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176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曹局这是打我脸呢,对您我可是百分之百的信任,是准备端掉千里马俱乐部,您在白山的时间比我长,肯定知道千里马俱乐部的一些事,这么多年没人管,还不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在中国,有些特殊原因的东西太多了,人人都想搞个特例,但是现在到了不得不端掉的时候了,贺飞涉嫌杀人,这事没法再纵容下去了”。丁长生没有想隐瞒曹建民,既然叫他出来指挥这事,就不可能说一半留一半,那样的话,还怎么谈信任,曹建民心里也会感到别扭。

    本来这都是公安系统的事情,没有曹建民的参与下,就把这么大的事定下来,这就不符合常理,但是曹建民并没有说什么,不代表心里不会有别的想法。

    “哦?”果然,听到丁长生这么说,曹建民也是吃了一惊,贺明宣是白山的老干部了,可以说贺明宣的仕途就没有离开过白山,比唐炳坤这个外来户呆的时间长多了,唐炳坤居然也下了决心端掉千里马俱乐部,看来问题的确是复杂了。

    “很意外吧?”

    “相信不光是我意外,意外的多了去了,你们做好准备了?”

    “我只是一个建言者,大部分的协调工作是由唐书记做的,今晚就让刘振东回来,让他协助您指挥今晚的行动,应该没问题吧”。丁长生问道。

    “嗯,有你在前面布置了,我还能有什么问题,对了,你还有什么特殊要求没?”曹建民也是个人精,丁长生卖他这么一个大的人情,他岂能不投桃报李?

    “我刚刚得到的消息是,贺飞不但是过时杀人了,而且把尸体用混凝土浇筑起来了,手段很残忍,再者,千里马俱乐部的搜查一定要仔细,据我所知,那里面应该藏了不少的秘密,前段时间,刘振东的人侦查到贺飞一下子进了二十公斤的毒品,这可是一个大数目”。丁长生说起来云淡风轻,但是听在曹建民的耳朵里却如炸雷一般。

    杀人,贩毒,那个俱乐部自己虽然没去过,但是也有所耳闻,里面的有多少蝇营狗苟的事,只有揭开盖子才能知道了。

    “好,你的要求我明白了,放心吧,挖地三尺也不会让他们躲过去”。曹建民重重的点点头,说道。

    丁长生和曹建民没有一起走,丁长生是等曹建民走了很久才离开的茶楼,但是曹建民一上车就掩饰不住脸上的兴奋了。

    自己在白山呆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是稳稳当当的,白山的治安还算是不错,但是丁长生送给自己的这个大礼实在是太大了,无论是唐炳坤前面的协调,还是丁长生的运筹帷幄,这些都和这次打黑扫黄的功劳不沾边,这次事情过去,该得到的终将是落到自己头上。

    这次事情过去,自己也该挪挪窝了。

    “老爸,什么事啊,这么激动,那家伙又给你灌什么迷魂汤了?他可是鸡贼的很,你小心点”。曹晶晶看着自己老爸的脸色有点不对劲,提醒道。

    “我知道,这还用你说,不过,我告诉你,丁长生无论怎么说,都是领导了,你以后不能这么做,该有礼貌的要有礼貌,人要脸树要皮,人家虽然心里不说,但是不代表心里不那么想,明白吗?”曹建民教训起自己女儿来。

    “好好,就当我没说,好了吧”。曹晶晶对曹建民的吩咐不屑一顾道。

    “你这孩子,就是要强,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这是不行的,我还能干几年,你看看丁长生,和你以前算是同事吧,你看看他这几年混的,好好学着点”。曹建民虽然知道自己女儿不可能像丁长生那样,但还是忍不住几句。

    “我才不想做个混混呢”。曹晶晶反驳道。

    “混混?那你告诉我,谁不是混混,可不要小瞧这个混字,说的难听,是混,其实是心里嫉妒,你混一个给我看看,丁长生如果只是在混的话,是丁长生没脑子,还是那些提拔他的领导没脑子?你想过这些吗?”

    “唉,你这么想,干脆让他给你当儿子吧”。曹晶晶这话把曹建民彻底搞的无语了。

    “我是没那个福气了,原本呢,还指望你能给我点希望,哪知道丁书记结婚了,到现在知道的也不多吧,什么叫低调,这就是低调,而且人家娶的还是京城大家族的女孩,这小子,不简单哪”。曹建民摇头表示可惜,可惜什么?当然是可惜自己女儿没能靠上去。

    闫荔开车,丁长生和秦墨坐在后排,他倚在后座上,眯着眼,看似假寐,但是却一直都在想和林一道怎么谈,谈到什么地步,如果做好死扣,防止林一道过河拆桥,到时候反咬之一口,自己怎么再咬回去。

    林一道狡诈,林一道可能不讲信用,这些丁长生都知道,但是如果贪图一时之快,把林一道彻底扯出来,对林一道能够一击而中吗?丁长生没有把握。

    丁长生也就这事请教过石爱国,石爱国也是考虑良久,最后送给丁长生一句话:牙尖而先失,舌柔而后存。意思很简单,就是牙齿尖利,但是却最先掉没了,舌头柔软,可是却能一直到最后,有时候,打倒对方再踏上一脚固然让人感到爽,但是那只是人的臆想,现实中还是要折中,这才是生存之道,才能取得最大的利益,套一句时髦的话说,叫取得双赢。

    如果是一般的事,可以交易,交易完了,各取所需也就散了,可是这件事即使是交易完了,事情就完了?丁先生不可能把那段视频全给林一道,林一道也会永远记着这件事,这就好像是有人始终拿着一把刀藏在暗处,让你干什么都觉的那把刀好像要落下来似得,日夜不得安宁。

    这对丁长生来说也是一种折磨,知道了别人的秘密,还是这种秘密,岂能不防着别人的暗算?

    这就是所谓:人心有所叵测,知人机者,危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