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160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回到区委办公室,丁长生第一次到了组织部的办公室,梁可意正在找人谈话,丁长生这家伙就是个惹祸精,只会给我找麻烦,这不,前段时间,一句话要对全区干部的任职情况做一个彻底的摸排,严格把控干部的廉政以及能力,确定其是否适合目前的岗位,这一下子就把梁可意结结实实的拴在了办公室里。

    见到丁长生进来,梁可意对那名干部说道:“就先谈到这里吧,你回去好好想一想自己的行为,给我写一份报告过来”。

    丁长生看着那名干部诚惶诚恐的离开,笑笑说道:“进入角色挺快嘛,真是没想到啊”。

    “少说风凉话,听说你结婚了,不在家享受新婚快乐,到处瞎跑什么呀,还是新娘子太厉害,让你跪键盘了?”梁可意这话说的有点酸溜溜的,丁长生这个家伙也真是个能人,京城圈子里那么多人对秦墨虎视眈眈,别的不说,就连自己那个大哥也是对秦墨情有独钟,没想到丁长生就这么悄没声的拿下了,可能这个消息还没传到京城,否则估计那边已经是一片哀嚎了。

    “我是想享受新婚快乐的,奈何敌人不给我这个机会啊,一刻都不消停,没办法,只能是披挂出山了”。丁长生自言自语道,看着梁可意这个布置的很有女人味的办公室,很有深意的说道。

    梁可意冰雪聪明,消息又灵通,肯定早知道常委会的事情了,而且林一道在会上提到了年轻干部的任用问题,这里面保不齐就有对秦墨任职白山区组织部长的含沙射影,所以,梁可意对丁长生的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一清二楚。

    以不变应万变,听到丁长生这么说,梁可意居然沉住气,一句话没说,等着丁长生的下文。

    “我想,请你帮个忙”。丁长生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说吧,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梁可意笑道。

    “你好歹也是中南省第一千金,帮我找人问问,林一道的老婆钟林枫是不是在省城,如果有她的联系方式就最好了”。梁可意还以为丁长生要自己帮什么忙呢,没想到憋了半天就是这事,她真是有点失望。

    “你找她干什么?”梁可意不明所以,问道。

    “唉,林省长不知道哪里对我不满,对我是步步紧逼,常委会上的事你肯定知道了,我想了想,林省长那里,我是说不上话了,他也未必肯听我说,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所以我准备走一下他老婆的门路”。丁长生摇头苦笑道。

    梁可意一听丁长生这话,看了看门口,小声说道:“我的丁书记,你是结了婚的人了,你不是准备牺牲色相吧?”说完一脸古怪的看着丁长生。

    此时丁长生正好喝了一口水,噗的一下全喷了出去,笑的梁可意弯了腰,赶紧去关上了门,瞬间就传出丁长生剧烈的咳嗽声。

    过了好一会,丁长生才缓过劲来,盯着梁可意说道:“开玩笑没这么开的吧,你想呛死我?”

    梁可意笑笑,没说话,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声音很小很轻,而且干净利索,一会就挂了电话。

    “我告诉你,夫人路线不好走,钟林枫是出了名的难缠,你要是想找她,除非你有很好的敲门砖,否则,根本没戏,还自取其辱”。梁可意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但是目前来看,确实是没有更好的方式了,也只能是走这一步了,其他的都不怎么靠谱,人家是省长,我是一个县级干部,这中间隔着好几级呢,说不上话”。

    其实梁可意很想丁长生求一下自己,那样自己就可以回省城,找自己父亲帮他说说话,再怎么说,林一道就是再嚣张,如果自己父亲出面保丁长生,他也不能怎么样,但是这个倔强的丁长生就是不张这个嘴,那自己还能上赶着去帮他,人家结婚了,自己还是未婚,这会不会让人误会,说自己对丁长生有意思,破坏人家家庭,那样的话,自己可担不起这个名声。

    不一会,梁可意的电话响了,她不吭声,拿起电话:“喂,是我,你说吧”。

    梁可意边听,边拿出一张纸,在做着记录,然后就挂了电话,连声谢谢都没有,看来她找的人是很亲近的人,否则没有这么随便,这让丁长生感觉到梁可意比想象中更强大,这难道不是梁文祥的肌肉吗?想到这些,丁长生不寒而栗,这些大人物后面还有多少事,真是不敢想象。

    “这是她的手机号码,我只能帮到你这里了”。梁可意将一张纸递给了丁长生,上面就是一个电话号码。

    丁长生想接过来,但是梁可意又缩了回去,这个丫头,真是猴精猴精的,自己只能是拿出手机记录下来,然后就看到梁可意将这张纸投进了碎纸机里,瞬间就变得粉粹了。

    “谢了,走了”。丁长生站起来要走。

    梁可意也站起身,走到门口时,梁可意说道:“如果有什么帮忙的,尽管说,我如果能帮,会尽量帮你”。

    丁长生没回头,只说了声谢谢。

    丁长生一走,梁可意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自己真是贱,最后那句话真是要多贱有多贱,怎么就忍不住呢,气呼呼的坐在那里,端起茶杯喝茶,发现是丁长生用过的那个,一气之下,扔进了垃圾桶里。

    不得不说,这次肖林找的这个人,确实是厉害,丁长生出门不多久,就感觉后面有人在跟着自己,虽然换了车,但是丁长生的感觉是不错的。

    丁长生也无所谓了,一路疾驰,到了高铁站,然后将车扔在停车场,上了高铁,他这个时候才看清了跟着自己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丁长生一直都在想着怎么甩掉这家伙,自己见钟林枫这事必须秘密进行,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出了省城高铁站,丁长生快速的闪进了一个公共厕所,那人担心丁长生有诈,也跟着进去了,就在他看着空荡荡的厕所发愣时,没想到有人从门的后面勒住了他的脖子,窒息的感觉瞬间袭来,他的手抓住勒住自己的绳子,脚不停的在蹬,但是渐渐没了力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