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275:抓现行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你说什么?他把你堵住了?你是干什么吃的,我靠,你这下麻烦了,他就算是不把这些东西交给省纪委,也会拿这些东西要挟你,你想过没有,一旦他把这些东西交给了省纪委,你就完蛋了”。许家铭脸色大变,说道。

    “所以嘛,现在脑子一片混乱,我是真的想不出来到底该咋办了,你给我出个主意,我该咋办,这事要不要向邸书记汇报一下,或者说让他和丁长生见个面,说说我这事,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关胜和不断的搓着手,还不断的用手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你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丁长生不是吃素的,他来湖州就是为了查邸坤成的,你现在让邸坤成去找他为你说情,你以为可能吗?”许家铭愤愤的说道。

    “那怎么办?”关胜和问道。

    许家铭看了看可怜兮兮的关胜和,眼神瞬间狠辣了许多,问道:“他现在在哪?”

    “我不知道,他警告我不许再派人跟着,我就没敢……”

    “你呀,你现在让你的人迅速的查出来他在哪,然后再说,关局长,这个人不能离开湖州,要是离开了湖州,你就完蛋了,你要是被纪委的人带走,你以为你能撑几天?”许家铭问道。

    想到这里,关胜和浑身哆嗦了一下,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许家铭把手掌放在了脖子处,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关胜和更加的害怕了,说道:“许总,这样不好吧,他可是省纪委的人,要是在湖州出了事,我们就更会成为他们的怀疑对象,再说了,丁长生说他会把那些材料传给省纪委,现在不知道传没传走”。

    “所以我说你是猪脑子嘛,那么大的文件,一时半会肯定传不走的,在酒店里你的人为什么不把他摁住,耽误到现在,这都过去多久了,你还跑我这里来讨主意,这样的主意你都没敢拿吗?”许家铭怒道。

    “对对,我现在立刻去弥补,我现在就走”。说完,关胜和来不及和许家铭打招呼,就开车离开了许家铭的别墅区。

    许家铭被气的再也睡不着了,这个夜晚,因为丁长生的一次偶然事件,居然吵的这么多人都没睡好,关胜和走了不久,许家铭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安公子,是我,许家铭,你那边起床了吧?”许家铭问道。

    “嗯,刚刚起来,正在吃早餐呢,什么事,大半夜的不睡觉,有事啊?”安靖正在国外,问道。

    “对,这边出了点问题,是湖州市局的副局长关胜和被抓了个现行,现在材料估计送到了省纪委了,关胜和这条线不安全了,他这条线不安全,连带着邸坤成那里也危险,邸坤成让他做过一些事,南雅平姐妹的事就是关胜和做的,所以,我想请示一下,下一步怎么办?”许家铭问道。

    “抓现行?干什么了?谁抓的?”安靖将一块面包塞到了嘴里,一边咀嚼,一边问道。

    “要是一般的人,我就可以拦下了,或者是去疏通这件事,但是对方估计不会吃我们这一套,是丁长生来查邸坤成的,误打误撞的把关胜和先给办了,不得不说,他这一招很高明,因为关胜和就是邸坤成从省厅要来的人,你想想,这里面我们不知道的事可能还有不少,要是省纪委真的要对关胜和下手,邸坤成就危险了”。许家铭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省纪委那边会办关胜和吗?”安靖问道。

    “现在不知道呢,我找省纪委的关系问问吧,但是要是他们真的想从邸坤成身上下手,这样的事估计也只有高层知道,所以,有些关系,还需要您去协调,我可能没有这么深的关系”。许家铭说道。

    “嗯,我明白了,我这就打电话,嗯,现在还早点,我晚点给国内打个电话问问这事,你先密切关注这事吧,对了,那个丁长生,他在湖州呢?”安靖问道。

    “对,在湖州呢,要不要我找他谈谈?”许家铭问道。

    “嗯,可以,你去找他谈谈,还有,你不要自己去,你一早去找周红旗,你们俩一起约着丁长生吃个早饭,把这事尽量在早晨定下来,要是早晨还定不下来,那就把关胜和先藏起来,看看后面的情况再说,现在邸坤成可不能出事,他的身份和位置都很重要”。安靖说道。

    “好,我明白了,我马上去办”。许家铭点点头,挂了电话。

    手机扔在了桌子上,安靖看着对面的男子在优雅的继续吃着盘子里的食物,男子也觉察到了安靖正在看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问道:“安,出什么事情了吗?”

    “嗯,有个人很麻烦,我可能要回去处理一下,你又要自己待一段时间了”。安靖走过去,爱怜的摸了摸他的金黄色的头发,说道。

    “安,我想和你一起去中国,你知道我的作用,你的很多麻烦或许我可以帮你搞定,再说了,我是个外国人,帮你解决了麻烦我就回国了,他们不会查到我,所以,我不想你亲自去冒险,还是我去帮你吧”。黄毛男子说道。

    安靖想了想,说道:“也好,你还没去过中国,你可以跟我去看看我的国家,那里真的很好”。

    天色刚刚亮了,周红旗就被手机铃声给吵醒了,她昨晚睡的很晚,还是加了一片安眠药才睡着的,所以对这个电话很恼火。

    “这才几点,你有什么事不能晚一点再打”。一看是许家铭的电话,周红旗更是恼火,许家铭就是安靖在湖州的代理人,许家铭或多或少的也在监视着周红旗的行动,就是周红旗现在公司的那些人,也有许家铭安插进来的探子。

    “周总,出事了,关胜和被丁长生抓了个现行,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我们在湖州的所有布局都将毁于一旦,这事够大吧”。许家铭问道。

    “什么,你说的什么意思?”周红旗一下子被惊醒了,再也没有心思继续睡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