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39:一颗老鼠屎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在单位里,上级的检查是最有效的督促下级办事效率的方式,没有之一,现在谁都明白,做事就容易出事,不做事就不会出事,做大事出大事,做小事出小事,都是属棉车子的,拨一拨,转一转,不拨不转不动弹,这样的说法一点不夸张,老百姓到衙门里办点事有多难,去办过事的都知道。

    很多的衙门门口都挂着人民xx单位,其实那都是给人看的,你是人民吗?你是,但是你做不了里面坐着的人的主,他们也不愿意搭理你,他们最希望的不是为你服务,而是和你相安无事,你别来烦我,我也不去找你麻烦,城管除外。

    “这新湖区检察院建设的还不错,这几年刚刚建的吗?我记得我走的时候还没建设呢?”丁长生还没下车,问身边跟着的安蕾道。

    “去年建设的,刚刚建好没多长时间,检察长就进去了,凡是哪个单位搞工程的,调查一下,准有问题,但是各个单位的一把手还就是热衷搞工程,不然怎么办?”安蕾笑道。

    “也是”。

    “最前面这个准备给你开门的是姓齐,这里的检察长,人家都是检察长了,你还不是,给你开门,不错了,面子不小”。安蕾揶揄道。

    丁长生没吱声,这时门拉开了。

    “丁检,欢迎您来指导工作”。安蕾从另外一边开了门下车了,丁长生也下了车。

    看到这个齐检察长给自己开门的份上,丁长生伸出了手,和他握了一下,说道:“搞这么多人在这里干啥,还挂着这玩意”。

    丁长生指了指头上的条幅,脸色很不好,说完了这些话,一句话不再说,径直朝里面走去,那些等在门口等着检察长介绍自己的副检察长们一看气氛不对,纷纷让开了路。

    办公室主任一看这架势,赶紧指挥工作人员把上面的条幅摘下来,他们不知道这位丁检察长哪里不对劲,办公室主任还特意看了看条幅,没错啊,没写错名字和职位,这还怎么生气了呢。

    齐检察长在前面,先走半个身位,为丁长生引路,一直到了会议室里,这才稍微喘了口气,丁长生都能听到他喘气的声音了。

    “老齐,你这身体不行啊,要多锻炼,这才走了几步路?”丁长生脸色好了点,还和齐检察长开了个玩笑。

    “是是是,就是缺少锻炼,丁检说的对”。

    “都坐吧,我今天来也没别的事,就是来看看大家,大家随便坐”。丁长生看了看门口走进来的人,说道。

    这些人这才慢慢走了进来,然后按照自己该坐的位置坐好,当然了,也是等到丁长生坐下之后才坐下的。

    “丁检,您是第一次来我们院里,要不要我介绍一下同志们?”齐检察长说道。

    丁长生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于是齐检察长开始介绍这些在座的人,丁长生只是微微点头,介绍到谁的时候,谁就站起来向丁长生问好,但是丁长生始终只是点点头,这让安蕾看的是叹为观止,不过也跟着丁长生学了不少。

    “丁检,我们院里的情况我就介绍这么多,下面大家欢迎,请丁检为我们的工作做指示”。齐检察长说完,带头鼓掌。

    一片掌声过后,丁长生看了看这些人,开始了他的讲话,没有讲话稿,中午的时候安蕾还说要给他写个稿子,但是丁长生忙着给安蕾做技术指导,一下子都忘了,安蕾看向丁长生,担心他讲不出来。

    业务的事丁长生的确是讲不出来,但是你见到哪个领导真的懂业务,再说了,领导都这么懂业务,要下面的人干啥,领导都是抓全局的,都是从全局的角度说问题,说完了你发现领导说的有时候还挺有道理,但是仔细一咂摸,都是废话。

    “业务的事,我就不说了,你们都是专家,比我懂,我也不在这里外行指挥内行……”

    丁长生开口就说这些话,让这些人颇感意外,在他们的眼中,哪个领导来了不得装装逼,不装的话怎么镇住这些人,但是丁长生偏不,我就是实话实说,我不懂业务,所以你们别在业务上蒙我,咱们不玩那个。

    “但是,业务之外的事情我还是要说几句,我知道现在案子多,大家都很忙,而且我们市检察院也是一样,不比你们轻松到哪里去,尤其是公诉科,那是掌握人生死的科室,更忙,安主任以前就是公诉科的,她最清楚这些事……”丁长生说着,看了一眼安蕾,安蕾面无表情,静静的看着说不装逼的丁长生稳稳的装逼。

    “忙不是效率低下的借口,据我所知,区检察院的效率怎么样呢,你们这些做领导的很清楚吧?”丁长生问道。

    这么一句话,把包括齐检察长在内的区检察院领导问懵了,但是懵了就懵了,谁这个时候也不会去和领导争辩,领导说是啥就是啥,这个时候去争辩这些没用的,更是没有个屁用。

    “尤其是反贪局,在侦办案子上,要加快节奏,我听说有的案子从对人采取强制措施七八个月都不结案,你们办的案子是多么复杂的案子?涉及到很多人呢,还是比中纪委那些大老虎的案子还复杂?”丁长生问道。

    “我还接到举报,说咱们的有些同志收了人家家属的好处,但是不给办事,你们还有没有职业道德?门口站着两个警卫,防谁呢,还是人民检察院吗?我看到你们这里配备的倒是挺齐全了,安检门,手持安检仪,液体进门喝一口,都有吧,是你们害怕,还是现在人民都成了十恶不赦之徒了?”

    这些不是在区检察院存在的单一问题,市检察院也有,没办法,现在对司法人员报复的事情很多,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有些司法人员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从上到下,最高院逮了几个,下面法院吃了原告吃被告的法官逮了多少?谁心里都有数,老百姓现在谁都不信,官司输了就是认为法律不公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