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307:不要胡来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你没听到点其他的事吗?”江天荷问道。

    “什么事,什么意思啊江姐”。安蕾问道。

    “我是问,你昨晚走的时候,没发现有其他的可疑人员吗?就是在你们宾馆或者是外面?”江天荷问道。

    “没有啊,我把他送回了酒店房间,我就走了,什么人也没看到,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江姐”。安蕾有些紧张的问道,他还以为是丁长生出什么事了呢。

    “我也是刚刚听说的,昨晚丁长生被纪委的查房了,听说是堵在酒店房间了”。江天荷说道。

    “啊,还有这事?”安蕾的脑子一下子就懵了,自己昨晚是被丁长生赶走的,要是自己不走的话,要是丁长生再主动一点的话,那自己和丁长生昨晚岂不是……

    想到这里,安蕾的脑子一下子就炸了,以至于后面江天荷说了些什么,她都没听到。

    江天荷见在安蕾这里也没问出什么来,悻悻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安蕾在江天荷走后,关好门,拿起电话就给丁长生打了过去。

    “喂,是我,你昨晚没事吧,我也是刚刚听说……”

    没事,我好的很,刚刚从市纪委出来,我这不明不白的被人掀了被子,我总得找个地方要个说法吧,现在差不多查清楚了,是市纪委一个叫金立军的家伙指挥那几个倒霉蛋去的,我来之前查了一下,这个金立军是从市检察院调去的,这里面有什么猫腻吗,干嘛要整我,我这才刚刚来,可是谁都没得罪啊”。丁长生说道。

    安蕾一听是金立军,立刻说道:“这事不适合在电话里说,这样吧,中午一起吃个饭吧,算是我给你接风了,昨晚你光喝酒了,没吃好吧,我知道一个地方不错,下班我在街角等你”。

    “好,我现在去市局一趟,到时候再联系吧”。丁长生说道。

    在市局的院子里,丁长生刚刚下车,就看到了那四个被丁长生打了一顿的市纪委的人。

    那几个人看了丁长生一眼,想要绕过去走向接他们的车,但是被丁长生拦住了。

    “丁局长,都已经搞清楚了,昨晚的事是个误会,你还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丁长生看了看天,然后又看向这几个人,说道:“回去告诉你们领导,把精力用在查案子上,别用在内耗上,我在省纪委时,省纪委的领导就说过,湖州市纪委可有可无,那么多反应官员问题的举报信,都把省纪委的信箱塞爆了,但是没见到你们湖州市纪委查出什么人来,原来都是用在打击异己,用在自己同志身上了,回去把我的话原原本本的说给你们领导听,就说是我说的”。

    说完,丁长生白了这几个人一眼,昂首向市局大楼走去。

    这几个人看着丁长生的背影,虽然恨得牙痒痒,但是却无可奈何。

    “你怎么把他们给放了?”丁长生进了兰晓珊的办公室,问道。

    “你来了正好,我这里顶不住了,他们虽然是没有手续去干这事,但是我也耐不住市纪委书记一而再再而三的打电话催啊,还有政法委书记也打了电话来,我能不听吗?”兰晓珊无奈的说道。

    “这几个人没说什么吗?”丁长生问道。

    “没有,我也没审问他们,我审的着吗?”兰晓珊说道。

    丁长生坐在沙发上,过了一会,说道:“看来湖州这潭水,还真是比以往都浑了,不搞出点动静来,这些人不会知道我是来干嘛的,所以我得搞出点事来才行啊”。

    “我告诉你,你不要胡来,这可不是石书记在这里的时候,你有后台,现在在白山你没有后台,你干什么事都要三思而后行,打蛇打七寸,没有把握的事不要干,你虽然有人在省里为你撑腰,但是他们毕竟太远了,只要是想把你怎么样,他们有的是手段为你罗列罪名,所以,不要轻举妄动”。兰晓珊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问道:“关胜和有消息吗?”

    “没有,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边控那边也没消息,我都怀疑这人是不是还活着,所以现在很难办,那个电话也没查出来什么线索,本来我们想借用天眼系统来查,但是巧合的是,在几处关键的地方,天眼系统的记录被人抹掉了,我现在是连局里内部都没查清楚到底是谁在泄密,你说我怎么帮你?”兰晓珊也很是无奈。

    “行吧,那就这样,我还得回去上班,几年不上班,这咋一上班还真是有点累,其实工作没那么累,就是应付内部的人心比较累,处处给你埋雷,一个不小心,就会把自己炸的分身碎骨”。丁长生无奈的说道。

    “知道你还回来”。兰晓珊起身把他送到了门口。

    “没办法,这是我的理想”。

    “理想?对了,你等下,杨璐那丫头这几天找了我好几次了,知道你回来,她想调去检察院跟你,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这不是胡闹嘛,在局里干的好好的,跟我去干啥,女孩子家,还是干内勤比较好,别到处找不自在,你就说是我说的”。丁长生说道。

    兰晓珊笑笑,还想说什么,但是到嘴的话还是忍住了,兰晓珊都能看得出来杨璐的心思,更何况丁长生呢,看来丁长生是没有这心思了。

    在外面逛了一上午,丁长生快要回到检察院时把车停在了路边,给安蕾打了个电话,自己在街角等她出来。

    站在树下等着安蕾,不一会,一辆黄色的polo停在了路边,丁长生一低头,看到开车的居然是安蕾,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这是你的车?”丁长生坐进去,问道。

    “是啊,这车花了我一年半的工资,贷款上个月才还清,还行吧,我开着挺好的,逛街神器,只有是有点空就能钻进去”。安蕾说道。

    丁长生笑笑没说话,人就是这样,人与人不同,感到满足的方向也不同,就这么一辆代步车,就能让安蕾叨叨半天,讲的都是她买这车的不容易,丁长生能看出来,她是真的兴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