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315:江天荷的选择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你长能耐了是吧,谁给你的胆子,你想干就干,不想干滚蛋,有的是人愿意干,你的眼里还有我吗?”

    “这个案子除非不是我办,你找别人去办吧,我们公诉科办不了……”

    丁长生的门是开着的,听到了楼道里吵吵闹闹的声音,丁长生一听就听出来是谁在吵架了,但是也只是吵了几句而已,就被赶来的江天荷给压下去了,走廊里看热闹的人也缩了回去。

    安蕾和陈东的口角也就这样过去了,好像是没有发生过这件事一样,丁长生始终都没有出门,更没有打电话问问安蕾是怎么回事,他知道,早晚会有人找上门来说这件事的。

    果然,临近中午的时候,丁长生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进来的是江天荷。

    “江主任这个时候来,这是要请客啊?”丁长生放下手里的书,问道。

    “你可真清闲,这会还有精力看书呢?”

    “没办法,半路出家,我得把检察院的政策法律熟悉一下,别闹了笑话”。丁长生说道。

    “安蕾和陈检吵起来了,你知道吗?”江天荷问道。

    “吵起来了,吵什么?我一直都在办公室没出去,没听到啊,因为啥?”丁长生点了支烟,问道。

    “还能因为啥,因为一个案子,这个案子你可能不知道,但是在湖州还是很有名的,一起奸杀案,让湖州的老百姓那是人神共愤,不过这人的老爹有本事,是桃县的首富,所以现在要求做精神鉴定,这要是鉴定成了精神病,那是不用负刑事责任的,你说这事蹊跷不?”江天荷问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嗯,这好像是所有的死刑犯死前都要用到的一招,就算是鉴定结果是正常人,也能多活几天呢,这也正常,就是看着鉴定机构怎么鉴定了”。

    “这里面的可操作性是不是很强?”

    “按道理来说是很强,但是这也看怎么操作,是不是这个案子都知道是属于可以操作的案子?”丁长生问道。

    “现在的情况是,就算是没人操作,也被看作是操作,我总感觉这事要闹大,安蕾的担心是正确的,已经通知了法院,检察院会密切关注这个案子,而且鉴定程序检察院也会派人参加,但是鉴定机构安蕾不同意用省内的鉴定机构,要求选择北京或者是上海的鉴定机构,以避免黑箱操作,为了这,陈东发火了”。江天荷说道。

    丁长生闻言笑笑,没有接着这个话茬继续往下说,而是问道:“江姐,你这办公室主任干了有些年头了吧?”

    “可不嘛,没办法,咱没人没关系,上不去啦,我看也就是在这检察院退休了”。

    “也不见得,就像是你说的,这事啊,也得操作,就看你是怎么操作了”。丁长生笑笑,说道。

    “我听说,你答应陈检为他去省检找找关系,有这回事吗?”江天荷问道。

    “你们俩的关系还真是不一般,这种事他都告诉你,我要说是呢,江姐也有想法?”丁长生笑笑,问道。

    江天荷闻言,推开椅子坐下去,探身看着丁长生,说道:“丁局,你也帮我活动活动,需要什么给姐说,姐帮你办”。

    丁长生笑笑,说道:“江姐,我虽然是来了这检察院了,但是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是啥事都干不成,为甚,还不是因为我是外来户,除了安蕾和你还能和我打个招呼,谁他妈理我,不给我挖坑下套子就不错了,江姐,你说我现在需要什么?”

    江天荷是干办公室的,什么样的领导没见过,什么样的话领悟不透,一听就明白了丁长生的意思,他要的不是钱,而是人,具体来说是人的忠诚。

    “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说话算话……”

    “哈哈哈,丁局,你可真会开玩笑,说话算话也算是毛病啊?”丁长生话未说完就被江天荷截了话头道。

    “江姐,你说现在有几个人说话算话的,大家都是这么说话不算话,就我自己说话算话,你说这是不是毛病?”丁长生微笑着问道。

    这一席话把江天荷给说蒙了,半天没说话,但是丁先生却接着说道:“江姐,我只要是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帮你办成,我办不了的也不敢答应你,不像是某些人,净给你画饼,哄得你团团转,但是你得到什么了,到头来还不是被人玩,你想得到的东西这些年得到了吗?”

    丁长生这话说的有些难听,但是却句句切中了江天荷的要害,再说了,她给陈东当了这么多年的情妇,新鲜劲早就过去了,陈东现在只不过是在敷衍她,而她呢,也渐渐明白陈东只是玩弄她而已,这么多年了,就是一个办公室主任而已,再往上爬,陈东没那个本事帮她办,可是在丁长生来之前她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是死活拴在陈东身上。

    丁长生站起来,走到门后面的发财树处,将烟灰弹在了花盆里,然后走到她的背后,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说道:“回去好好想想,想好了告诉我”。

    这一次,江天荷出人意料的没有说话,而是站起来看了丁长生一眼,尴尬的笑笑,然后出去了。

    丁长生看到她的表情,知道她现在很纠结,但是她纠结不了多长时间了,因为丁长生不会给她很长的时间做选择,现在丁长生最紧迫的也是时间。

    中午的时间,丁长生在食堂里吃了饭,还用饭盒装了一份,出门打车去了医院。

    自己回来一直忙,还没去看看南雅宁。

    丁长生站在病房的门口,南雅宁正在里面拿着一张报纸在折叠,不停的拆,然后不停的叠,丁长生问门口的警察道:“一直这样吗?”

    “有时候会闹,闹着要见你,但是被医生吓怕了,因为只要是她闹,医生就会给她打针,你这一来,估计她又要开始闹了”。警察说道。

    丁长生闻言看了他一眼,依然推门进去了,南雅宁开始时都没看进来的人是谁,直到丁长生走到了她的跟前,她才抬头看了丁长生一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