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19:国土局副局长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啊?那怎么办,他不见我,我也不能去找他吧,再说了,我单位还有一大摊子事呢,今年的扶贫工作还没做完,还有很多事要忙呢,我长期待在市里也不是个办法”。赵君平说道。

    这句话提醒了邸坤成,他现在对付丁长生是没有什么好的招数,虽然李铁刚离开了中南省,可是梁文祥也不可小觑,梁可意先后来了湖州两次,给丁长生站台的意思很明显,所以,没有丁长生确切的证据,很难把他拿掉。

    眼前的赵君平可以是一枚棋子,就算是一个小卒子吧,也比无人可用好。

    “镇上你不用回去了,说吧,市里你想去哪个部门,我把你调上来,这样你就有充足的时间了,妇联怎么样,没什么事,都是一些小事,也不忙”。邸坤成问道。

    “啊……”赵君平一愣,没想到自己日夜想调到市里来的心愿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达成了。

    “啊什么啊,都什么时候了,赵君平,我现在被你和何照明害惨了,所以,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你一定要让丁长生交出来那份视频资料,否则的话,你还是滚回去,换句话说,你要是肯牺牲一些自己,把丁长生给黏住了,你想去市里什么部门,当什么领导,只要是我能说了算的,随你挑,你也可以把你的家按到城里来了,对了,还有你丈夫,一并安排工作,想去哪,也是随你挑,我就一个要求,一定要让丁长生听你的话”。邸坤成说道。

    赵君平一方面为自己能调到市里来感到高兴,但是另外一方面,又因为邸坤成给自己布置的任务自己根本没有底气去完成而苦恼,所以,她现在是一个矛盾体,还有秦元飞,她的老公,不知道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医院的玻璃门后面,丁长生和兰晓珊站在走廊里,看着屋里正在撕着报纸玩的南雅宁,兰晓珊说道:“你看她现在这个样子,我还有必要派四个人黑白班的倒吗?这段时间也没人来看过她,我觉得她这样很难治好了,医生也说可能是造成了神经元的损伤,没办法治好了”。

    “这样吧,我知道你那里也是警力紧张,但是还是要派人在这里看着,我怕不看着的话,不但是防范外人伤害她,还有就是怕她跑出去了,在这里有人看着我也放心”。丁长生说道。

    “那好吧,我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兰晓珊看了一眼丁长生,用胳膊肘捣了他一下。

    丁长生看了她一眼,她冲着丁先生使了使眼色,两个人到了走廊的尽头,丁长生问道:“什么事?”

    “最近没听你提过那位副书记了,怎么,闹掰了?”兰晓珊笑吟吟的问道。

    “谁啊?”丁长生明知故问道。

    “别和我装傻好吧,我问你,唐玲玲最近有没有找过你?”兰晓珊问道。

    “找过我一次,但是见了面也是不欢而散,在她办公室里,她现在变得很强势了,看来权力的确是个好东西,能让人的腰杆子硬起来”。丁长生说道。

    “嗯,是啊,还有件事,组织部门找我谈话了,章国阳和省委组织部的一个干部处长,我要离开湖州市局了”。兰晓珊说道。

    “离开市局,去哪?”

    “他们原来的意思是要我去省厅,但是我没答应,我选择留在湖州,最后是挂了个闲职,政法委副书记,彻底把我给挂起来了,所以,我以后可能帮你就很困难了,我叫你来这里也是为了这件事,一旦我离开了市局,这里的人肯定会被撤走,所以,你要有思想准备,新来的局长肯定不会把四个人扔在这里看一个女人的”。兰晓珊说道。

    “他们还真是做的出来啊,新来的局长是谁?”丁长生问道。

    “不知道,不过我听局里传,是北京下来的,不是来这里镀金,就是来这里帮着邸坤成收拾烂摊子的,所以,以后你的日子好过不到哪里去,你要是有想法,还是尽快离开湖州为好”。兰晓珊说道。

    丁长生看看窗外的湖州城,说道:“可能吗?现在是谁先跑,谁就死的最惨,这和草原上猛兽的对峙是一样的,你跑,就意味着你把尾巴露给了别人看了,别人还不是紧紧咬住你的尾巴,直到把你咬死?”

    “我猜你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趁着新局长没来之前,你得做好该做的准备,还需要我做什么,你说就是”。兰晓珊说道。

    “我现在就是缺在强力部门的人,尤其是公安局,所以现在很难办,现在刘振东在省厅根本帮不上我,我现在基本是无人可用”。丁长生叹口气说道。

    “是啊,你是该想想怎么办了”。兰晓珊说道。

    “无论怎么说,我都得谢谢你”。丁长生看向兰晓珊,说道。

    “什么?”

    “谢谢你这么多天派人在这里把守,要不然,南雅宁早死了几次了,另外,你说医生都查不出来什么毛病,是不是她根本就不傻,就是装的呢?”丁长生问道。

    “可能装这么久吗?要是这么能装,还不真的成了傻子了?”兰晓珊说道。

    兰晓珊的话也在理,所以丁长生现在一直在想南雅宁告诉他的那句话,那些证据都在她妹妹的邻居那里,可是找遍了她妹妹的邻居,都说没有收她们任何东西。

    丁长生脑子灵光一闪,刚想起来点什么东西,没想到被一个电话给打断了,给他打电话的是桃县县长吴清海。

    “吴县长,找我有事?”接通了电话,丁长生问道。

    “可不是有事嘛,这事也邪了门了,何照明的秘书报告说何照明自己出去后没回来,两三天了没找到人,现在才汇报,我这不刚刚想向市委汇报呢,赵君平来找我了,办理调动手续呢”。吴清海说道。

    “调动手续,调哪去?”丁长生一愣问道。

    “市里,国土局副局长,文件是这么写的”。吴清海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