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395:犟嘴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这可能是张和尘遇到的最让自己感到羞怯的事了,但是最后的结局是她还是没能抵抗住身体的本能,当一切结束后,丁长生放她下来,说道:“你看,这不是很好解决嘛,放松心态,一切就都好了”。

    “滚,你这个变态,原以为过了这几年你能变成一个好人呢,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坏,而且还更坏了”。张和尘嗔怪道。

    丁长生大笑着出去,留下张和尘一个人坐在马桶上收拾残局。

    “来,喝杯红酒压压惊,以后要是想上厕所了,就告诉我,我帮你”。丁长生坏笑着说道。

    “滚吧你,下不为例,你再这么为难我,我就不理你了”。张和尘说道。

    “好好,下不为例,对了,说点正事,你跟着唐玲玲干的怎么样?”丁长生问道。

    “什么怎么样?”张和尘喝了一口红酒,说道。

    “就是你们相处的怎么样?”

    “还行吧,就是工作关系,我干好我的事,她当她的领导,就这么简单呗”。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这样不行,你得帮帮我”。

    “我帮你?干啥,帮你泡她?你想的美,我可不是拉皮条的”。张和尘说道。

    丁长生说道:“什么泡她,我告诉你,其实我和她的关系,和你一样,而且几年前我走之前就发生了,但是我这次回来发现唐玲玲变了不少,我想知道她和邸坤成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你帮我留意一下”。

    “啊,原来你们早就勾搭上了,你是要我帮你留意她有没有给你戴绿帽子吗?”张和尘说道。

    丁长生摆摆手,说道:“对这些事我一向都是不在乎的,我又不能娶人家,凭什么要人家为我守身如玉,对吧,你要是有了相好的,告诉我,我保证离的远远的,只是我这次回来,发现唐玲玲说话做事都很保守,处处为邸坤成说话,我实在是想不通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传言说唐玲玲之所以当上这个市委副书记,也是走的邸坤成的老领导安如山的路子,对于这个传言我查了,的确是安如山打了招呼,所以唐玲玲才当上了这个市委副书记”。

    “你的意思是,唐玲玲现在和你不是一条心了?那你没有在床上的时候问问她?”张和尘有些醋意的说道。

    “没问过,这种事问了也是白问,所以,我想着让你帮我,至少你们女人之间好接触一些,还有就是你我的关系要保密,至少在外人面前,我们要做的像是陌生人一样,你我的关系没多少人知道,又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说呢?”

    “好吧,那我能有什么好处?”张和尘伸手向丁长生问道。

    丁长生歪过身体来,说道:“你能得到的好处就是我……”

    张和尘自从离婚之后,就没有再找过男人,所以确切来说,她除了她老公之外,也就是丁长生这一个男人了,而她的身体记忆着丁长生给她带来的种种常人难以给予的感受。

    两人来不及去楼上的房间,就在客厅里,在沙发上茶几上,进行着殊死搏斗,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战斗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搏杀,颇具观赏价值,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看男人和女人搏杀的片子了。

    对于张和尘来说,当丁长生刺入的那一刻起,她仿佛是回到了几年前和丁长生那次半推半就的经历,一切都没有变,只是现在感觉到充实感更加的强烈了,到现在为止,她记不起多长时间没有东西进入过自己的身体了,所以,此时的丁长生形同开垦一块早已荒废的土地,杂草重生,间或还有一些灌木挡路。

    但是此时谁还能抵挡丁长生的铁犁呢,随着这铁犁的翻滚,肥沃的土地被翻过来,杂草被埋在了地下,每当铁犁犁过,张和尘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土地有一种新生的感觉。

    当一切都停止时,时间也好像停止了,就是为了让男人和女人把这一刻的快感留下,经久不衰,窗外的月亮照着大地,夜晚已经有些凉了,但是两人这一番折腾,却把沙发上浸湿了一片。

    “丁长生,我这辈子算是完了”。张和尘喃喃自语道。

    “为什么?”

    “我感觉我早晚都会死在你手里,你知道吗,每当经历过刚刚的事情之后,我都会有一种想法”。

    “什么想法?”

    “只要是你给我一次,你让我去死都可以,这世上能有几件事可以用死去换的?”张和尘感慨起来,眼泪顺着眼角流下,一直流到了耳朵里。

    丁长生将张和尘放平在了地毯上,虽然有些硬,但是张和尘能够平躺下,丁长生可以完全的用自己的身体覆盖住她。

    “你想要我现在还可以给你”。丁长生笑笑,说道。

    张和尘闭上眼,不知道是默许了,还是累的不想说话了,丁长生把她抱起来送到了洗手间里,洗手间的浴缸里渐渐放满了水,丁长生在后,张和尘在前,坐在她的前面,两人就这么享受着冲浪的愉悦。

    回到了大床上,张和尘精神稍微缓和了一些,问丁长生道:“既然你和她是那种关系了,利用美男计还不能让她对你死心塌地吗?还要我去帮你做间谍?”

    “这世界上对人诱.惑最大的欲.望就是权欲和肉欲,但是肉欲远远赶不上权欲,因为有了权,你还能什么肉没有呢?”

    “想不到你变得这么有文化了,好吧,那我就试试,但是她好像很小心,就连市委办为她准备的房子都不住,一直都住在她自己的房子里,很奇怪吧?”

    “奇怪啥,还不是为了和我偷,在市委家属院里不方便,人来人往,谁家出了什么事,有什么人进出,谁还不知道,哪有在外面方便?”丁长生说道。

    “就只是和你偷吗?不会和别人偷吗?”张和尘笑道。

    丁长生看了她一眼,说道:“我看你就是欠收拾,今天要不把你收拾服帖了,我看你还是要炸刺,还敢和我犟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