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168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电话打过去了,但是一直都是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贺飞心里不停的咒骂,奶奶的,关键时刻怎么会掉链子,这个王八蛋不知道去哪里鬼混去了。

    “算了,待会再说打电话的事”。男人看了看贺飞,然后当着贺飞的面,撕掉了自己脸上的一层薄薄的人造皮,吓得贺飞胆子都要炸了,我靠,还真的有这种东西,刚刚可能是自己太过紧张,居然没有发现这人还带着人皮面具。

    但是随着面具揭下来后,贺飞终于是看清了此人的脸,心里反倒是放松了不少,因为此人他认识,可是稍微一想,心又开始往下沉,既然对方敢以真面目示人,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再也不可能回去了?对方很可能会杀人灭口。

    “怎么是你?”贺飞问道。

    “贺总,没想到吧,我也以为不会再和贺总见面了,但是事情就是这么凑巧,我们交易了好多次了,一直都是阿虎和你交易,可是阿虎现在在哪里?”来人掐住了贺飞的脖子,手劲之大,让贺飞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我,我,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贺飞极力想要呼吸,但是咽喉部位被卡住,呼吸基本毫无可能。

    没错,这个人是阿狼,因为阿虎失去了消息,阿龙他们在国内的出货受到了灭顶之灾,阿龙不得已,让阿狼回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根据阿龙安排在白山的线人,阿虎存放度品和钱的地点被人给端了。

    而根据侥幸跑出去的阿虎的司机说,这件事很可能和贺飞有关系,这就是贺飞被阿狼绑到这里来的原因,此时他不知道的是,地点已经在中北省了。

    阿狼见贺飞快要憋死了,松开了他,但是贺飞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好一会才缓过来。

    “我们交易的次数不少了,相互之间还有点信任吧,阿虎被人杀了,但不是警察杀的,我在警局有内线,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绝不是我,我杀了阿虎有什么好处,那些东西都没有落在我手里,我有病啊?”贺飞气愤的说道。

    “那是谁?”阿狼仔细一想,也是这么回事,但是贺飞现在所说的事情有待证实,自己不能听他一面之词,自己以后就要留在国内负责接替阿虎经营国内的网络了,但是阿虎消失的太过突然,很多事都没有向任何人交代,所以阿狼是举步维艰,货发不出去,就没有钱进来,也就没有钱给老大汇出去,这是个恶性循环,这就意味着阿龙在国外没钱进货。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我倒是可以和你联系人问问,就是我刚刚打电话的人,他是白山市局的副局长,这件事应该知道”。贺飞争取一切机会为自己活命增加筹码。

    “你刚刚给警察打电话?”阿狼一听,立马火冒三丈,这还了得,这个贺飞简直是太大胆子了。

    “你放心吧,这是我哥们,我们之间关系很好,对了,你先把我松开,我又跑不了,这样捆着太难受了”。贺飞对阿狼央求道。

    阿狼朝自己手下使了个眼色,手下过去解开了贺飞的手脚。

    “那个,咱们商量一下,你这次来是调查阿虎的死呢,还是想继续交易,如果调查阿虎的死怎么回事,我可以让我那哥们帮你查查,这件事是白山区分局处理的,现在白山区分局换了头了,但是他之前还有人在里面,可以帮你查,如果你是想继续交易,在白山,除了我,你找不到其他人可以有我这么大的消费量”。这是贺飞保命的筹码,的确是这样,在白山,还真的没人可以替代贺飞和他交易。

    阿虎死了可以慢慢调查,但是出货无疑是目前最大的障碍,贺飞这么一说,阿狼的确是动心了。

    “你要的货太少了”。阿狼似乎不为所动,说道。

    “一个白山的确是消费不了那么多的货,但是我正在往其他地区渗透,你可以把货给我,我慢慢可以渗透到湖州,中北省也可以,海阳县紧挨着中北省了,从那里往中北省运货很容易,我这个本地人比你们往那边走货要好操作的多,你信不?”贺飞拼命的展示自己的实力,以便证明自己的实力,这样才可能让阿狼放过自己。

    “那你最多可以要多少?”阿狼问道,因为出货的压力,现在已经超过了调查阿虎的死因了。

    “增加一倍多,每次五十公斤,怎么样,现金交易”。贺飞说道。

    “这倒是可以考虑,你确定你能吃的进去?”阿狼问道。

    “那是我的问题,你拿钱走人就是了”。贺飞自信满满的说道。

    “很好,打电话,把你的警察朋友叫来,我要见见他”。阿狼说道。

    “这是什么地方?”贺飞问道。

    “你问那么多干么?”阿狼警惕道。

    “我的建议是回白山见面,不论这是哪里,我叫他来,他也不回来的,这种见面只能是出其不意,到这里来,这么远,他傻啊?”贺飞反问道。

    阿狼一想,的确是这样,但是要去白山的话,危险性还是有的,阿狼和其他人不同的就是这个人多疑,和狼这种畜生是一样的性格。

    “可以,向你打听个人,有个叫丁长生的,你认识吗?”阿狼问道。

    “丁长生?认识,你也认识他?”贺飞吃了一惊,丁长生居然认识这些毒贩子,这倒是一个很大的收获,这小子底子也不清白啊。

    “听说他也在白山?”阿狼继续问道。

    “你们是什么关系?”贺飞听着这话有点不对劲啊,反问道。

    “我们是什么关系不重要,我想知道这个人的一切消息,我在白山可能呆几天,你到时候告诉我就行了”。阿狼语气飘渺的说道。

    此时贺飞可以认定,阿狼和丁长生绝不是朋友,这么看起来倒是死对头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丁长生,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我一直都在想你会怎么死,没想到,借刀杀人才是最好的方式。

    “你放心吧,我保证办到”。

    “嗯,很好,你问问你的朋友,阿虎火化了没有,如果没有,安排个时间,我想见见他”。阿狼最后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