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255:你老了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甄绿竹这话差点把邸坤成气死,但是事到如今,自己只有和妻子共进退,难道还能让他把自己老婆交出去?

    丁长生开着车在城里转悠,自从自己出了国,再回来时,到湖州也是匆匆忙忙,都是为了生意,所以基本没时间在这城里转悠了,湖州市这几年的变化很大,其实这几年中国的城市变化都很大,要不是这些基建和城市建设,哪来的那么高速的增长,所以,城市建设的好了,这也是政绩,大马路,大广场,大市场,大社区,中国人从来都对大这个字追求不舍。

    后面的尾巴还在跟着,丁长生不想把尾巴带到杨晓那里去,自己是来办案子的,不是来给她们添麻烦的。

    所以,丁长生把车开到了一处商场的地下车库,然后上楼逛商场,十多分钟后,丁长生出了商场的门,打了一辆车扬长而去,跟踪他的人还在商场里转悠呢。

    “长生,你回来了,我还没做好饭呢,你回来的这么早”。杨晓一开门看到是丁长生,高兴的说道。

    “嗯,事情办完了我就回来了……”丁长生刚要换鞋,发现门口的鞋柜旁放着一双蓝色的高跟鞋,杨晓是不会穿这样颜色的鞋的,于是丁长生看向杨晓,杨晓点点头,说道:“她回来了,在自己屋里呢,我给她打电话说你回来了,晚上要来家里吃饭,问她回不回来,当时没说,这不,中午刚刚过,就回来了”。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那我去看看她?”

    杨晓点点头,她真的希望丁长生和顾晓萌能有个结果,但是自从顾青山死了之后,他们俩好像就再也没有可能在一起了,顾晓萌把她爸爸的死都归到了丁长生的头上,要不是丁长生坚持要为顾青山做手术,顾青山可能会死,但是绝不会死的那么快。

    虽然这事和丁长生没关系,但是这个锅丁长生一背就是五六年,这五六年里,顾晓萌从来没有联系过他,当然,丁长生也不敢再去招惹她,所以,两个人就成了熟悉的陌生人,要不是中间还有个杨晓在,他们可能就真的断了线,再也没有连起来的可能了。

    丁长生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顾晓萌的房间门口,虽然自己昨晚还是在这里睡的,但是现在主人回来了,丁长生就得小心翼翼起来。

    他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进来”。

    丁长生推开了门,看到的却是和杨晓一样的姿势,弯着腰,跪在床铺上收拾着床铺,撅着屁股好像在等待着某个人的进入,丁长生没有进去,就站在了门口。

    “既然来了,干嘛不进来,还要我请你进来吗?”顾晓萌没回头,她听到了丁长生来了,在家里还要敲门的估计也只有他了,所以,虽然没有回头,她也知道站在门口的是丁长生。

    “你回来了,从省城到这里还挺快的吧?”丁长生没话找话,同时也走了进去,而且为了避免待会她要是发飙,丁长生连门都没关,而在厨房里做饭的杨晓关掉了抽油烟机,侧耳听着女儿卧室里的声音。

    “很快啊,高铁很方便,你回来多久了?为什么不去找我,我一直都在省城,我妈肯定也告诉过你我在省城,但是你一次也没去找过我,你回来也有几年了吧,你就这么狠心?”顾晓萌说着说着,回过头来,看向丁长生的眼睛里早已泛滥成灾,在看到丁长生的那一刻,泪水像是决堤一样倾泻而下。

    “我,我是想去找你,但是我又怕你看到我会更伤心,毕竟干爹那事是我错了,我当时不该坚持让他做手术的,都是我的错,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反思这个问题,所以,越是反思,我就越不敢去找你”。丁长生叹口气说道。

    顾晓萌见丁长生这么说,心里所有的火气都散了,说道:“你自己说说,那是我爹,做手术死了,你说我该不该难过,我怪你还错了吗?”

    “没有,都是我的错,真的,这些年我一直在想,要是我当时不要求做手术,他可能会真的多活几年呢,现实就是这样,家里老人生病了,不去看病,老人不愿意,外面的人也说你不孝顺,但是很多病真的不适合去做手术,到医院里再让医生进行第二次伤害了,可是要是真的不去看病,儿女们自己心里也过不去,所以,我不想到时候留下遗憾,万一做了手术能做好呢,我现在想想,我不该去赌,更不该拿着你爸的身体去赌,这就是你刚刚说的,那是你爸,凭什么我去做这个主?”丁长生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显得懊悔不已。

    时间是治疗一些伤痛最好的药,对顾晓萌也是如此,父亲刚刚去世那会,她是真的恨丁长生,恨到了骨子里,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思想渐渐转了弯,丁长生当时做的也没错,他也是为了能让父亲好,不是为了害他。

    所以,当顾晓萌接到了她妈打来的电话,告诉她昨晚丁长生是在家里住的,今天还在家里住,问她回不回来时,她虽然没有明确表达自己的意思,但是却以最快的速度回了湖州,回到了家里。

    顾晓萌走了过来,看到垂头丧气的丁长生,她的手伸出来,在摸到丁长生的头发时还是犹豫了一下,但是继而落在他的头上,轻轻的摸了一下他的头,说道:“我知道你是好心,我不该怪你的,那个时候我的脑子转不过来这个弯,但是现在我终于想明白了,所以,我想我爸也不会怪你,我就更不应该怪你了”。

    丁长生抬头看了一眼顾晓萌,说道:“没关系,你可以一直怪我,我能担得起”。

    顾晓萌看着扬起脸的丁长生,她的手慢慢的从他的头发上,移动到了丁长生的脸颊上,看的那么仔细,好像是要重新认识丁长生一样。

    “这几年你老了很多”。顾晓萌说道。

    “但是你没有老,你还是这么年轻,还是这么有魅力”。丁长生的手伸开,环住了顾晓萌,正好抱住她的大腿部分,丁长生感到弹性十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