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263:不能白跑一趟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局,你和兰局长吵架了?”上了车,杨璐问道。

    “我记得你以前没这么八卦,现在怎么这么八卦了,我和她吵什么架啊,我们又没有什么过节”。丁长生说道。

    “哦,那就好,其实吧,兰局现在挺不容易的,现在那个关胜和摆明了就是来接班的,所以,现在兰局的日子很不好过,你得体谅她一下”。杨璐说道。

    “你对那个关胜和了解吗?”丁长生忽然问道。

    “我对他不是很了解,但是我们部门的人对他倒是很了解的,只不过大家也是私下里议论一下而已,都说他是邸书记的狗腿子,虽然现在局里的人都想着和他靠近乎点,将来他做了局长不至于把我们都整死,但是对他有好感的人不多,兰局在我们心里还是很有威望的,但是人心嘛,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杨璐说道。

    “那你呢,你没有靠上去,好为自己将来谋划一下?”丁长生笑问道。

    一说到这里,杨璐好像是被触动了话匣子的开关了,扭过身对丁长生说道:“领导,自从你走了之后吧,我在各个部门也转了一圈,发现哪里都不如给你当通信员好,后来也跟着兰局干过,后来我还是去了刑警队,本想着干点事呢,但是也没干出什么来,丁局,我现在有时候也很郁闷,觉得现实生活中和我的理想差远了,刚刚毕业那会,觉得自己能的不得了,结果到了单位就碰了个头破血流,唉,惨啊”。

    “都一样,时间长了,你就知道生活是生活,理想是理想,实现理想的可能不是没有,但是很小,但是大多数人都在为了那很小的可能性在努力,这也是人心”。丁长生说道。

    “嗯,也是”。杨璐点点头道。

    “毕业好几年了吧,结婚了吗?”丁长生问道。

    “结啥婚啊,谈了几个男朋友,但是都因为我是警察,忙得很,别说是没事聊聊天了,就是打个电话都得抽时间,谈恋爱,关键是谈,但是我没时间去谈啊,所以,他们给我介绍的谈几天就谈没了,人家还以为我是不同意,其实我是没时间”。杨璐说道。

    “你不是干内勤吗,有这么忙?”

    “他们忙,我们内勤更忙,那些案子哪个不得经过我的手过一遍,再说了,现在的时效都卡的这么严格,我哪敢拖啊,我也想找个同行,但是一想到一家人两口子都不着家,这样的日子也过不了,孩子咋办呢将来?”杨璐说道。

    “你想的还挺远的”。丁长生笑笑,说道。

    南雅宁现在被市局的人看着,谁都不让靠近,多亏是丁长生带着杨璐来,并且还给他们看了自己的工作证,看守的人才让他进去。

    “这几年市局里换了不少新人啊”。丁长生叹道。

    “是啊,每年都有来的,也有走的,不是离职了,就是被调走了,我算是在局里呆的时间比较长的了”。杨璐说道。

    此时医生也在病房里查房,丁长生问道:“大夫,病人的病怎么样,什么时候能醒来?”

    “唉,这不好说,可能一会就醒过来,也可能还要待一段时间才能醒过来,你问我具体的时间,我也说不好,脑子的问题,不是其他地方,好坏都能看到,脑子里的东西太复杂了,有时候一根神经就能决定一个人身上的某个器官是不是还有用”。医生摇摇头,说道。

    医生查完了房就走了,丁长生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看着头上还包扎着伤口的南雅宁,非常自责的说道:“你们市局的人没保护好她,到现在连个凶手都没抓到,现在的破案能力真的是太差了”。

    杨璐看看外面,小声说道:“这起案子,还有她妹妹的案子,都是关胜和在压着,我在刑警队看过她妹妹的案子,开始时是定的他杀,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销案了,定成了一般的交通意外,南雅宁这个案子呢,你要是不关注点,他们不知道会怎么处理这个案子呢,很可能会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吃上几年药就死了,一死百了,某些人也就放心了”。

    丁长生默不作声,他刚刚也在想,自己现在低调的调查已经结束了,想要低调也不行了,现在不但是自己被盯上了,而且连证人都开始处于危险之中了。

    “你先出去”。丁长生对杨璐说道。

    “哦……”杨璐不知道丁长生发什么疯,但是他的话自己不敢不听,于是转身出去了。

    丁长生先是给省纪委办公室打了个电话,得知李铁刚还在办公室里,于是专门把电话打到了他的保密座机上。

    “喂,李书记,我是丁长生”。

    “嗯,我知道,你说,什么事,进展如何?”李铁刚问道。

    “这边的情况很复杂,一个关键的证人差点被枪杀,到现在连那些举报者提供的证据也没有拿到,举报者被人打伤了脑袋,现在住在医院里呢,医生说有可能失忆,所以,一时半会很难有进展”。丁长生汇报道。

    “那你的意思呢,你是想撤回来?”李铁刚皱眉问道。

    “不,我的意思是,既然现在没有找到连根拔起的证据,至少我们可以先给这棵树剪一剪他的枝丫,这样也能为下一步的证据收集扫清障碍,而且这些枝丫很猖狂,现在可以说是二十四小时在监视我,不反击一下,他们真的以为我们省纪委好欺负的?”丁长生说道。

    “你这家伙,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好,我同意你的意见,注意,一定要稳准狠,如果不能置对方于死地,那就不要动手,动手就要让对方长记性,一辈子不敢再对你呲牙”。李铁刚说道。

    “明白,有您这话我就可以放心干了,不拔掉周围的这些小钉子,恐怕最后的大钉子也不好拔掉,现在我既然不能拔最后那一颗,那我就拔点小的吧,也不能白跑这一趟吧”。丁长生说道。

    “嗯,你干你的,有什么问题直接找我就行”。李铁刚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