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180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推开门出去时,陈平山和肖林正在门口呢,但是丁长生这小子说话太损,而且不放过任何机会。

    “有些话你们在不好说,但是你们出来了也不能再堵着门偷听吧?”丁长生很是吃惊的说道。

    林一道夫妇是看不到门外是不是有人偷听的,所以一见丁长生拉开门没出去,而是这么说,都看向了门口,这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直到丁长生走到了院子门口了,他们才明白自己又被丁长生给阴了。

    丁长生没去朱明水家,他是担心白山会出事,现在这个时候是好事,但是如果出现了人质伤亡,这肯定就不是好事了,所以想急着回去看看情况,而且柯子华也在里面,这事就复杂了,外面是局长在围捕,里面是副局长被劫持为人质,这话怎么向外说呢?

    丁长生原本还想打算让曹建民把这事好好宣传一下,不知道这家伙到现场去带没带媒体,如果带了,这事就更加的复杂了。

    出门上车直奔高铁站,赶上最后一班高铁,到白山还能早点,否则回去就没意义了。

    到了高铁站才给秦墨打了个电话,让她在省城住几天,自己回去处理点问题,但是没说几句话,就被朱明水拿过去电话了。

    “喂,是我,怎么,到了门口了,就不到我这里来坐坐”。朱明水问道。

    “朱书记,实在是不好意思,白山发生了特别严重的突发事故,我得赶回去处理”。

    “什么事,这么着急,这个点了,你回去都几点了?”朱明水看了看墙上的表,问道。

    丁长生简单的汇报了一下,也没说和林一道谈什么,只是说让秦墨在这里住几天,等白山那边处理好了,就回来接她。

    “你小子,胆子不小,林一道可是出了名的谁都不怕,你小子居然敢上门去谈,看来你是捏住他的痛处了,过几天到我这里来一趟,好好向我汇报一下”。

    “行,朱书记,我在车上了,信号不是很好,改天说”。丁长生说道。

    挂了电话,丁长生在想朱明水刚刚的话,居然猜到了自己捏到了林一道的痛处了,是朱明水太了解林一道了,还是有人走漏了风声,这件事自己并没有和秦墨说过,不应该是秦墨的问题。

    丁长生一直都在和刘振东联系着,现在地面已经肃清,但是阿狼已经躲进了地下室里,那里可不好进去,所以,进攻暂时停止了,曹建民和兰晓珊正在商量对策。

    “刘振东,你现在告诉兰晓珊局长,让他联系湖州的警方,把贺飞从湖州运往白山,当时这个地下室设计时肯定是有通道出去的,不可能只能进不能出,兔子窝还有三个出去的口呢,他怎么会这么干?”丁长生说道。

    “咦,对啊,我这就去汇报”。刘振东兴奋的说道。

    不得不说,当时贺飞建造这个地下室时还真是下了一番功夫的,正像是丁长生猜的那样,地下室里怎么可能没有出去的通道,不但有,还有两条,但是没有他的指点也钥匙,根本找不到,也打不开。

    “大哥,找了三遍了,没有出口,底下那个破医院也翻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从哪里出去,看来这次我们是栽在这里了”。阿狼的手下找了很多遍,但是没有出口,这样下去,非得死在这里不可了。

    “妈妈的,这个贺飞倒是歹毒啊,把我们坑到这里来,这是把我们给卖了”。阿狼叹口气说道。

    “你错了,我看贺飞不是把我们给卖了,而是他自己都栽了,否则,地面不可能来这么多警察的,看来是有人对他动手了,可是,奇怪啊,我一点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点风声都没有”。柯子华歪在一把椅子上,气苦的说道,自己是千不该万不该今晚到这里来啊,现在好了,被关在地道里,想出去,难了。

    “我知道了,其实我们早该警惕起来的,但是没想到那么多的警察是奔着贺飞的俱乐部来的,我们在下高速时见到三辆大巴车,坐满了特警呢”。阿狼嘀咕道。

    “你说什么?”柯子华一听这话,心里一激灵,我靠,我说我怎么不知道这事了,原来这是从外地调来的警察,这下完了,自己算是完蛋了,自己一个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居然不知道要查贺飞的俱乐部,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柯先生,你是白山本地的警察,你总该能想个办法吧”。阿狼把希望寄托在了柯子华身上。

    现在柯子华恨不得把这几个人干掉,灭了口,自己好歹也算是立功了,但是很遗憾的是,自己的枪被这几个家伙给搜走了,自己要是不听话,很可能会被立刻干掉,能出去,就算是坐牢都是无所谓的,但是现在要是耍横,可能立马就没命,这笔账柯子华算的清楚着呢。

    “老大,这么等不是个办法,要不然让柯先生把我们送出去,我们就不信白山的警察敢往柯先生身上开枪,是不是柯先生?”阿狼其中的一个手下说道。

    “切,你以为这是在拍美国大片吗?要不要再给你派一架直升机啊?我告诉你,你现在躲在这里,还能多活一会,否则, 只要是你出去了,我保证,你跑不了三天就能把你摁住,不信你可以试试”。柯子华一听这话火冒三丈,妈的,这是要自己挡子弹去啊?

    “大哥,反正躲在这里也是死,出去也是死,不如拼一下”。另外一个手下说道。

    这些人虽然跟着阿狼时间不长,但是以前都是毒贩子,所贩运的毒品都够枪毙三天的了,更何况这些人心狠手辣,哪个人手里没几条人命?所以,悍不畏死,都是正经的亡命之徒。

    “不急,再等等,他们这个时候不进攻了,很可能是在开会讨论怎么办了,地下室里十几人呢,慌什么,我们也要想想怎么出去,不行的话就给他们送几颗人头过去,当官的都怕担责任,一旦死了人,他们就怕了”。阿狼不屑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