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323:柯子华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没有去单位,而是直接去了李铁刚的家里,李铁刚也是刚刚起来,正在院子里侍弄他的那些花花草草,打了个电话才被允许进去。

    “这君子兰不错,快要开花了”。丁长生进了门,说道。

    “嗯,我上点肥料,不然这花开不出来”。李铁刚说道。

    丁长生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自己拿了茶杯倒了杯茶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你是有什么事吧,这么早就过来了,从湖州来?”李铁刚问道。

    “嗯,昨晚忙了一夜,今天早晨才过来,刚刚到,车还在外面路上等着我呢,待会就回去”。丁长生说道。

    李铁刚精神一震,问道:“查到什么了?”

    丁长生看看周围,将自己的手机调出来,把自己拍摄的那些图片都给李铁刚一一展示,看完之后,李铁刚的脸色很不好,问道:“这些东西都是谁的?”

    “说起来丢人,这是我们内部系统的人,湖州是纪委副书记金立军家的,检察院公诉科公诉了一个案子,是桃县首富的儿子对一个少女的奸杀案,这辆车后备箱里的那些钱,就是上供给金立军的,车停在金立军家的地下车库了,而检察院的检察长陈东给公诉科的指令是不要再插手这个案子,法院那边怎么判,怎么鉴定那是他们的事,检察院一概认可,公诉科的科长不同意,被停职了”。丁长生说道。

    “检察长?”李铁刚笑笑,看着丁长生,意味深长。

    “李书记,你也别笑我,我就是有些想法,我一个小小的反贪局长,在湖州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实话实说,如果这个检察长也牵连进去,我希望我来补这个位置,检察长的作用还能拿得出手,反贪局长实在是拿不出手,上面有检察长,还有政法委,虽然有你在后面给我撑着,但是天高皇帝远,他们用什么招对付我,还真是不好说,你也不可能面面俱到的关照我”。丁长生说道。

    “检察长,这可不好办,我还得去找梁书记啊”。

    “那又怎么样,我挖出来这两个家伙,还可能会挖出来更多的人,一把就把邸坤成拽出来不可能,昨天晚上有人请我吃饭,你知道是谁吗?”丁长生问道。

    “少卖关子,说,谁啊?”

    “安靖和周红旗,周红旗倒是没说什么,但是安靖直接就明说了,要我不要再查邸坤成,邸坤成是他的人,我要是再继续查下去,要我想想后果”。丁长生说道。

    “他真是这么说的?”邸坤成问道。

    “当然,我还能拿这事骗您吗?”

    李铁刚听了脸色很不好看,半天才自言自语说道:“现在有些人还真是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看来你在湖州是要长期的干下去了,不挖出来下面的东西,不准回来”。

    丁长生苦笑不已,说道:“我是没问题,问题是我官微言轻,谁听我的?”

    “要官是吧,没问题,我会去帮你跑官,你只管给我把湖州搅个天翻地覆就可以了”。李铁刚说道。

    “搅个天翻地覆我没那个本事,现在的事情呢,是金立军怎么办,纪委准备清理门户吗?”丁长生问道。

    “这还用说,我会派人去湖州查的”。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不不,书记,你难道忘了关胜和的事了,这件事不能再被第三个人知道,你要是相信我,你派人去湖州,但是不要告诉他们是去干什么,到时候时机成熟了,我带他们去抓人,抓个现行的,这样才能有说服力,如何?”

    李铁刚想了想,明白丁长生是担心泄密的事情,所以就答应了丁长生。

    “那行,我就先回去了,你派谁去,把电话给我,到时候我联系他们去抓人,直接带到省纪委来,要怎么清理门户,那就是省纪委的事了”。丁长生说道。

    从李铁刚家里出来,丁长生一身轻松的上了车。

    “丁局,去哪?”

    “走,往前面开,带你去吃江都的早餐小吃,开了这么几个小时的车,饿坏了吧”。丁长生问道。

    面对丁长生的关心,杨璐感到很开心,因为只要是丁长生的关心,她就感觉到有些不一样,丁长生知道这丫头的心思,但只是把这当做是她青春期的懵动吧,虽然她早已过了青春期了。

    汽车停在路边,他们走向了一个小地摊,俩个人坐下,老板就过来招呼了。

    “这种饼是江都的特色,你要多吃几个……”丁长生向杨璐介绍道。

    这时候背对着他们的一个人闻言回过头来,看了丁长生一眼,丁长生开始时没在意,当这个人再次回头看他时,他认出来这人是谁了,居然是柯子华。

    “你先吃,我遇到个熟人,去打个招呼”。丁长生对杨璐说道。

    于是丁长生去了柯子华的那一桌坐下,面对着他,柯子华见自己被认出来了,索性抬头看着丁长生。

    “华子,什么时候出来的,怎么不和我联系?”丁长生笑笑,问道。

    “和你联系?和你联系有什么好处吗,我坐了几年牢刚刚出来再去找你,你再把我送回去?”柯子华脸色非常冷漠的说道。

    “你是怎么进去的,和我有关系吗,现在成功在香港,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在,想当初我们三个弟兄,多好,现在呢,逃的逃,坐牢的坐牢,华子,我始终想不明白的一件事就是,我对你不错,你为什么处处针对我,处处想置我于死地,你想一下,你对我做了多少事,我是不是欠了你什么东西?”丁长生问道。

    柯子华看着丁长生,苦涩一笑,说道:“坐牢是我的命,我认了,以前的事我早忘了,别再和我提以前的事”。

    丁长生点点头,问道:“你和成功联系过吗?”

    柯子华摇摇头,说道:“以前的人和事,我都不想再碰,坐了这么几年牢,我想好好过自己的日子”。

    “那也好,不过你要是想去找成功的话,我可以帮你”。丁长生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