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37:李红枫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这几天一直都在单位老实呆着,处理了一下单位的事情,尤其是公诉科确实是很忙,积攒了不少的文件要他签字,但是他对有些东西还不是很熟练,还需要请教安蕾,一来二去的,时间就耽误了不少。

    正在和安蕾讨论案子的时候,桌子上的电话响了,是办公室打来的电话。

    “喂,什么事?”

    “丁检,有个叫李红枫的女同志打电话找您,我说您正在开会呢,您看怎么处理?”

    “李红枫?”丁长生一愣,有些想不起来是谁了,愣了一下。

    “对,她说她叫李红枫,还留下了电话号码,我告诉她如果您开完了会就向您汇报”。

    “那好,你说下号码,我记一下”。丁长生说着拿起了桌子上的铅笔,扯了一张a4纸,记下了李红枫的电话。

    “这人谁啊?”安蕾问丁长生道。

    “我倒是有些印象,但是肯定没上过床,上过床的我都记得”。丁长生笑笑说道。

    “你就流.氓吧,行了,我先去忙了,估计你这会也没心思讨论案子,还是先解决这个没上过床的吧”。安蕾说完,抱起一摞材料出去了。

    安蕾出去后,丁长生看着a4纸上李红枫的名字和电话号码,那个身材美好,而且为了她老公肯牺牲自己的女人浮现在他的眼前,虽然最后自己和她没有发生什么事,但是这个女人他还是很有印象的。

    李红枫是辗转知道丁长生来了湖州的,抱着最后一希望给丁长生打了个电话,但是却没打通,这才打了检察院的办公室电话,但是依然没有找到他,这让李红枫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慢慢熄灭了,毕竟这种事没人肯帮忙的。

    她坐在自己的店里,眼神缥缈的看着门外路上的人来人往,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个时候门口玻璃上的风铃响了起来,这代表有人进来买东西了,李红枫都懒得扭头去看了,只是说了一句,随便看。

    丁长生看了看这里的陈设,和几年前没什么区别,只是装修显得更加陈旧了些,而且白天也没开灯,外面的树荫让屋里显得有些昏暗。

    一般的顾客都会看看东西,好歹还会有些响声,至少也有脚步声,但是自从自己说完了话,这屋里居然没有一点响声,李红枫不由的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丁长生站在屋子中间看着屋里的陈设。

    李红枫开始时一眼没认出来是丁长生,多看了几眼才认出来了,急忙站了起来,离开柜台时,还带倒了旁边的一个椅子,弄得屋里咣当一声,现场显得有些混乱。

    “见到我,至于这么激动吗?”丁长生笑笑问道。

    “丁,丁先生,你怎么来了?”

    “你不是打电话找我吗,我来了你不高兴,还是根本不是你找的我,那我走了?”丁长生作势要走。

    “哎……”丁长生在她哎声出来后,就停下了,李红枫这才知道丁长生这是在逗她呢,一时间更加显得窘迫了,丁长生倒是很潇洒,走到她的面前,看了看她,说道:“岁月真是无情啊,在别人那里冷酷的像是一把刀,但是在你这里,却像是一阵风,好几年没见了,你基本上没啥变化,还是让沈木骄傲的那么漂亮,怎么样,他好吗?”

    丁长生问完了话,但是却没得到的回应,扭头一看,发现李红枫流泪了,丁长生一愣,说道:“怎么了这是,我是来看老朋友的,你这么哭哭啼啼的,那我该走了,我可不敢惹你哭”。

    李红枫摇摇头,走到了前面,里面改成了瑜伽室,也是她上课的地方,这里没有桌子椅子,倒是有不少的瑜伽垫。

    “不好意思,我这里……”

    “没关系,坐垫子上挺好”。丁长生身材还行,不胖,不然的话,坐在这种瑜伽垫子上简直是受罪。

    就这样,丁长生和李红枫盘着腿坐在瑜伽垫上,中间的木地板上放着一壶茶,两只杯子。

    “我记得这是过去这几年你第一次找我吧,说吧,你要是没事的话,肯定不会再找我,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还是沈木让你找我做那事?”丁长生说起来丝毫没有道德压力和羞耻感,说这话就像是喝凉水那么轻松。

    “他被抓了”。李红枫说道。

    这句话倒是让丁长生大吃一惊,看着李红枫的神情,他确定李红枫不是在说假话。

    “因为什么被抓?”

    “贪污受贿”。

    “被抓了多久了?”

    “七个月了,还没判,我这些日子到处都在找人找关系,你也知道,我能认识几个人,都帮不上忙,钱送了不少,但是作用没多大,你要是再晚来几天,这家店我就兑出去了,我已经没钱了,店也开不下去了,要想再继续找关系,找人,必须有钱,所以就得把这家店转让了,再继续捞他”。李红枫说道。

    “沈木还能干出这种事来,稀罕了,对了,谁办的这个案子?”

    “检察院反贪局,新湖区的,我也是去找检察官的时候,听那几个检察官说起了你,我才知道你又回来当官了,所以,我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找你,万一你肯帮忙,我就算是找到人了,要是不肯帮忙,我也不会损失什么,事实上,我也没什么可损失的了”。李红枫说道。

    “嗯,不错,还知道去找我,没全傻,这种事,你找谁都是白花钱,到法院还可能少判点,要是证据确凿的话,检察院也不敢把他的罪名给抹了,不过你找我算是找对了,还有,你把沈木这个案子,你给谁送过多少钱,地点,时间,姓名,都给我写到纸上,我要用”。丁长生说道。

    “你,你要干嘛?”李红枫惊讶的问道。

    “你不是让我过问一下沈木的案子嘛,这些东西都有用,对了,他们控告沈木贪污受贿多少?”丁长生问道。

    “他们说现在能落实的七万多,其他的还有没有我不知道,我已经七个月没见沈木了”。李红枫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