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319:安德鲁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和肖寒一起到了周红旗所定的包间,让他没想到的是,房间里不但有丁长生和安靖,还坐着一个外国人,长的眉清目秀,淡蓝色的眼珠子看人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敌意,这是丁长生的感觉,他看了一眼肖寒,肖寒这时笑吟吟的看着在座的人,并没有一点要先说话的意思。

    “你来干什么?”周红旗看到肖寒,脸色更加的阴沉,问道。

    肖寒笑笑,自顾自的找了个座位坐下,还是挨着安靖的,那个位置本来是给丁长生留着的,但是被肖寒坐下了,安靖当然认识肖寒,还没和丁长生打招呼呢,就先和肖寒客气了一下,“大嫂这是从哪来啊?”

    “我就在这度假村住,刚刚出来遛弯呢,正好遇到了他,我和他也是认识的,他说是你们请客,我想,就来凑凑热闹,你们不会把我赶出去吧?”肖寒说完,看了一眼安靖,又看向周红旗。

    周红旗很恼火丁长生把她带来,但是她相信丁长生不会干这么没脑子的事,虽然这只是一个私人宴请,但是很明显,这是私人的,安靖要谈的事也是私人的,可是肖寒跟了来,看来今晚的事谈不成了。

    “欢迎”。安靖站起来,动都没动,把手伸向丁长生。

    丁长生也伸过手去,简单的一触碰就分开了,丁长生后来每次和人握完手都会比较一下,无疑,安靖的手是他这辈子握过的最柔软的手,仿佛你握住的不是手,而是一块很轻柔的肉而已,没有力道,没有骨头,一句话,就是柔若无骨。

    “谢谢”。丁长生的话也很简单。

    丁长生看向那位外国男子,安靖介绍道,他叫安德鲁,是他的私人顾问,丁长生为了表示礼貌,也伸过手去想要和这位外国男子握握手,但是没想到这家伙连看都不看丁长生一眼,虽然两人挨着,但是丁长生却感受到了他深深的敌意。

    丁长生想自己也没得罪他,安靖解释道:“安德鲁不善于与人交流,别见怪”。

    丁长生点点头,这个时候开始上菜,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让周红旗感到非常的尴尬,安靖除了和丁长生交谈几句之外,剩下的时间都是在向安德鲁介绍今晚的菜肴以及怎么做的,还热心的为他夹菜,这像是一个私人顾问该有的待遇吗,谁是主人,谁顾的谁?

    “这位安德鲁先生长的真好看,好秀气啊”。肖寒看着安德鲁,托着腮帮看着他,说道。

    这个时候安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丁长生瞬间明白了,也知道这位安德鲁的身份是什么了,再看看周红旗的脸色,面如死灰,还有比这再严重的侮辱吗,她是他的妻子,他没有照顾她,却去照顾他的他,这样的侮辱,也许只有周红旗这样的人才能忍得住吧。

    “我吃好了,你们继续”。周红旗说完,起身出去了。

    肖寒见状,看了丁长生一眼,微微一笑。

    安靖此时却说道:“大嫂,你今晚是来搅局的?”

    “咦,安靖,你怎么这么说,我来搅局的,我搅了什么局,我只是来蹭饭吃的,我从头到尾说了一句不合适的话吗?”肖寒问道。

    安靖还是有些修养的,笑笑,说道:“大嫂,我想和丁先生谈点事,可以吗?”

    “有什么事,你们说就是了”。

    安靖不说话,看向肖寒,肖寒抬起头来看到他的眼神,做恍然大悟状:“噢,我明白了,你们要谈些私事是吧,好好,我明白,这就走”。

    说完,肖寒拿起纸巾擦拭了一下嘴角,起身出去找周红旗了。

    安靖说了是要和丁长生交流几句,所以丁长生是当然不能走了,肖寒出去之后,丁长生也停止了进餐,看着安靖,等他说话。

    “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吗?”安靖问道。

    “好像不是,你结婚的时候我去过,你可能没看到我”。丁长生说道。

    安靖点点头,看着丁长生,说道:“我知道你和周红旗的关系,不过我不介意……”

    丁长生一听,这话不对啊,于是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安总,你这话有些瑕疵吧,我和周红旗是朋友关系,她曾是我的教官,你刚刚说不介意我和她的关系,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是不介意我和她的朋友关系,还是其他什么关系?”

    安靖闻言一愣,过了一会继续说道:“我听人说过,你能言善辩,而且很聪明,今天交谈一下,还真是这样,虽然你很聪明,可是你做的事却很不聪明”。

    “哦?我做了什么事,惊动安总从国外回来给我上课?”丁长生问道。

    这个时候安德鲁扭头看了丁长生一眼,慢慢的站了起来,他好像是听不懂丁长生和安靖的话,但是却对丁长生说什么都在用心听着。

    “丁长生,既然你是红旗的朋友,红旗现在是我的妻子,你更应该帮我了,对吧,就算是不帮我,也不会再给我挖坑吧?”

    “安总,你这话我有些不明白,你是安部长的公子,我长了几个脑袋敢给你挖坑?”丁长生严肃的问道。

    安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说道:“你来湖州是干什么的,你我心里都明白,邸坤成是我爸以前的秘书,要想挖掉一个人,最早就是从他身边挖起,我说的没错吧,这是你们这些人的伎俩,无所谓,我只是想告诉你,别做的太过分了,你呢,也不要给人当枪使,没意思,如果你执意要这么做,那我也就不会讲朋友面子了”。

    安靖的话处处透着威胁,丁长生当然感受的到,但是安靖当着周红旗的面,带着他的‘男友’来这里吃饭,这是对周红旗的极大不尊重,丁长生很想替周红旗出这口气,但是从哪里出这口气他一直没机会。

    “那是我的工作,谁犯在我手里,那是他自己倒霉,我这人从来都是对事不对人,安总,谢谢你的晚餐,先走一步”。说完,丁长生起身拿起手机准备离开,但是这个时候安德鲁却挡在了门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