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251:还不一定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闻言愣了一下,问道:“你在举报信里说你有证据,但是你随着举报信寄去的又没有多少实在的东西,我告诉你,单凭你这么说,还有那些并不全面的证据,我们是没办法调查邸坤成的,再怎么说,邸坤成也是个厅级干部,没有证据就随便查自己的同志,这不合规矩”。

    “你以为我叫你来是要你为我妹妹上坟的吗,证据呢,就在这里,你只要给我个承诺,我就把证据给你,你说你是省纪委的,你说你能帮我,你到底拿什么保证?”南雅宁问道。

    丁长生这次没招了,自己怎么说她才能相信呢?

    就在此时,山下上来了两个人,直奔他们这边而来。

    “他们是一直跟踪我的,没想到被他们跟踪到这里来了,丁主任,他们不是杀了我,就是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去,你去过精神病院吗?到了那里,他们会为我打针,或者是强迫我吃各种药,吃完了药就是睡觉,我以前很喜欢睡觉的,但是现在我发现睡觉也能把人给睡死,我说的是真的”。南雅宁说道。

    “你放心,我在这里,他们不敢把你带走”。丁长生说道。

    南雅宁摇摇头,说道:“你是个外地人,不是本地官,你保护不了我,刚刚我骗你了,那些证据不在这里,在我妹妹邻居那里”。

    “那你带我来这里……”

    “就是想告诉你,这里躺着一个冤魂,你们要是真的能为老百姓办点事,就把我妹妹的冤屈给申诉了,我是白搭了,我寄过多少材料,被他们抓走了多少次,我以前很喜欢穿肉色的丝袜,但是现在不得不穿黑色丝袜或者是长裤,我的腿上到处都是被他们打的淤青,你要不要看看?”说着,南雅宁就要伸到包臀裙里褪下丝袜,但是被丁长生制止了。

    因为此时那两个人已经横着走了过来,走到南雅宁和丁长生的面前,说道:“南雅宁,你涉嫌一起治安案件,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涉嫌什么案件?把手续拿来”。丁长生点了一支烟,抬眼看了这两人一眼,说道。

    “他们不是警察”。南雅宁说道。

    “不是警察?冒充警察办案,谁给你们的胆子?我这才走了几年,湖州都乱成这样了吗?”丁长生皱眉道。

    “这位先生,你要想英雄救美,这我们管不了,但是请不要妨碍我们做事,我也不知道你是何方神圣,但是在湖州地界上,你要是坏了我们的事,吃不了兜着走是有可能的”。其中一个男人手伸进了兜里,好像是要掏什么东西,但是却没有掏出来,另外一个恶狠狠的威胁道。

    “我要是妨碍你们做事呢?你们不是警察或者是其他司法公职人员,那就是谁养的地痞流-氓了,我记得以前你们湖州有个很有名的狠角色叫葛虎,你们知道吗?”丁长生问道。

    这俩个人的确是混社会的,而且是被人雇佣二十四小时盯着南雅宁的,看她和谁接触,在干什么,随时汇报给他们的上级,上级是谁,现在还不知道。

    这俩个人相互看了看,他们岂能不知道以前横行湖州的葛虎,那是鼎鼎有名的人物。

    “看来你们知道这个人哈,那好,我就告诉你们,这个葛虎就是被我一枪打爆了头,在省城的街道上,一枪毙命,我是谁,你们心里有数了吧,滚蛋,我在湖州这几天,不想再看见你们,还有,你们要是还敢跟着她,那你们就快进去了”。丁长生说道。

    说完,看向南雅宁,说道:“我们走”。

    丁长生和南雅宁没再理会这两人,转身离开,但是没想到刚刚走了几步,后面的人就喊道:“站住,再不站住我就……”

    “砰……”

    喊话的是一个人,但是没想到另外一个人有些着急了,他还没喊完,另外一个人居然枪响了,好在不是对着丁长生和南雅宁,而是对着天。

    丁长生和南雅宁都愣住了,慢慢回过身来,看向后面这两人。

    “我靠,谁让你开枪的,吓唬吓唬得了”。喊话的人对开枪的人埋怨道。

    这不是丁长生第一次受到枪击了,但是这一次,他是真的吓了一跳,这两人要是在省城因为朱佩君的案子跟过来的,那他们一定会背地里对自己打黑枪,因为只要是撂倒了自己,朱佩君的案子肯定又要继续搁浅,死了一个许一航,再死一个丁长生,这个案子就没人接手了,所以丁长生暗骂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

    在对峙中一旦看到对方被自己镇住了,自己的胆气就会瞬间爆棚。

    开枪的家伙一声枪响把丁长生和南雅宁镇住之后,举着枪,指着丁长生,慢慢走了过来。

    “你刚刚不是很牛逼吗,你刚刚说啥,你一枪崩了葛虎,你他-妈就吹吧,你是谁啊,你当我不知道葛虎是怎么死的?”这人不知死活的用枪指着丁长生的脑袋。

    藏在丁长生后面的南雅宁被吓得瑟瑟发抖,她现在后悔不该相信丁长生的,他这么一个人从省里下来,这里是哪里,是湖州,强龙不压地头蛇,所以,自己就这么傻傻的把他带到这里来,还想着把证据交给他,自己真是想报仇想的昏了头了。

    “把你的枪从我头上拿开,我最烦的就是被人拿枪指着脑袋了,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要是不拿开,别怪我不客气”。丁长生强忍着怒气说道。

    “哎呦,还嘴硬呢,还别说,你是我见过嘴最硬的人,我让你嘴硬……”话没说完,这家伙举起枪朝着丁长生的脸就砸了下来,他的目的很明确,我就是不开枪打死你,我也得打你一顿,让你知道这里谁才是那个横着走的。

    但是他没想到他刚刚举起手,就被丁长生一把抓住了,然后握住了他的手,拿枪的那只手,对准的却是他的同伴,在他还没来得及叫出来声来,枪响了,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他同伴的肩膀上。

    南雅宁又听到了枪响,还是丁长生和那人争夺时,枪一响,她以为丁长生被击中了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