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343:装没了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拿着一盒茶叶,从李铁刚的办公室出来去了组织部找梁可意,刚刚丁长生没说的是,梁可意让他去找她,然后和他一起回去,这样丁长生就不用再打车了。

    梁可意的办公室门开着,正在一本正经的打着电脑,好像是在写什么材料,丁长生在门口敲了敲门,梁可意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进来吧,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有礼貌了?”

    “我一直都是很有礼貌的,这几年在国外学的更像是一个绅士了”。丁长生说道。

    “你就吹吧,饿了吧,来,吃点东西”。梁可意从抽屉里拿出来几块点心说道。

    “咦,你爸不是请我吃饭吗,怎么,现在这算是餐前甜点?”丁长生问道。

    “别装了,我这是为你好,你现在先吃点东西,待会我保证你吃不饱,我爸的饭量现在很小,也就是吃那么点东西,你要是陪着他吃饭,你能吃饱了?到时候吃的不上不下的,多难受,你先垫吧一点,到时候吃不饱也没事”。梁可意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看了看梁可意说道:“你可真是体贴啊,我要是没结婚,肯定追你”。

    梁可意闻言,打字的手停顿了一下,也没看丁长生,说道:“结了婚也可以离婚啊,这有什么难的,你要是想离婚,她还能拦得住你?”

    丁长生知道她是在开玩笑,说道:“我要是离了婚追你,你敢要我?对于这种始乱终弃的男人,你们女人不是最反感的嘛?”

    “那是没有驾驭能力的女人才反感,有驾驭能力,还会反感?巴不得找个这么有挑战性的呢”。梁可意说完,看向丁长生。

    丁长生不敢再看她,也不敢再说话,几块点心轻松就吃完了,果然,感觉肚子里有东西了,就不是那么饿了。

    到了下班时间,丁长生和梁可意一起下了楼,走向停车场,大楼里的人都对这两人指指点点,丁长生是谁他们不知道,但是梁可意是谁他们可是再清楚不过了,部里有好几个男人都想追求梁可意,但是都没那个胆子,被拒绝倒是在其次,最重要的是肯定被人说成是攀龙附凤,这个精神压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我爸找你干什么?谈什么事?”上了车,梁可意问道。

    “还能有啥事,我在湖州又闯祸了呗,估计这次是回来挨训的,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李书记的办公室里,他让我一定要好好向你爸承认错误,你说这事我能咋办,待会别说吃饭了,就是有水喝就不错了,对了,谢谢你的点心,现在一点都不饿了”。丁长生说道。

    “不是吧,你又惹了啥祸了,我没听说有啥事啊?”梁可意说道。

    “我这才去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掀翻了一个市纪委副书记,一个检察长,这俩个人估计都难出来了,不过这能怪我吗?是他们先找我的麻烦,我这纯粹属于自卫……“

    “哎哎,打住,这话可千万不能说,你要说你就是为了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那是你的职责,什么自卫啊,胡闹好嘛?”丁长生话没有说完就被梁可意给打断了。

    “好好,就是这个意思,估计就是和我谈这事吧,你了解你爸,你爸都喜欢听啥好话,跟我说说,到时候我也好多拍几句马屁,说不定我这事就过去了”。丁长生笑问道。

    “哎呀,我看你呢,还是实话实说吧,我爸这辈子听过的马屁比你拍过的都多,再说了,你能拍出什么高水平的马屁来,别冒险了,还是老老实实的说实话吧”。梁可意说道。

    梁可意和丁长生到了省委家属院家里时,梁文祥还没回来,不过保姆倒是都做好了饭,就剩下几个热菜没炒了。

    “我说,你爸吃饭也不少啊,这么一桌子,这是为了招待我吗?”丁长生笑笑问道。

    梁可意也皱眉,问保姆:“陈姐,怎么做这么多,能吃的了吗?”

    “首长的秘书说有客人,所以要多做几个菜”。保姆说道。

    丁长生指了指自己,问梁可意道:“那个客人不会是说的我吧?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瞧你得意的,还不一定呢,你坐会吧,我去换件衣服”。说完,梁可意上楼去了。

    丁长生等在楼下,到处看了看客厅的摆设,这个时候听到了外面汽车的声音,于是走向了门口,打开了门,却看到在副驾驶上下来一个人,急忙打开了后门,如果不认识他,丁长生还以为他是梁文祥的秘书呢,这开车门干秘书活的居然是湖州市长薛桂昌。

    丁长生站在门廊口,等到梁文祥上第一级台阶,恭恭敬敬的低头问候:“梁书记,您好”。

    “哎呦,你早来了,进去坐吧,小薛,这是丁长生,你认识他吧”。梁文祥问道。

    “何止认识,如雷贯耳,丁局长在湖州可是大开杀戒啊”。薛桂昌看着丁长生,笑笑说道。

    “薛市长这是骂我呢,还是夸我呢”。丁长生也笑笑。

    梁文祥在前,丁长生和薛桂昌在后,薛桂昌伸出一只胳膊揽住丁长生的肩膀,两人几乎是一起进了门。

    “当然是夸你了,你是不知道,你这一闹,把湖州官场搅浑了”。薛桂昌说道。

    梁文祥闻言回头看了一眼薛桂昌,淡淡的说了句:“这话不对,什么叫做闹,长生那是在履行党和人民赋予他的职责”。

    “对对对,我说错了”。薛桂昌急忙找补道。

    所以,装逼也是分场合和级别的,有上下级的情况下,最好说话做事都老实点,这个时候装逼的专利是属于领导的。

    虽然明知道梁文祥说的是空话套话,可是人家是领导,掌握着话语权,说出来就是权威,不然的话,你还能怎么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装逼绝对是个技术活,一般人掌握不了技能愣是强装,到头来就只能是被笑话的那一个,一个不小心,可能把自己的前途都装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