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234:枪击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先等下,豆豆,爷爷对你好不好啊?”丁长生伸手抓住了石豆豆的手,问道。

    “好呀”。

    “那现在爷爷不在家,是不是该等爷爷回来一起吃,那样爷爷就会更喜欢豆豆了,对不对?”丁长生说道。

    虽然石豆豆有些不情愿,但是丁长生耐心的告诉她为什么要等到石爱国回来再吃。

    “一个蛋糕而已,你至于吗?”石梅贞正在帮着保姆做饭,这个时候端菜出来,说道。

    “小孩子嘛,这个时候正是人生观形成的时候,不能无法无天,不知道尊老爱老,长大了也不会变的,什么事他们都会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的,我以后不常在她身边陪她,多数时间都是你带着她,要好好教育她,不能把她扔给你爸就不管了,老人疼孩子那是无条件没有节制的,反而是害了孩子”。丁长生说道。

    “好好好,我记住了,去洗手吧,我听到爸回来了”。石梅贞说道。

    丁长生领着石豆豆去开门,果然是石爱国回来了。

    “爷爷回来了,可以吃蛋糕了,吃蛋糕了……”石豆豆伸手拉着石爱国就要去切蛋糕,又被丁长生给抓住了,说道:“你这个小坏蛋,要先去洗手,再去吃蛋糕,好不好……”

    晚上丁长生喝了不少,又陪着石爱国聊了一会就回屋睡觉了,现在比较好的是石豆豆自己敢独自一个房间睡了,这样给石梅贞和丁长生一个单独的空间,这两人几乎是每晚都要劳作一番。

    用石梅贞的话说是要生二胎,但是丁长生心里明白,石梅贞如此不辞劳苦的压榨他,就是不想让他再出去和其他女人鬼混,只要是自己榨干了他最后一滴精,丁长生再出去鬼混也是有心无力了。

    丁长生是被电话吵醒的,刘振东打来的电话。

    丁长生拿起手机出了卧室,一看手机上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多,刘振东要是没有急事,不会这个点来电话。

    “喂,怎么了?”丁长生问道。

    “林琳跑了”。刘振东说道。

    “跑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不是一直都在监控吗?”丁长生当即就发火了,问道。

    “丁局,你放心,还在我们的监视范围内,但是我怕她有别人接应,那我们再调查起来就麻烦了,我给你打电话的意思是,要不要抓人?”

    “跑哪去了?”丁长生犹豫了一下,问道。

    “她现在是自己驾车,向东行驶,再过几分钟,可能就要出江都了”。刘振东说道。

    “拦住她,问问她去干嘛,把人带回来,我这就去你那里”。丁长生说道。

    “好,待会见”。刘振东说完就挂了电话。

    “你要出去?”丁长生刚刚挂了电话,石梅贞披着睡衣出来了。

    “嗯,一个被监控的人跑了,刘振东去抓人了,我也要赶过去看看情况,你睡吧,没事”。丁长生说道。

    “你自己去啊,你怎么去?”

    “我给杜山魁打电话,让他来接我”。丁长生想了想,说道。

    “嗯,你要小心啊,要不然我和爸说说,别干这一行了,太危险了,你们这是要人钱还要命,折在你们手里这辈子就完了,你想想,人家能不想着办法把你们置于死地吗?”石梅贞说道。

    “行了,就这样吧,你去睡吧,我这就走,杜山魁来很快的”。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给杜山魁打了电话,等到杜山魁到了门口了,丁长生才出了门去门口上车,这里不是自己的宿舍区,也没办个出入证,这样很不方便,就像是现在,自己还要走这么远,耽误事,看来要给自己的车办个出入证,这里住的都是退休老干部,丁长生不想这么高调。

    “逮到大鱼了?”上车后,杜山魁问道。

    “没有,是一条小鱼想要脱网而去,被黏住了”。丁长生笑道。

    杜山魁笑笑,车走了一半的路程,杜山魁对假寐的丁长生说道:“后面有辆车一直跟着,是你的人吗?”

    丁长生睁开眼向后看了看,说道:“不是,小心点,他们既然敢跟着,前面就可能在拦着,尤其是那些十字路口,小心大车,我有经验”。

    “好,没问题”。杜山魁双手紧握方向盘,精神高度紧张,生怕丁长生在自己手里出了什么事。

    果然,丁长生没猜错,在过一个十字路口时,一辆车闯红灯开了过来,杜山魁急打方向盘,这才躲过了强烈的撞击,但是后面的车却在加速跟了上来,就在他们的车和杜山魁的车平行时候,对方的车玻璃摇了下来,迅速的探出一只手,手里握着一把手枪,因为还有一段距离,所以根本看不清是军用的还是土装的。

    对方没有任何的商量就开枪了,而且是直奔第二排的丁长生,目标很明确。

    但是他们落空了,杜山魁也在观察着对方,当对方手伸出来拿着枪指着自己的车时,杜山魁一个地板油,汽车像是瞬间被赋予了极大的力量,嗖的一声窜了出去,丁长生在后排都感觉到很强烈的推背感。

    “喂,我是丁长生,你在哪?”丁长生给刘振东打了过去,问道。

    “我在厅里呢,怎么了,你到了?”

    “还没,路上遇到了一辆车,对我的车开枪,现在还在追逐着呢”。丁长生说道。

    “什么,你们走的哪条道,我这就带人过去,反了他了……”刘振东说道。

    杜山魁开的很快,而且凌晨路上基本没车,后面的车根本追不上,也就放弃了。

    “这事不要告诉其他人”。丁长生嘱咐杜山魁道。

    “我知道,要不要我查查到底是什么人?”杜山魁问道。

    “不用,我派刘振东去查,我这刚回来,什么都没做呢,就有人坐不住了,而且我查的唯一一个案子就是朱佩君的案子,你想想,除了和她有关系的人,还能有谁这么怕我查出来这个案子?”丁长生自言自语道。

    “那你小心点吧,出门尽量坐车”。杜山魁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