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230:各取所需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安排好孙菲菲他们后,丁先生又单独要了一个单间,并且嘱咐了服务员,孙菲菲他们那桌也是自己结账,他们吃完就可以走了。

    孙菲菲他们都开始吃了,万和平还没来呢,于是丁长生先在这边和他们一起吃点。

    “现在中午不许饮酒,我们就以这可乐代替了,首先呢,感谢大家的支持,我虽然是第二次回来了,但是单位的很多事都忘的差不多了,也不知道咱们单位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谢谢大家”。说完,丁长生仰起头来一饮为尽。

    “谢谢主任,谢谢老板……”于是大家一饮为尽。

    这里的消费是每人贰佰元起,怪不得赵莉说这里贵,对他们这些靠着死工资生活的人来说,上千元吃顿饭的确是舍不得,但是对于丁长生这样的人来说,这还真不贵。

    过了一会,丁长生的手机响了。

    “这样,你们先吃,我还约了个人,就在这里吃饭,菜不够再点,别客气,跟着我干,这样的场合以后会很多,你们就会发现,客气就是吃亏……”

    “喂,你到了吗,我在大厅等你呢”。丁长生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出去了。

    在门口遇到了万和平,俩个人一起进了包间。

    “我说你小子够绝情的,这么多年都不和我联系,我早就知道你回来做生意了,你都不和我联系”。进了包间,万和平先给了丁长生一拳头,问道。

    丁长生呲呲牙,说道:“我找你,我找你你肯理我?再说了,当时我在机场走的时候,你带着方志河去抓我,我问你,当时你是不是要去抓我的?”

    “你扯淡,我是去保你的,吴书记说了,要是他们敢抓你,就让我抓你,你在我手里至少你还能撑到去法院为自己说句话,你要是被他们抓到,你撑不到法院就打死了,你还怪我去抓你,你真是狗咬吕洞宾啊”。万和平委屈的说道。

    “有这回事?”丁长生不信的问道。

    “你不信,你可以去问吴书记嘛,再说了,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对了,我还想问你呢,方志河怎么就没敢抓你呢?”万和平问道。

    “这事啊,说起来很复杂,算了,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了”。丁长生说道。

    万和平很想知道,但是听到丁长生这么说,也就没再问,知道这里面肯定是有内情的,他不想说,自己多问也没意思。

    “好吧,你说,找我啥事?”万和平问道。

    丁长生没言语,叫了服务员来,点完了菜,服务员关上门出去了,他这才说道:“你这副市长得来不易吧?”

    万和平苦笑道:“是啊,这是吴书记最后一次帮我了,他再说话也没人听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他可能这次就要退了,所以我这个副市长可能也会卸任公安局长,专心干我的副市长,可能分管个文教文卫什么的,熬到年纪就转岗了”。

    “不应该吧,你还年轻的很,这么快就准备退休了?”丁长生问道。

    “呵呵,老弟,你不是没在这个圈圈里待过,我是很年轻,我再干十年局长都没问题,但是人的年轻,不代表你的人脉也年轻,我的人脉,说白了吧,就是我的靠山都老了,不中用了,所以,既然根都没了,我还能撑多久?”万和平问道。

    这话丁长生深以为然,万和平的靠山老了,丁长生又何尝不是呢,石爱国退了,李铁刚的人事关系都不在中南省了,随时都会调离,那自己在中南省还有谁,仲华吗?

    “你没向仲书记汇报一下自己的思想工作?”丁长生问道。

    万和平闻言笑了,点点头,说道:“我等的就是你这话,谁不知道你和仲书记的关系,所以,你既然回来了,就抽个时间,帮我在仲书记面前说句话,我也想和他交交心,也想向他汇报一下自己的思想,我这样直接去,和你在中间牵个线,这完全是两码事,效果也会不一样”。

    丁长生闻言哈哈大笑起来,自己还没托付他为自己干点事呢,没想到他倒是打起自己的主意了。

    “你笑什么,我说的是认真的”。万和平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就这么说定了?那好,说你的事吧”。万和平说道。

    “万局,至于吗,咱俩可是过命的交情,我怎么觉得这像是赤果果的交易呢?”丁长生不满的说道。

    万和平端起茶来喝了一口,无奈的说道:“别说这些没用的,这世上的事,哪个不是交易,交易这词听起来好像是很没人情味,但是说到底我觉得倒是很公平的一个词,你有我需要的东西,我才和你交易,你毛都没有,我和你交易个屁,我连搭理你都不搭理你”。

    万和平这一席话,让丁长生算是对他有了个再认识,说道:“好吧,你这么说,我也不客气了,我现在正在查朱佩君出逃的事,你能给我什么内幕消息?”

    “内幕消息?这有什么内幕消息?这事是你们纪委操作的,也是在你们纪委手里跑的,你找我要内幕消息,你找错人了吧?”万和平问道。

    “但是当时你们市局也参与警卫了,为什么人还是跑了?”丁长生问道。

    万和平端着茶喝了一口,盯着丁长生看了一会,说道:“这么说吧,因为这个案子,我开除了四名我的手下,当时这四个人都是负责协助警卫的,但是这四个人连朱佩君的影子都没看到,他们负责外围,但是他们既然参与了警卫,就得负责,可是反观你们纪委呢,这么大的事,从你们的掌控下跑了,一个人都没有负责任的,为什么?”

    “你的手下,是纪委让他们脱衣服走人的?”丁长生问道。

    “没有,在省里的检讨会上,我被梁文祥书记批的是狗血喷头,这事总得有人负责任,所以那是个倒霉蛋就要负责任,至于你们纪委的,李书记怎么处理的?我没看到后续结果,好像这事只是和市局有关系,和你们就一点关系都没有吗?”万和平拍着桌子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