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387:何晴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柯子华闻言,心里一阵冰凉,不是成功找的他,是他找的成功,无论怎么说,自己进去也是和成功有关系的,所以,借着去澳门的机会,去了香港一趟,找到了成功。

    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要想翻身,必须有资本,现在各地管的很严,如果不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有钱人,很难再翻身,靠着自己的努力或者是其他手段短时间内不可能成为咸鱼翻身。

    在他的软磨硬泡下,成功终于无奈的把自己在白山,湖州以及中南省的一些产业交给他打理,再此之前成功把希望寄托在了一个叫万有才的身上,但是万有才对这样的脏活不是很感兴趣,但柯子华不一样,他曾是自己人,而且这人为达目的不折手段,让成功心里既怕又喜欢。

    “你先不要急着拒绝我,我就在湖州呆着,你要是哪天需要用到我了,你再找我”。柯子华说道。

    “你是白山人,你在白山也干了那么多年,再说了,成千鹤虽然倒了,但是成家在白山还是有些人脉关系的吧,你干嘛不去白山发展,成功给那些人打个招呼,他们不会不管你吧,不管你的话,成千鹤也会把他们揪出来,你到湖州来发展,我觉得没有在白山方便”。丁长生说道。

    柯子华摇摇头,说道:“你不了解情况,现在白山是司南下的天下,他对和成千鹤有关系的人,恨不得一棍子打死,我是什么人,他们心里很清楚,所以就算是成功和那些人打了招呼,他们也不会真心帮我,他们帮我,就是给司南下把柄,司南下还不得搞死他们?”

    柯子华说的有些道理,但是丁长生却不想这个时候再多生事,一旦被邸坤成他们抓到了自己的把柄,那自己在湖州就更难进一步了。

    “成功给了我一笔钱,我是来湖州投资的,不是真的要靠你发家致富,所以,你不用刻意的帮我,只要你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不让我吃亏就行了,我知道,现在的湖州,对外地的开发商或者是本地的开发商都不是好事,因为有人把这里当成提款机了,但是我柯子华不怕,所以,长生,你真的能用到我,好了,我也不多说了,这是我的名片,有需要的时候,找我,我现在要去和一个市政府的领导吃顿午饭,我的投资很快就会落地,你不保护我,我得自己去找保护伞”。柯子华笑笑说道。

    柯子华走后,丁长生看都没看所谓的名片,手指一弹,将其准确的弹到了门后的垃圾桶里。

    安蕾这个时候进来了,丁长生说道:“走的这个人,和我以前是认识的,但是因为一些事,最后翻脸,现在又来找我,来湖州做生意了,你找个机灵点的人,跟着他,看看他都见了什么人,跟什么人混在一起,摸清他的底细”。

    “嗯,我知道,刚刚市府办打来电话,问你在不在,我说你在开会,你要不要给他们回个电话,听那口气好像是薛桂昌找你”。安蕾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我知道了,我回个电话吧,你去忙吧,我刚刚交代的事一定要保密”。

    “我知道,我先出去了”。安蕾说道。

    “等下,过来”。丁长生朝着安蕾招了招手,说道。

    安蕾走了过去,但是离丁长生还有一米多远,丁长生继续说道:“过来呀”。

    安蕾看了看开着的门,扭捏道:“干嘛,大白天的”。

    丁长生不为所动,等到安蕾走到了她的跟前,她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她不得不低头,“张嘴……”

    安蕾更加慌了,丁长生的无法无天她是知道的,这里是他的办公室,虽然基本没什么人来的,但是要真的来人被撞见就不好了。

    她不想配合,可是耐不住丁长生的逼迫,等她张开了嘴,丁长生抽出来一张纸巾,擦拭了一下她的牙,说道:“以后吃完韭菜包子,一定要记得看看有没有沾到牙上,要不是我看见,你打算带一天啊?”

    安蕾那个囧啊,自己还以为他会对自己怎么样呢,没想到是自己的牙上沾了一片韭菜叶子,这也太丢人了吧,可这就是事实。

    安蕾走后,丁长生拿起电话给市府办打了回去,果然是薛桂昌找自己,于是丁长生又给薛桂昌打了过去。

    “薛市长,我是丁长生,有什么吩咐?”

    “老弟,我能有什么吩咐啊,是这样,我今天中午有个饭局,找不到合适的人作陪,要不然你就勉为其难,帮我挡挡酒,我知道你是好酒量,咱们也没正儿八经在一起吃过饭,也算是你到湖州来,我为你接风吧”。薛桂昌说道。

    “薛市长,你这个理由太牵强了,我都来了湖州多久了,你才想起为我接风来,好吧,在什么地方,我一定到,对了,和哪些人吃饭啊,要不要我做点什么准备?”丁长生问道。

    “不用准备,就是简单吃个饭而已,准备啥”。薛桂昌说道。

    “好,你待会让秘书把地址发给我吧,你几点到,给我发过来,我一准到”。丁长生说道。

    “那好,到时候见”。薛桂昌说完就挂了电话。

    丁长生的车刚刚在大富豪酒店门前停下,就看到一辆奔驰也停在了一边,丁长生拉开车门想要下车时,旁边的车门也打开了,先是伸出来一条细长白皙的美腿,脚上套的是一双粉色的高跟鞋,丁长生一愣,这时候看到人也出来了,司机等她走了几步,这才关上了门,丁长生也下了车。

    女人手里拿着一个坤包扭捏的走着,回头看了一眼丁长生,丁长生笑笑,其实丁长生早就看出来是谁了,只是没吱声。

    “吓我一跳,你在后面躲着干嘛?”何晴嗔怪道。

    “有人说,会欣赏女人的男人不是看前面,而是看后面,我在欣赏何总的后面,果然是另外一番风情啊”。丁长生说道。

    “你少来,来湖州这么久了,一次都不去我那里,你想干啥,真想和我断绝关系了,还是想做个清官啊,你去我那里也不妨碍你做清官大老爷吧?”何晴继续嗔怪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