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291:借口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我又不是救世主,谁来救救我?”丁长生笑问道。

    “我记得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周红旗的事你都不管?”肖寒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不是不管,是我管不着,她不是我的女人,她是出嫁了的,她有自己的老公,我救她什么,再说了,她现在生活的很好,我又不是没见过她,你操心太多了,还是说说你吧,我听说你结婚了,和谁结婚了?”

    肖寒摇摇头,说道:“什么结婚了,就是搭伴过日子而已,过的下去呢,就过,过不下去呢,就散伙,我自从离了婚,就没有再想过结婚的事,我被婚姻骗过一次,绝不会再上第二次当”。

    肖寒一直都是很洒脱的女人,从自己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现在还这样。

    “好吧,这话算我没说,你这次真的是自己来的?”丁长生问道。

    “我是从白山过来的,来这里也是想和周红旗见个面,点拨点拨她,没想到她现在还这么执迷不悟,那我就放弃她了,见了面也是吵架,我在这里住几天就走了,没想到这里还挺好的,很适合度假,要是两个人一起度假,那就更好了”。说完,肖寒看向丁长生,那眼神里火辣辣的东西丁长生当然懂得,幸好此时一个电话救了他。

    不远处的沙发上的手机响了,丁长生笑笑,起身去拿了手机,一看是李铁刚打来的电话。

    但是肖寒在这里他也不好直接称呼,只是说道:“喂……”

    “长生,你到湖州了吗?”李铁刚问道。

    “嗯,我到了”。

    “那你回来吧,我有事找你,等你回来再说”。李铁刚说道。

    “现在吗?”

    “对,现在,这件事决定的比较急,你回来再说”。李铁刚说完就挂了电话,丁长生被李铁刚这个电话搞的有点晕头转向,但是领导既然说了,他就算是刚刚到,也得回去啊。

    “有事?”肖寒看向丁长生,问道。

    “嗯,领导有事找我,要我立刻赶回省城,没办法,吃的就是这碗饭,端谁的饭碗就得听谁的话,我要先回去了,本来以为这次可以和你好好叙叙旧呢,泡汤了”。丁长生笑着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说道。

    “没关系,我可能还要在这里呆几天,到时候再说,如果有时间就见,没时间就算,一切随缘,这样多好”。肖寒虽然感觉到有些失望,但是她隐藏的很好,把自己的不快都藏了起来,还是一脸的笑摸样,因为这本来就是一次毫无预备的邂逅,就这么结束也是一样。

    肖寒和丁长生一起出了门,丁长生离开,肖寒则是进了对面的一栋度假别墅。

    “谈的怎么样?”陈焕强问道。

    “还可以,但是一个电话被叫走了,好像是回江都了,他现在在干什么呢,什么领导?”肖寒问道。

    “省纪委,他的领导是李铁刚,他这次能回到体制里来,也是因为李铁刚,所以李铁刚的话对他来说就是圣旨,他不敢不听,这也正常”。陈焕强说道。

    “我不知道他在这里还有房子,这真是不是冤家不碰头啊”。肖寒坐在沙发上,脱下了拖鞋,大长腿占据了沙发所有的长度。

    “他现在在省纪委,这次来湖州,当然不是来度假的,我刚刚问了问省里的朋友,他是来查邸坤成的,因为一个女人的事情,邸坤成被举报了,所以,他还要在湖州待一段时间,怎么样,你有把握拿下他吗?”陈焕强问道。

    陈焕强的问话没有得到肖寒的回话,因为她此时思维根本不在这里,而是想起了和丁长生有过的所有交集,虽然现在丁长生不是以前的毛头小子了,但是成熟的男人无疑更能让女人感到安全一些,这是只有年龄才能表现的特质,因为年纪也代表了你的阅历。

    “我问你话呢”。陈焕强加大了语气,问道。

    “什么?”

    “我问你,有把握拿下他吗?”陈焕强问道。

    “拿下他?有什么用,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交易的工具吗?”肖寒白了他一眼,问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要知道丁长生虽然是来当官的,但是他并没有和他身后的磐石投资切断联系,谁不知道他后面的那些女人都在替他管理着这一切?所以,我们在国外的业务也需要和磐石投资搞好联系,要是真的能和磐石投资联系上,我们的业务将会成倍的增长”。陈焕强说道。

    “那是你的打算,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和我没关系,不要试图让我去为你的事去做那些龌蹉事,我不干”。肖寒怒道。

    其实她心里很想答应陈焕强,但是她的自尊心受不了,因为她虽然很渴望和丁长生发生点什么,可是这发生的事情也只能是自己心甘情愿没有掺杂任何附加条件的情况下才行,掺杂了陈焕强说的那些事情,她宁愿自己不和丁长生有任何的关系,总之一句话,她不想把陈焕强的东西掺杂到自己和丁长生的感情里来。

    “好好,你不干,不干就不干,生气干嘛,我呢,明天有事要去江都,你呢,是在这里继续待下去,还是跟我一起走?”陈焕强问道。

    “去江都?干什么去?”肖寒问道。

    陈焕强说道:“去见那个老头子,他这段时间的胆子有些小,可能是朱佩君的事情把他给吓着了,我得去安抚一下,不然的话,接下来很多事我怕他根本就不敢插手了,那我们就难办了”。

    “你去吧,我要在这里住几天,难得休息一下,我明天进城去见见周红旗,好久没吵架了,找个人吵架也是挺好的,你自己随意吧,爱去哪去哪”。肖寒说道。

    陈焕强听了,得意的笑了笑,他明白,肖寒所谓的去找周红旗只是个借口,她还是想留下来等丁长生。

    “据我所知,他只是来湖州查案子的,所以,这次走了,还会不会回来,真的不一定”。陈焕强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