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367:没良心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找我算账,他有毛病啊,我和他有什么关系?”丁长生说道。

    “有什么关系,周红旗和我在电话里说了,她回去是谈离婚的,哪知道这老头以为是安靖要离婚,所以给安靖打了个电话,哪知道安靖把你告了一状,说你在破坏他们的感情,你说那老头能饶了你?”肖寒问道。

    “这简直就是在胡扯,这和我有个屁的关系,我又没有鼓动他们离婚,找我?找得着吗?”丁长生说道。

    “反正吧,周红旗的意思是让我给你打个招呼,她现在正在极力的说服她老爹不要来,但是好像不怎么管用,我就是想告诉你,安靖这个人很阴,什么事都干的出来,你还是小心点,不要上了别人的套”。肖寒说道。

    “这我知道,不用你教我,陈焕强的事,我谢谢你,但是仅有这些消息还不够,我还想知道的更多,你既然不想和他在一起了,你还顾忌什么,出卖他又有什么关系,他既然敢对我的家人下手,我就会让让他生不如死,我知道他的关系网很大,即便是被抓了,也会有人捞他出去,这个你放心,我不会让他被抓的,一旦我掌握了确凿的证据,我会亲自送他回老家”。丁长生语气冷漠,让肖寒感觉到了阵阵寒意。

    “这很难,他的警惕性很高,如果我乱打听的话,会很快被发现……”

    “你不用乱打听,你只要是观察好他的那些材料都藏到哪里,你告诉我,我派人去取,或者是他下面主要执行的人是谁,我也可以派人去找这个人,从那里获得更多的证据,这些都不需要你亲自冒险,再说了,我也舍不得让你亲自冒险,你说呢”。丁长生说着,一只手伸向了肖寒的大腿,肖寒明显的一哆嗦,但是却没有躲开。

    “你要干嘛?”肖寒声音有些颤,问道。

    “为了感谢你今天来给我说这些,对你的回报,怎么,不愿意,还是早就是渴望已久了?”丁长生歪着头,手从她的腿上抽回来,她感到一阵失望,但是没想到丁长生身体歪向她,手伸的更长了,却是在为她调整座椅,就在她疑惑的时候,副驾驶的椅子向后倒去,直到她的身体几乎要躺平了。

    安全带早已打开,肖寒就这么仰视着丁长生,对于这个男人,她是梦寐以求想得到的,但是一直都是好事多磨,现在看起来有希望了,她的内心里除了激动,还有一些忐忑。

    丁长生的手像是一只章鱼,她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有几只触手,也不知道哪只手在干什么,但是总感觉自己的全身都是他的手,轿车里空间很小,所以根本施展不开,此时,夜幕已经降临了,丁长生起身下了车。

    肖寒以为今天又结束了呢,所以躺在那里看着车顶,心里在暗暗骂着丁长生没胆子,可是没想到丁长生却绕到了副驾驶一边,拉开了车门,将肖寒拽了出去。

    “你干嘛……”丁长生拽的地方有些不对,是肖寒的头发,所以肖寒一边吃痛,一边护住自己的头发,想要挣脱开,可是一直踉踉跄跄的被丁长生拽到了车头的位置,一下子把她按在了车头上,一阵裂帛的声音过后,骆马湖的大堤上剩下的都是男人和女人粗重的喘气声。

    十几分钟后,当肖寒感觉到自己的腿越来越沉,快要撑不住的时候,丁长生也终于爆发了,这一刻,肖寒浑身战栗,好像是打摆子一样。

    丁长生撤离了她的身体,肖寒趴在发动机的引擎盖上,也慢慢滑落,完全不顾及地上是干净还是不干净,先是膝盖着地,然后慢慢转过身坐在那里,后背倚着汽车,看着丁长生,一动不动。

    本以为这样就完了,但是却没想到丁长生等她坐好了,走到她的面前,挺着那根刚刚让她神魂颠倒的棍子,命令她给自己清理干净,至于用什么清理,肖寒没得选择。

    完事后,丁长生也坐在她的身边。

    “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这个调调?”肖寒接过丁长生递过来的一张纸巾,擦了擦嘴,问道。

    “从我还在海阳时,那时候我记得第一次见你是在一家茶楼还是什么地方,我跟着仲华来省城看他叔叔,因为处理交通违章的事找的你,你还记得吧,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在想,这个女人真不赖,要是能干她一次就好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直到现在才实现我的愿望”。丁长生点了两支烟,一起点着,给了肖寒一根。

    “我能说你就是个胆小鬼吗?”

    “是啊,我有时候是胆子挺大,但是有时候胆子又很小,怕被你赖上了”。丁长生说道。

    “就是因为你胆小,所以周红旗才会被迫走上了这条路,就是因为你胆小,我才被逼无奈跟着陈焕强那个老东西这么几年,我是经历过失败婚姻的人,你以为我会赖着你结婚吗,我有那么傻吗,结了婚,就等于是一条绳子套在了我的脖子上,到头来只会越勒越紧,不知道哪天就被勒死了”。肖寒说道。

    听闻肖寒说完了这些话,丁长生沉默不语,肖寒以为自己哪里说错了,过了一会,才悠悠的说道:“你放心,为了你,我还是会去和陈焕强周旋,不会因为今晚和你发生了关系就赖着不走,我不是这样的人”。

    “算了吧,我不忍心,你不要再去和他有什么牵扯了,当然了,让他知道你和我有什么牵扯他会怀疑你……”

    “不会的,他一直都想让我来勾你,目的就是想和你挂上关系,他要帮助那些外逃的人捋顺国内外的关系,你的磐石投资是一个很好的渠道,所以他一直都想和你合作,让你为他开辟一条通道”。肖寒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将烟蒂扔到了湖里。

    “还有这么一回事,那就好办了,肖寒,你对我是真心的吗?”丁长生问道。

    肖寒瞪着眼看着他,说道:“你问我这话就是没良心,我要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