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283:一不做二不休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看着甄绿竹的动作,正襟危坐,不为所动,就是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丁主任,今天这里就你我两个人,我就想问你一句话,你到底想要什么才能放过我男人,我知道你们几位现在都是钦差大臣,想要查谁那都是一句话的事,所以,看在你我以前也认识,我们还在温泉酒店见过面吧,虽然后面没有什么交往,但是我和周红旗也是朋友,你就不能讲点人情吗?”说着,甄绿竹走到了丁长生的面前。

    丁长生抬眼看看她,说道:“甄老师,你这是做什么,坐下说,你站的这么近,我说话还得抬着头,我颈椎不好”。

    甄绿竹没有坐下,而是向后退了一步。

    丁长生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刚刚说的不对,纪委不是想查谁就查谁,我已经告诉你了,我这次来湖州,不是来查邸书记的,真的,要查他,那可是要省委批准的,你以为呢,我想这点程序问题你该懂得吧,再有,只要是自己没事,别说是纪委查,就算是天王老子来查,能查出来什么?”

    甄绿竹明白了,此时她要是不让丁长生做出点承诺来,那丁长生就一定会顺着关胜和这条线查到邸坤成头上去,更为要命的是,自己雇人撞死南雅平那件事,也一直都是关胜和在帮忙压着,要是关胜和出了事,那件案子还能压得住吗,还不得分分钟被侦破,那自己在国内也待不下去了。

    想到这里,甄绿竹来了一招最狠的,在丁长生的面前解开了自己的扣子,本来夏天穿的就少,几秒钟的功夫,甄绿竹的衬衣扣子就解开了,露出了里面的文胸,还别说,甄绿竹的胸前还是很有料的,至少比一般的女人要大的多,尤其是白皙的皮肤在黑色的文胸衬托下,更加显得有些诱人了。

    丁长生只看了一眼,苦笑道:“甄老师,你这是何必呢,你可是市委书记的夫人,你做这样的事,要是让邸书记知道了,还不得和你离婚?”

    “丁长生,你要是不答应我,我这个时候就叫喊,你说要是进来人,他们把这事汇报到邸坤成那里,他会不会向省里汇报,你还能在省里待下去吗,你这次回来查谁我不管,我求你不要再查邸坤成,否则,那就是鱼死网破”。甄绿竹说道。

    既然对方在耍赖,但是丁长生也不能就这么轻易的答应她了,于是采取了拖刀计,说道:“这样吧,我现在负责的是关胜和的案子,他现在跑了,这个人我们不得不抓,因为他在酒店里干的那些事已经是严重的违规违纪,省纪委点名要抓他,我要是不抓,那就是渎职,至于其他人嘛,我不知道,也管不了,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吧”。

    丁长生明白,自己是中计了,不是美人计,而是仙人跳,要是自己不给她个说法,她要是真的大喊大叫起来,恐怕倒霉的一准是自己,红口白牙,还真是不好说,要是甄绿竹说是来和自己谈事的,而丁长生对她起了歹心,那自己就算是跳进了黄河也洗不清了,为今之计,还是先离开这里为好,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再也不能和这个女人单独待在一起了。

    甄绿竹眼看着自己的计谋得逞了,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是她还想到,要是丁长生走出这件屋子不承认怎么办,再想想自己和邸坤成,那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自己要是做点傻事,他应该不会怪罪自己吧。

    而且,从一开始就是邸坤成先对不起自己的,要不是他和那个小妖精的事,自己何苦能落到这一步?

    想到这里,甄绿竹一不做二不休,上前一步,一下子搂住了丁长生的脖子,自己整个人也坐在了丁长生的大腿上,丁长生就算是有些功夫,也不可能一下子把这个女人扔出去。

    “你说的我不信”。甄绿竹这下离丁长生更近了,在他的脸庞边说道,呼出的热气像是一只只毛毛虫一样在丁长生的脸上爬,让人感觉到很痒。但是丁长生一直都在忍着,而且到现在为止,丁长生的手也没有碰她一下,丁长生没有一点主动的意思,他在想,自己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怎么大意到这个地步,当然了,更为要紧的是他没想到甄绿竹不要脸到这个地步。

    “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不信我能怎么办,你不信任我,我就算是对天发誓又能怎么样,难道还要我给你写个承诺书,不查邸坤成,我告诉你,就算是我写了,我不查,别人也会来查,所以……”丁长生想要解释一下,让她放弃这么不切实际的想法,但是自己的如意算盘还是打错了。

    “所以,我想起了一个更好的办法”。甄绿竹这下彻底坐在了丁长生的大腿上,双手抱住丁长生的脖子,看那架势,马上就要吻上了,丁长生只能是向后仰着脖子,避免和甄绿竹的接触。

    “什么办法,你先下来说好吧,我腿麻了”。丁长生第一次把手推向甄绿竹的腰部,但是甄绿竹怎么可能这个时候松开他呢,要是这个时候松开了,他可能会夺路而逃,就算是自己大喊大叫,丢人的还是自己,再说了,自己是一个人来的,一个外援都没有。

    “好,我下来”。甄绿竹说完,从丁长生的腿上下来了,但是却没有松开他的意思,反而是转到了他的身后,继续搂着他的脖子。

    “甄老师,我再说一遍,你是市委书记邸坤成同志的夫人,你这样,我很难做的,请你自重,好吧,我还有事,先走了,有什么事咱们下次再谈吧”。丁长生说道。

    可是他根本就起不来,后面甄绿竹还是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现在更为要命的是她的身体也完全贴在了丁长生的后背上,那两坨软软的东西在丁长生的后背上,仅仅隔着两层布料的隔层,丁长生已经感觉到了它们的温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