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295:安科长的烦恼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办公室里本来是有人在向安蕾汇报明天的庭审策略,看到江天荷进来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出去时还带上了门。

    “请坐,姐”。安蕾说道。

    “坐啥呀,姐问你个事,这几年姐给你介绍了不少男人,就真的没有合适的?”江天荷问道。

    “咋了,姐,你又要给我介绍男朋友啊,依我说吧,这事还是要看缘分的,我现在还不想交男朋友,就想着把手里的事做好……”

    “行了吧你,我以前没想明白一件事,但是我现在想明白了,你是心里有人了,所以才看不上我和陈检给你介绍的那些男人,对吧,说吧,心里的那个人是谁?”江天荷笑呵呵的坐下,问道。

    “哎哟,我的亲姐哎,我哪有什么人啊,我是不想现在这么早就被家庭给绊住了,结了婚就得生孩子吧,到时候孩子哭,老公闹,我还能干活吗,你也知道,我们公诉科每年有多少案子,我们每天几乎都要加班,哪有时间去捣鼓家里那点事”。安蕾说道。

    江天荷笑笑,说道:“不管你是不是有心上人,我告诉你一个消息,你可听好了,你还记得那个叫丁长生的人吗?”

    “丁长生?当然记得了,怎么了?这一晃也有好几年没有他的消息了”。说到这里时,安蕾的情绪明显是受到了影响,看起来有些不高兴。

    “他回来了,而且你也知道了,今天一天我忙的脚不沾地,反贪局的老何就这么以莫须有的理由给调走了,速度之快,令人咋舌,而刚刚陈东说,来接替老何的人就是丁长生,你说这事是不是很蹊跷啊?”江天荷问道。

    “他来接替老何,当反贪局长啊?”安蕾问道。

    江天荷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这个意思,你说这里面有什么猫腻吗?”

    “按说不该吧,他离职的时候都是白山区的区委书记了,这次回来却干这个小小的反贪局长,这,怎么可能?”安蕾问道。

    江天荷看看门口,小声说道:“刚刚陈东说,丁长生来湖州干这个反贪局长很可能是冲着某些人来的,所以,小蕾啊,你要把握住机会啊,姐以后说不定还要靠你呢”。

    “哎呦,姐,你就别笑话我了,我和他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就是他走之前那时候和你们一起吃了几次饭而已,我哪能和他有什么私交啊”。安蕾客气的说道。

    江天荷拿手指指了指安蕾,没说话,鬼魅的笑了笑,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一个目瞪口呆的安蕾一声不吭,哆嗦着手去端杯子,但是心不在焉的却把杯子打翻了,赶紧拿了纸巾到处乱擦。

    “科长,没事吧?”隔壁的手下听到了动静,进来问道。

    “没事,那个,明天的庭审策略你们再过一遍,我今天不陪着你们加班了,我有点事要早点回去”。安蕾说道。

    “好,我知道了,安科长路上慢点”。手下说完就回了自己的房间继续加班去了。

    安蕾开车回到了家里,把门关好,连走路到沙发上的力气都没有了,顺着门就慢慢坐在了地上,五年了,没有他的任何消息,自己住在他买的房子里,对她没有任何的要求,也没有任何的消息,她只是从别人那里听到一些只言片语关于他的事情,但是现在他却突然要降临到她的身边,让谁都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以她的家庭状况,还有她的收入水平,如果不贪不占,自己这辈子都难以买的起房子,她很难想象自己要是没有这套房子,会不会在这五年里学会了伸手,不知道伸了手会不会被抓,前任科长就是因为收了律师的钱,但是她们在公诉时没有按照科长的要求减掉一个重要的罪名,导致犯罪嫌疑人告发,科长就进去了。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匆忙拿出手机,调出来那个号码,存了五年的号码却从来没有主动去拨打过,这一次她一定要试试。

    从最开始的警惕和防备,到后来的心情平复下来,再到现在的波澜和渴望,她的心理历程不可谓不精彩和复杂。

    从一开始,从丁长生给她买了这套房子开始,她就做好了当他一个秘密情人的准备,她也知道,他给自己买这套房子的目的就是这样的,但是她还是很抵触这样的情感,她不想就这么把自己给卖了,可是事情到了后来,她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尾。

    丁长生调离了湖州,再也没有机会和她联系,这层关系就这么渐渐的淡了,当然,那是在丁长生那里慢慢的淡了,可是在安蕾这里却在慢慢的发酵,这不是几块几十块钱,这是几十万,他说给她就这么给她了,从她这里没有得到半点好处,能善罢甘休?

    “喂,我是安蕾……”

    “你找哪位?”对面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嗯,我找一下丁长生”。

    “你打错了,我不认识这个人”。

    “打错了,打……嘟嘟嘟嘟……”

    这么多年了,他又是去白山,又是出国,怎么可能不换个电话号码,想到这里,安蕾都觉得自己好傻。

    “算了,不想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明天不就要来了嘛,那就等明天他来好了”。安蕾躺在大床上,自言自语道。

    安蕾这一晚没有睡好,一瓶红酒喝到了天亮,她一直都在琢磨自己和丁长生之间的事,自己和丁长生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想来想去,没有一个合适的定义,这时候,天亮了,困倦袭来,安蕾歪倒在阳台上的草垫上,直到被电话吵醒。

    “喂,安科长,你快到了吗,陈检找你呢,问你在哪,好像是在准备迎接一个什么领导来视察,你不来了啊?”

    “嗯,我不去了,你替我请个假吧,昨晚感冒了,头很痛,去不了了”。安蕾说道。

    “那好,你别忘了吃药,我这就帮你请假去”。手下说完就挂了,安蕾想了想,自己为什么不去呢,凭什么不去,自己就这么胆小,他是来工作的,自己以后就不敢去上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