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238:无人上门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回到单位,丁长生看着办公室里忙碌的几个人,拍了一下巴掌,说道:“都先停一下,我虽然之前说过纪律问题了,我在这里再次强调一下,关于这个案子,任何人都不能向其他人透露案子的进展,这不但是关系到案子是不是能侦破,还可能关系到各位的安全,所以,不要告诉别人你们在办什么案子,尤其是我们这个办公室之外的人,明白吗?”

    “明白,我们不会说的”。

    丁长生点点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不一会赵莉端着一杯茶进来了。

    “丁主任,您刚刚又说倒了纪律,有件事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说,什么事,这么为难”。

    “不是,是关于这个案子的,你不是告诉我们说如果有人打听这个案子的话就告诉你吗,是有人向我打听这个案子了”。赵莉小声说道。

    丁长生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问道:“谁问这个案子了?”

    “是,何主任,何峰主任”。赵莉说道。

    “哦?他怎么说的?”

    “昨天下午下了班,正好在电梯里遇到他,他问我案子进行的怎么样了,朱佩君有没有线索?”

    “那你是怎么说的?”丁长生问道。

    “我说我是办公室过去的,干的就是端茶倒水的活,案子的事我没参与,他还说不可能,接着就有人进来了,他就没再问了”。赵莉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行了,我知道了,谢谢,以后有什么消息继续告诉我,对了,你的回答非常好,非常有技术性”。

    赵莉走后,万有才陷入了沉思,综合各方面的消息,何峰对这个案子出奇的关注啊,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个案子以前是他办的,朱佩君也是在他的手里跑的,所以他很关心这个案子吗?

    丁长生感觉这里面没这么简单,但是何峰除了关心这个案子之外,其他的倒还真没有什么异常,但是他该知道,纪委的工作人员是有纪律的,不要瞎打听别人正在办理的案子,可是他还在打听,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吴雨辰对他催的很急,丁长生不得不答应赴宴。

    吴明安现在是省人大副主任,基本算是靠边站了,他的几次站队都没站对,所以,站队站不对,那是要命的,虽然吴明安在林一道和罗明江的案子里没有陷进去,但是他的不明智也给他带来了麻烦,到点之后直接就挂起来了,现在基本就是养花遛鸟,他现在住的地方也是门前冷落车马稀,难得有人到这里来了。

    “来了,进来吧,我爸还在厨房里做饭呢”。吴雨辰开的门,对万有才说道。

    “怎么搬到这里来了,这地方可不好找”。丁长生说道。

    “他嫌烦,其实是心里有落差,他现在这样了,谁还来烦他,你看看院子里这些花花草草,还像是个高级干部吗,省部级干部有几个有这闲工夫养花遛鸟的?”吴雨辰小声说道。

    “这样也不错,身心健康最重要,想开了就什么都有了,想不开什么都没了”。丁长生说道。

    “那你待会和他说说吧,反正我是劝不了他了”。万有才无奈的说道。

    丁长生跟着吴雨辰到了厨房门口,看着吴明安正在里面忙活着,于是笑道:“吴书记,没想到啊,你还有这一手,不简单”。

    “嘿,你来了,马上就好,外面坐会,待会陪我喝点,我这里可是好久没来人了,以前撵都撵不走,现在叫都不叫不来,你还敢来,不错”。吴明安说道。

    丁长生笑笑,退了出去,坐在客厅里看了看屋里,简朴的很,一副老干部的派头。

    还剩下一道菜没做好,吴雨辰接手了,把她老爸解放出来,吴明安一边解开了围裙递给了吴雨辰,一边招呼丁长生喝茶。

    “吴书记,你该找个保姆,自己做这些太麻烦了,不累啊?”

    “累点好,总归比吃饱了等死强,我听说你回来了,就想叫你过来,但是丫头在你那里惹了祸,我也不好意思,思索再三,还是叫你来解释一下,当面赔礼道歉为好”。

    “哎哎哎,我说吴书记,你这是唱的哪一出,你要是在这样,我可走了”。

    “好好,不说了,不说了,万和平给我打过电话了,说了你的事……”

    “吴书记,万和平和我都说了,当年我走的时候你派他去了机场,这里面的情谊我领了,谢谢,他要是不说,我可能永远不知道吴书记的心意”。丁长生说道。

    “咳,都过去了,不提了,还是那句话,回来就好,有多少人到现在都回不来,将来也不可能回来了,除非是被抓回来,所以,有些人一出去就没了消息,怎么都找不到人在哪,这样的人多的是,朱佩君就是这样吧”。吴明安说道。

    “是,我现在也在为这个案子发愁呢,所以也想过来请教一下吴书记,朱佩君最可能去哪,地球这么大,我们怎么可能把人都找到,有个大致的范围,我们才能去找人的具体位置,您说呢”。丁长生说道。

    “朱佩君这个人,一直和日本人走的很近,而且当时江都地铁也是要准备承包给日本人建设的,但是我反对,我们国内的地铁公司的能力不比日本人差,那为什么还要把这个钱给日本人赚,我们自己赚不好吗?所以,这件事就被我否决了”。吴明安说道。

    “你的意思是,她逃亡日本的可能性比较大?”丁长生问道。

    吴明安点点头,说道:“只能说是可能,她从日本会不会再跑去别的地方,很难说,该找国际刑警组织把朱佩君持有的几本护照都监控起来,看看这些护照最后的落脚点是哪里,这样一来,有可能查到对方的蛛丝马迹”。

    “嗯,这是个好办法,也是目前为止最主要的办法了,关于朱佩君的线索还是太少了,而且都是几年前的线索,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关于朱佩君的线索库,把这些有用的没用的线索都一一甄别”。丁长生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