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383:交心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我再说一遍还是那句话,我就不信没人告诉过你,这些年你一点不知道吗?”丁长生也火了,质问道。

    “放屁,怎么会有这种事,你这是胡扯淡”。周虎卿怒道。

    丁长生喘着气愣了一下,说道:“我说了不算,那你把周红旗叫进来问问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有,京城的圈子里,他们谁不知道这事,你不知道,那是没人敢告诉你,这件事在京城他们的圈子里早已成了笑柄了,谁不知道周家的女儿嫁了个兔子……”

    丁长生话未说完,周虎卿忽然站了起来,照着丁长生的脸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打的还挺响。

    丁长生被打蒙了,也意识到自己这么说是不是有些过分,但是自己不这么说,周虎卿能信吗,周红旗就可能真的没有机会说明这件事了,如果最后还是离婚了,那周红旗有可能被周虎卿扫地出门,到时候伤害的是他们父女俩。

    “你打我没关系,我说的都是事实,你早晚会给我道歉的,还有,接着说刚刚的事,安靖那个混蛋说要请我吃饭,是周红旗邀请我去的,没想到去那里吃饭的还有一个男人,美国人,长的很清秀,娘们唧唧的,被周红旗打了,事情就是这样,你好好想想安靖到底是不是个好东西”。说完,丁长生转身就走,周红旗就在门外和石豆豆玩,但是屋里的争论她都听到了,怎么可能听不到,吵的那么厉害。

    丁长生出来后,看到周红旗愣了一下,脸上的巴掌印还在呢,周红旗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去里面看看他吧,别出什么意外”。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话音未落,负责在外面守卫的人先进去了,但是随即就听到里面大喊一声:“都给老子滚出去,滚……”

    丁长生抱起石豆豆进了电梯,警卫从里面跑了出来,周红旗倚在走廊的墙上,任由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奔流而下,自己心里的苦谁知道,这么多年,自己的青春就浪费在这样无味的等待中。

    十几分钟后,周红旗觉得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了,这才走了进去,看到周虎卿一个人站在窗户前,抽着烟,但是从背影看去,整个人都显得很颓废。

    “丁长生说的都是真的?”周虎卿问道。

    周红旗没吱声,没吱声就是代表默认了,所以,当周虎卿没有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时,他的内心差点就要崩溃了。

    “丫头,你怎么不早和我说呢,我也是想为你好,找个身世显赫的人家,这样你的世世代代都可以高人一等,老子是从农村一步一个脚印干上来的,自卫反击战时,我也是带头打过冲锋的,我不想你这辈子再受我那样的苦,所以才把你嫁给了安靖,但是我决然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我真的是没想到……”周虎卿此时心里的痛苦无人能够理解,不是几句话就能宽慰的。

    丁长生抱着石豆豆走在街上,去吃了石豆豆最喜欢的小笼包,然后去了游乐场,没办法,自己脸上的手指印没消除自己就得在外面陪着石豆豆玩,或者是到了晚上再回去。

    周红旗坐过去,倚在周虎卿的身边,手扶在周虎卿的背上,轻轻的拍了一下,说道:“爸,这几年是我这辈子过的最压抑的日子,有时候我在想,我干脆死了算了,可是我死了,你怎么办呢,你会不会难受?人就是这样,在想死的时候总是为自己找各种理由,怕别人难受也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吧,但我不是,我是真的担心你难受,我的这场婚姻是你为我安排的,我反抗过,无效,我去国外执行过任务,不怕死,所以……”

    “别说了,爸知道,是爸爸对不起你,这一次爸爸听你的,你想离婚,那就离婚,安家那边我去找安如山说”。周虎卿满眼的眼泪,只是强忍着没有掉下来。

    周红旗把自己的脸贴在周虎卿的后背上,说道:“丁长生是心疼我,我不知道他对我是不是有感情,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他,可是为了这个家,我忍着,最难受的是我结婚的时候,那天他也在,我看的出来他很难受,我更难受,但是造化弄人,我有什么办法呢,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孩子都这么大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错过了一时,就是错过了一世,没办法”。

    “孩子,别说了,爸心里难受,爸爸对不起你,对不起”。周虎卿转过身来,将周红旗抱进了怀里,此时周红旗再也难以忍受内心的压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门外的警卫还以为怎么了呢,推门进来了,但是被周虎卿一个眼神瞪了出去。

    周红旗就这么歇斯底里的哭了半个小时,哭花了妆容,哭湿了周虎卿胸前的衣服,可谓是鼻涕一把泪一把,这样的周红旗,周虎卿从来没有见过,即便是在军队里进行艰苦训练时,她也没有哭过,可是这一次,周虎卿使劲想了想,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周红旗哭成这样过。

    要不是受了莫大的委屈,她会哭成这样吗?周虎卿内心的歉疚再也没有停止过,恐怕这辈子都无法释怀了吧。

    终于,到了傍晚,天色渐晚,石豆豆也玩累了,在丁长生的怀里睡着了,丁长生抱着她回了家,脸上的那五个手指印也消的差不多了,就算是在灯下也不至于被看出来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都急死了,打你电话也不接”。

    “可能是没电了吧,我得赶紧充电”。丁长生把孩子给了石梅贞,然后去给手机充电去了。

    伺候孩子睡好了,石梅贞出来餐厅里陪着丁长生吃饭。

    “爸呢?”

    “出去和人下棋去了吧,反正没出这院子,这里都是他以前的老同事,好着呢”。石梅贞说道。

    “好什么呀,你没发现吗,爸对那个保姆是有好感的,你倒好,给辞了,怎么能这样呢,你就不顾忌一下老同志的感受吗?”丁长生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