喜欢我吗?”

    “嗯”

    “嗯是什么意思?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嗯……”

    “你骗别的女人也是这么偏的吗?就是一个‘嗯’?”

    “嗯”。丁长生不知道说什么,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字‘嗯’。

    “你娶了我吧”。秦墨红着脸说道。

    这算是女人向男人求婚吗?虽然如此,但是丁长生还是惊住了,在他眼里,秦墨一直都是个很内敛的女人,这样的话不知道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来的呢,不禁一愣,直起身,看着身边的秦墨,呆住了。

    “怎么了?你不愿意?”秦墨被丁长生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却又担心丁长生拒绝,心里早就打定了主意,只要是丁长生说不,自己明天就走,绝不在这里呆了,自己一个女人千里迢迢,到了这里,每天都住在他家里,这还不能表达自己的诚意吗?还要自己怎么说他才能不再装不知道。

    “我愿意,但是,我有很多……”丁长生话没说完,就被秦墨堵住了嘴巴,不是用手,而是用嘴巴,片刻之后,丁长生就感觉到了一个疯狂的女人是如何进攻男人的。

    丁长生本来是想说自己有很多毛病,但是秦墨理解成了丁长生想说的是他有很多女人,她不想在这个时候提这个问题,她怕自己忍不住会后悔,所以,一个长长的吻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我的眼里只有你,至于你的眼里还有谁,那是你的事,但是你的眼里也一定要有我。

    “我们明天就登记结婚,行吗?”终于,再长的吻也有结束的时候,秦墨渐渐松开了丁长生的脖子,眼神迷离,但是异常坚决的问道。

    “好,都听你的”。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有些事迟早都要有个交代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