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214:梁冰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去给我准备一个茶室,安静点的,再煮点醒酒汤”。梁可意吩咐道。

    “姐,你来真的,这么体贴,看来我伯父要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至少这闺女是不会老在家里了”。

    “梁冰,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把你的嘴撕烂”。梁可意作势要打她,吓得这个高跟鞋美女赶紧逃开了。

    “去竹亭吧,我把茶送到那里去”。边走边说道。

    丁长生这一通洗啊,把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刚刚吐酒时裤脚上也沾上了,不得不拿着纸巾仔细的来回擦拭了很久。

    “不好意思,久等了,这是哪,我刚刚还听见有人和你说话”。丁长生问道。

    “耳朵挺好使啊,这是我堂妹开的茶吧,不为赚钱,就是她一个人在北京闲得慌,来江都陪我玩的”。梁可意说道。

    在丁长生走近自己时,鼻翼动了动,虽然他身上还有酒味,但是好多了,还能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内。

    “竹亭,这里的茶室名字起的都挺雅的”。丁长生说道。

    茶室里清一色的中式摆设,四方的八仙桌,太师椅,坐上去冰凉一片,也很舒服,整个房间里都显得很典雅。

    “嗯,这里还不错嘛”。

    “是吗,那你以后经常来,她不会向你要钱的”。梁可意笑笑,说道。

    丁长生没接这个茬,他知道梁可意这个点叫自己到这里来,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一点都不避讳,她就一定是有事要和自己说,不然的话,不会这么着急。

    就在梁可意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门被推开了,一个高个的旗袍美女端着茶盘走了进来,梁可意一看她,白了她一眼,但是刚刚自己已经介绍了这是自己堂妹开的,这会也不好把她撵出去。

    “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梁可意问道。

    梁可意这么一说,丁长生也看向了这个旗袍美女,刚刚她进来时丁长生只是扫了一眼,梁可意在自己面前,他也不好表现的很色,要是换做其他人,那他至少要端详一下这个女人,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美女谁不喜欢看?

    “没办法,表演茶道的师傅下班了,只能是我这个老板亲自出马了”。

    梁可意白了她一眼,看向丁长生,说道:“这是我堂妹梁冰,这间茶吧是她的,这是我朋友,丁长生”。

    “奥……”梁冰拖着长音,一副好像是认识或者是听说过丁长生的样子。

    “没听说过,你们是想看日本茶道,还是中国茶道……”

    “我们什么茶道都不想看,我们只是喝点茶,谈点事,你可以出去了”。梁可意直接下了逐客令。

    “姐,要不要这么绝情啊,你放心,你就把我当做是一个聋子哑巴,你们谈你们的,我保证不吱声,行了吧?”梁冰说道。

    梁可意还想再说什么,但是被丁长生给制止了,说道:“算了,就当是喝茶叙旧了,你说你的,梁冰不会出卖你的”。

    丁长生留下梁冰,也是不想和梁可意单独待在一起,他这次回来是想做点事的,即便是想找女人,也不会找梁可意这样的,梁可意是什么人,自己连司嘉仪都不敢沾惹,更何况是她,只要是沾了她,不但自己在中南省做不成任何事,还可能要被逼着和她结婚,你以为省委书记家的女儿就是玩玩算了?不被割了才怪呢。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梁冰果然是一心表演茶道,对丁长生和梁可意的谈话从未插话,更像是漠不关心一样。

    “今晚你喝了不少酒,多喝点茶,醒醒酒,说实话,在我去之前,我真的不知道仲华是要请你,要是知道请的是你,我可能就不去了”。梁可意说道。

    “为什么,我又没得罪你”。丁长生说道。

    “是,你没得罪我,但是你没看出来嘛,我今晚就像是个傻子一样坐在那里,我是能喝酒的,为了表达我的不满,我滴酒不沾,就是不给他这个面子,什么呀,还想借这机会耍我呢?”梁可意不满的说道。

    万有才摇摇头,表示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这么说吧,你知道现在人大副主任是谁吧?”梁可意问道。

    “你说的是吴明安吧?”丁长生问道。

    “没错,我怎么听说吴雨辰也去了欧洲了,没去找你吧?”梁可意问道。

    丁长生急忙摇头,说道:“没有没有,我那里又不是旅馆,她找我干嘛?”

    梁可意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道:“因为朱佩君出逃的问题,吴明安被认为该负重大责任,所以,江都市委书记做不成了,到了点就去了人大任副主任,这也是个闲职,别说是副主任了,就是主任也没多少事干吧,每年开开会而已,但是吴明安在江都这么多年,早已是经营的铁桶似得,仲华虽然到了江都,是市委书记不错,可是开展工作很难,处处掣肘,要是想把吴明安提起来的人都撤了,可能吗?”

    丁长生没吱声,他听着梁可意一层一层的分析着。

    “所以,仲华很恼火,不止一次去我家找我爸发牢骚,但是那管什么用,那是你自己没本事呗,所以,他今天的话,是话里有话,今天还把郑岳青给叫去了,那更是司马昭之心了,他是想借着查朱佩君的案子,借着纪委这把刀,把江都的那些不听招呼的干部砍个七七八八,这比调任强多了,再说了,他们这些干部屁-股底下,谁没有屎?”梁可意说道。

    “仲书记真是这么想的?”丁长生皱眉问道。

    “我猜的,但是肯定没错,他提到了朱佩君时,我就知道他是啥意思了,但是叫我去呢,是想让我给我爸带个话,那就是他想在江都干啥了,也算是提前给我爸打个招呼吧”。梁可意说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能有这么多道道?”

    “你说呢,我和仲华,还有你,我们共同的经历有吗,没有,但是其他几个人呢,都是他在湖州时认识的,也是你认识的,郑岳青是他的下属,我呢,唯独我,是一个局外人,对吧?”梁可意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