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355:我们是冒了风险的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周红旗开车并没有走多远,她停在路边点了支烟,越想今天这事越觉得不对劲,正在这个时候,丁长生的电话打了进来。

    “喂,什么事?”周红旗没好气的说道。

    “我记得前段时间我和你一起见过一个人,那人说他是凑巧看到你在咖啡厅里,然后就留下来和你说了说话,有这回事吧,我记得那人叫许家铭?”丁长生问道。

    “没错,怎么了?”

    “刚刚这两人招了,是许家铭派人跟踪监视你的,不是监视我,是监视你在湖州的一举一动,我觉得这事有必要告诉你一声,怎么处理,那是你的事”。丁长生说道。

    “我知道了”。说完,周红旗就挂了电话。

    兰晓珊看看丁长生,笑道:“有你的,这叫借刀杀人吗?”

    “许家铭是安靖的狗腿子,安靖和周红旗的关系非常紧张,所以,跟踪监视她也是正常,我搬不动他,自然会有人搬动他,南雅平的案子查的怎么样了?”丁长生问道。

    “还没进展,我们分别看了上千个小时的监控录像,但是有些录像资料被关胜和下令删除了,一些关键的东西根本找不到了”。兰晓珊说道。

    “查,还得继续查,你们这边查案子,我这边从其他的角度查一查,还有,南雅宁是城建集团的财务人员,肯定知道一些城建集团的事情,所以,对南雅宁的保护不能放松,还要查一查许家铭的行动轨迹,我觉得这事和他脱不了干系”。丁长生说道。

    “我查,这没问题,但是我可能帮不了你多久了”。兰晓珊说道。

    丁长生皱眉问道:“什么意思?”

    “组织部找我谈话了,要把我调到纪委去,纪委副书记,你说我是该去,还是不去,就算是我不想去,我也做不了主,邸坤成一直都想把公安局掌握在他自己手里,就算是没有你闹这一出,我也是要出局的,关胜和就是来接替我的,只不过被你半路给搅和了,邸坤成没这么容易放弃”。兰晓珊说道。

    “看来他们是想极力捂住湖州的盖子,可见盖子下面是啥,他们自己心里明白,现在是能捂住一会是一会了,你要是离开了公安局,那我可就真的是孤军奋战了,公检法,现在公安局的权力最大,所以,看来苦日子要开始了”。丁长生说道。

    “所以,我想告诉你就是,如果实在不行,你还是离开湖州吧,在这里没这么好过”。兰晓珊说道。

    丁长生没说话,忽然问道:“在你离开市局之前,我希望你能帮我个忙”。丁长生说道。

    “什么忙,你说”。兰晓珊问道。

    “杨璐跟着你干的时间不短了,我希望你能把她提到一个合适的位置上,最好是能掌握着公安局内部消息的位置,你走了,她或许还能帮我一把,再说了,你不在这个时候埋几颗钉子,你还等到什么时候?”丁长生说道。

    “这个没问题,问题是我这个时候提了她,别人来了一样会换人,你就能保证她能帮上你?”兰晓珊问道。

    丁长生沉吟道:“听天由命吧,做点什么,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的多”。

    “好吧,我试试,我还不确定什么时候走,但是我估计他们不会给我很长的时间,我去纪委是去顶金立军的位置,我在纪委倒是可以给你一些帮助”。兰晓珊说道。

    “我现在需要的不是纪委的帮助,而是公安局把那个案子给破了,那个案子关系到什么人,你很清楚,我也清楚,那才是关键,无论是经济问题也好,政治问题也好,但是杀人这种事是无论什么解释都瞒不过去的,也开脱不了的”。丁长生说道。

    “我知道,但是那个人也知道,所以,他们才会这么不遗余力的要把我换掉,关胜和本来都准备好接班了,而且局里那些人闻风而动,或明或暗的都去巴结关胜和了,没想到关胜和被你一竿子给打跑了,所以他们现在都在观望,观望看看到底结果会如何”。兰晓珊说道。

    丁长生明白,邸坤成不会束手就擒,所以,该有的挣扎是一定的,但是像这样明目张胆的搞小动作,丁长生还是没想到。

    丁长生哪里都没去,直接回了单位办公室,整个楼上,除了公诉科在加班,就是丁长生的办公室还亮着灯了。

    “李书记,我是丁长生,还没休息吧”。

    “没呢,你家里的事我听说了,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看来我们的工作还是有成效的”。

    “是,但是李书记,我想把她们娘俩送出去,至少先送出去一段时间再说,她们在国内,我不放心,我想要干什么也施展不开,生怕她们会有问题”。

    “这个我没意见,你可以去操作,这点事不用请示我,处理完告诉我一声就行了”。李铁刚说道。

    “谢谢书记,但是今晚又有个新情况,湖州市局局长兰晓珊是我的朋友,正在调查南雅宁举报的那个案子,也就是她妹妹是怎么死的,但是组织部找兰晓珊谈话了,说要调走她,去纪委,担任副书记,有这回事吧,省纪委知道吗?”丁长生问道。

    “我还没接到这样的报告,这件事对案子影响很大吗?”李铁刚皱眉问道。

    “不是很大,是全局的关键,如果能查到南雅平是怎么死的,这就是一击必中,既然南雅平死了,是谁杀了她,一旦查实,这不是致命一击吗?”丁长生问道。

    “有把握吗?”李铁刚问道。

    “把握的事我不敢说,但是我敢说,兰晓珊在市局里坐镇,这个案子还有查出来的可能,要是兰晓珊走了,那这个案子肯定就挂起来了”。丁长生说道。

    “我明白了,你让我想想吧,对了,检察长这件事基本没有问题了,梁文祥书记也同意了,剩下的就是走程序了,长生,无论是你,还是我,都在这件事上冒了很大风险的,拜托了”。李铁刚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