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204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本来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丁长生不该见周红旗,但是却又觉得,周红旗帮了自己那么大一个忙,只打一个电话怕是说不过去,于是犹豫了半天,还是给周红旗打了个电话。

    “不好意思,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没耽误你休息吧”。丁长生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休息?早着呢,我一般三点之前很少睡过”。

    “这么晚,熬夜可对身体不好”。丁长生皱眉道。

    “没办法,睡不着,好在是现在有网络,可以购物,可以聊天,要不然瞪着眼睡不着,还不得活活郁闷死”。周红旗说道。

    对于这话,丁长生是没法接这个话茬的,只能是沉默了一下,转移了话题。

    “我在北京出差呢,要不然出来喝杯茶吧,或者是我请你吃饭”。丁长生问道。

    “好啊,什么时间?”周红旗欣然应允让丁长生的心里轻松了不少。

    “到了北京了,你是地主,时间地点当然是听你安排了”。丁长生笑道。

    丁长生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不想给她添麻烦,如果自己说个地方,不见得周红旗愿意去,他从来都不想勉强她做任何事,所以,就把一切的选择权都给她,自己只是一个执行者就可以了。

    在第一次见她时,她是教官,但是后来发生的事,却让这种关系渐渐丰富起来,只是丁长生还是很愿意听从她的指挥,在他的心里,或许她永远都是他的教官。

    中国大饭店,在建国门外大街,酒廊里的音乐让人瞬间就感觉提高了一个层次,周红旗约在这里和丁长生一起喝下午茶。

    “昨晚又没睡好吗?”丁长生问道。

    在周红旗到的那一刻,丁长生的心里微微疼了一下,虽然这种疼提醒了丁长生,周红旗已为人妇,自己不是怕别的什么事,只是不想给周红旗带来伤害。

    再华丽的衣服和精致的妆容,都无法掩饰周红旗的憔悴和瘦削,在丁长生看来,周红旗在自己面前的一切都戴着一层厚厚的面具,或许是不想让丁长生看到自己的真实一面吧。

    丁长生的一句话,险些让周红旗落泪,接到了丁长生的电话,她起止是没睡好,简直是没睡,她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等待着这一刻的下午茶吗?

    虽然很想见到他,可还是矜持的把时间定在了下午,她告诉自己,自己已为人妇,而且家里已然是多事之秋,不想再给家里添任何的麻烦,在接到丁长生的电话邀请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拒绝,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是同意。

    “还行吧,我睡眠一直不是很好,可能是想的事太多了吧”。周红旗灿然一笑,说道。

    “红旗,谢谢你,前段时间……”

    “不要再提了,那件事就当是没发生过吧,那些人都是有家有室的人了,不要给他们带来麻烦”。周红旗嘱咐道。

    “是,我知道,有件事我想告诉你,就是,我可能要辞职了,离开国内,暂时去国外待一段时间”。丁长生说道。

    “出什么事了?”周红旗眼光一闪,立刻意识到了丁长生话里有话,暂时去国外待一段时间,这什么意思?

    “避其锋芒吧,但是我相信,这件事很快就会有结果,如果没有结果,我在国内待着也就麻烦了,而我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所以,还是我自己出去躲避这个麻烦吧”。

    “这么严重?”

    “你死我活了”。丁长生解释道。

    “那你就不回来了吗?”周红旗又问道。

    “说不好,所以临走之前想过来看看你过的好不好”。丁长生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自己还问,这不是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吗?

    在这个下午,丁长生知道了更多,更多是关于周红旗的事情,有些事还是丁长生第一次听说。

    比如现在有个词叫做同妻,开始时周红旗说到这个词,丁长生都不知道什么意思,它其实是一个名词的简称,指的是同性恋之妻。

    周红旗说她结了婚才知道这个词,中国有几百万男同志,但是有的男同志为了应付家里,为了方方面面的隐藏吧,结了婚,但是却没有夫妻生活,他们的妻子就被称为同妻,周红旗说她没想到自己也成了其中一位。

    女人,结了婚的女人,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生孩子,但是没有男人,怎么生孩子?虽然有了结婚的名义,但是却没有婚姻的实质,这样的婚姻其实不过是一个美丽的谎言,可是等谁来戳穿这个谎言呢?

    缺少了男人的滋养,女人注定是要枯萎的,更何况像周红旗这样家庭的女人,不可能到外面找男人花天酒地,还要承受男方家庭的责难,那就是不生孩子。

    即便是被迫一个房间睡觉,周红旗的老公安靖也是打地铺,绝不和周红旗同床,这让周红旗的心都死了,哀莫大于心死,一个人的心都死了,人还能不憔悴吗?

    “离婚吧,跟我走,我们出国定居,离开这个地方”。丁长生说道。

    “离婚?谈何容易,我哥哥离婚了,弄得满城风雨,嫂子还和一个老头子搞在一起,这让我们周家丢尽了脸,我要是再走这条路,我父亲还不得气死?”周红旗无奈的说道。

    “但是,你这么委屈自己,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而且,我看到你这样子,心里很难受”。丁长生由衷的说道。

    “算了,不谈这些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我也一样,老头子念叨你呢,你要是有时间去看看他吧,他现在已经是半退休了,脾气不太好,去了做好挨骂的准备”。周红旗说的是她老父亲周老虎。

    “好,明天吧,我去看看他”。丁长生点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