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192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对于林一道这番话,很多人都感到了吃惊,虽然林一道来中南省时间不长,但是有些事还是应该知道的,那块地是磐石投资进行前期土地开发。

    而磐石投资和省委书记梁文祥的关系是怎么一回事,就算是聋子,肯定也能听到一言半语的,就这样在常委会上提出来,委实有点过分了。

    梁文祥不说话,眼睛向前看,也不知道在看什么,这事事关梁文祥,他不说话,其他人也不好出言说自己的意见。

    不说话也是一种态度,这是跟着梁文祥一样,无视的态度,程耀武也是一愣,本以为林一道说完后,会有人符合,或者是涉及到这件事的梁文祥也会表个态,但是没想到的是都不说话,好像林一道偷偷放了屁,没人闻到任何味道似得。

    程耀武本来也有几句话想说,但是自己是军方代表,虽然是常委,可是这毕竟是地方上的事,自己要是参合的太多,会让人生厌,还会让人都防范你,所以还是默不作声为好,看来在冠云湖这块地上,很多人还没想明白。

    “还有其他事吗?”沉默了几分钟后,梁文祥问道。

    林一道一愣,这是什么话,自己说的这不叫事啊,难道自己说了就白说了?于是想再次说一遍,但是又一想,这件事本来和自己的关系并不大,自己也不过是受程耀武的委托,大可不必这么卖力,自己又没有任何的好处,所谓的程耀武的支持,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罢了。

    可是就这么被忽视了,林一道心里也是颇不甘心,而且也是在常委会上失了面子,想再开口时,梁文祥已然宣布散会了。

    石爱国没想到丁长生会来,还能闲情逸致的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报纸,见石爱国进来,丁长生赶紧站了起来,伸手去端石爱国手里的杯子,在饮水机那里接了水,然后放到了茶几上。

    “你怎么过来了,有事啊?”石爱国问道。

    “嗯,有点事,没找到人,就到你这里来找杯茶喝,不想你也去开会了”。丁长生毫无掩饰的说道,和这么多领导共事,但是唯有和石爱国共事时心里最安稳,而且他对石爱国的感情也和其他领导不一样,这种感觉不用说出来,石爱国也感觉的到。

    “找林一道?”石爱国皱眉问道。

    “书记,你怎么知道,猜的很准,你们开常委会了?”

    “嗯,刚刚开完,都是无关痛痒的一些屁事,倒是快要散会时,林一道放了一炮,梁书记很不高兴”。石爱国笑笑说道。

    “这很正常,以林一道的脾气,他们早晚会车对车,炮对炮好好厮杀一番,倒是林一道忍到现在,不容易了”。丁长生点点头,说道。

    “嗯,看来你对林一道还是做了些了解的,这个人,早晚会栽跟头,太高调,而且无论是对何人,都不知道收敛,他爹活着的时候,还有人看着他那个老头的面子,现在嘛,哼,坟中枯骨还能发挥什么余热吗?”石爱国摇摇头,说道。

    “书记,我来也是和林一道有关,我之前说的那件事,祁凤竹死了,我虽然没去西北监狱,但是这人死的也太巧了点”。丁长生说道。

    “死了?什么原因?”

    “还不知道,我也是接到律师的电话才知道,说是心梗,但是到底死于什么病,没人知道,这事会不会是林一道干的?”丁长生皱眉问道。

    “杀人这事不是小事,万一哪天崩出来,都是致命的,无论是谁去下的手,都会有人来埋单,甚至下手的人现在是不是还活着,都很难说了”。石爱国站起身,来回踱步道,丁长生也想站起来时,被石爱国制止了,他站着是为了锻炼和思考问题,丁长生没必要陪着。

    “所以,祁凤竹这头等于是掐断了,这个手段很高明,但是这么晚才动手,晚了点,主要可能是觉得国外那笔钱是彻底拿不到了,还惹出来这么大一个麻烦,这就很不淡定了”。丁长生说道。

    “不过,这倒是个谈判的好时机,无论是不是林家搞的鬼,这都是可以利用的一个机会,你要好好利用了,无论怎么说,祁凤竹的案子当年是和林一道有关系的,现在申诉无门却死了,即便是不明说,但是稍有脑子的人就明白这里面的问题,林一道不得不考虑这里面的利弊得失”。石爱国捋着自己为数不多的几根胡子,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不,我接到消息后就来了”。

    “嗯,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争取最大的利益”。石爱国说道。

    “我知道了,书记,还有件事,我来之前唐炳坤把我叫了去,说了一番话,我拿不准,还请老领导给我斟酌一下,贺明宣准备内退了,已经打了报告,唐炳坤的意思是要我努努力,争取一下贺明宣的位置,这怎么办?”丁长生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到石爱国这里来求教,不过是想让领导帮着他下决心罢了。

    “我看这样不好,你太年轻了,很多人都盯着你呢,这次如果上位组织部长,这步跨得得太大了,你认为呢?”

    “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我已经拒绝了唐炳坤的好意,常在聚光灯下的官员,很难再有升迁的机会了,因为升迁的制度在那里摆着呢,既然制度不能在聚光下摆开,也就只能是牺牲那些聚光灯下的干部了”。丁长生不无感慨的说道。

    “说的不错,说到底,还是因为聚光灯下的干部不再适合这个群体了,不是每一件露脸的事都是好事”。

    “嗯,书记,我在你这里看报纸时思考了很多,我感觉祁凤竹的死没那么简单,而且我隐隐感觉到,祁凤竹的死很可能和他吞了林家的钱有关系,换句话说,我之前可能被祁凤竹的老婆骗了,祁凤竹有可能是林家的白手套,但是现在这个白手套把钱都吞了,政治与商人合作,不是没有,比如仲家和谢氏钢铁合作的就很好,但是后来散了也没有做绝,可是为什么祁凤竹就非得死呢,这里面的事看来不少”。丁长生若有所思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