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45:掩盖什么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果然,丁长生再给齐检察长打电话时,得到的却是他出发了,暂时联系不上,这是办公室人员说的,丁长生也给那个刘局长打了个电话问问情况,结果是要齐检察长批准才行。

    “这么说齐检察长是不想见我了?他一辈子不回来了吗?”丁长生问道。

    “丁检,真的不是这样的,齐检好像是接到了杨书记的电话才出差的,至于去了哪里,我也不是很清楚,您还是和杨书记联系一下吧”。

    “好,我知道了,你转告老齐,我还会找他的,他这么躲着我,我看他能躲到我什么时候”。丁长生说完就挂了电话。

    刘局长挂了电话后看向对面坐着的齐检察长,齐检察长也是一脸的无奈,脸色阴沉的说道:“这件事是真的不该听杨书记的,这个案子要是被爆出去,我们都得完蛋,哪有这样办案子的,对了,你今天抽个时间去见见沈木的老婆,告诉她,不要再找了,案子的事我们在办,但是要有个时间,院里那么多案子,又不是办沈木一个案子,让她稍安勿躁”。

    “我去啊?齐检,我看还是你去吧,我去了说话没分量啊,你去了好好和她谈谈,我看她还是很愿意和你谈的?”

    “是吗?”

    刘局长得意的笑笑,当然,是在内心里,她也听说了一点这个老齐的心思,看沈木的老婆长的还不错,所以就有那个心思,可是奈何沈木的老婆不上道,所以这事都是老齐的一个遗憾,她当然是把这个机会让给这位齐检察长了。

    “算了,这事我去不合适,你先和她谈谈,稳住她再说吧”。齐检察长说完就出门了,刘局长看了看老齐的背影,没敢说出来,但是却在心里把他骂了一顿,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

    安蕾接到丁长生的电话到了他的办公室,丁长生说道:“你去开个手续,跟我去一趟看守所,既然见不到沈木的案卷,那我们就去见见沈木吧”。

    “这样合适吗?”

    “怎么不合适,我去看看他怎么了?”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是领导,在私下里,丁长生还是很愿意听一听安蕾的意思,但是在单位,丁长生是领导,安蕾就要百分百听丁长生的,所以丁长生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了。

    于是丁长生开车带着安蕾一起去了看守所,市检察院的反贪局长来见一个被采取强制措施的人,而且手续齐全,看守所也没有任何的理由不让见,所以,就安排丁长生和沈木会见了。

    丁长生坐在外面,沈木坐在里面,安蕾站在会见室的门口,丁长生和沈木之间隔着一道铁栅栏,现在都是这样的格局,防备审判人员急了打犯罪嫌疑人。

    沈木看到丁长生时明显一愣,他没想到来提审自己的是丁长生,当然也不知道丁长生又回来了,丁长生才来湖州多久,沈木可是在这里关了七个月了。

    “怎么是你?”沈木做好后,警察把铐子拷在了铁椅子上,然后就出去了。

    “没想到吧,怎么搞的,你也不是缺那七万块钱的人,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丁长生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沈木问道。

    “李红枫找过我了,我现在是市检察院的反贪局长,主持检察院的工作,我要看你的案卷,他们不给看,所以我就直接过来找你了”。丁长生说道。

    沈木点点头,问道:“你见过她了?”

    “谁?”

    “李红枫,我媳妇”。

    “嗯,见过,她为了你的案子到处找关系送礼,还差点被人潜规则了,你要是相信我,和我说说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说不定我可以帮你”。丁长生说道。

    沈木犹豫了一下,问道:“她现在怎么样,精神状态”。

    “不好,很忧郁,差点把店也卖了,就是为了给你筹钱,所以,你现在要是和我说说案子的事,我也许可以帮你,他们不给我看卷,我猜这里面是不是有问题,沈木,你不要这么傻,如果是他们给你什么好处了,这也是拿自由换来的,你在里面,李红枫在外面怎么办?”丁长生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的事,很复杂,现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沈木说道。

    “你自己的事,你不知道怎么办了,什么意思,这里面是不是有问题?你是被冤枉的,还是他们拿到了你什么把柄,逼你这么做的,你要知道,一旦判了,就是好几年,人生有几个好几年,你可要想清楚了”。丁长生说道。

    “我知道,这几个月我也没见到李红枫,既然是你来了,那就好办了,替我给她带个话,别再等我了,我这样是我活该,不值得她再继续等下去,那个,如果方便的话,帮我照顾一下她吧”。沈木说道。

    “你以为我说这些她就信吗?你还是亲自对她说比较好,但是沈木,我告诉你,我来看你,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你要是不把握这个机会,那你就真的完蛋了,而且到最后参与这件事的人都会出事,你以为我不会关注这件事吗,你的这个案子我会关注的,到时候你们可能就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别怪我现在没提醒你”。丁长生说道。

    沈木不再言语,看起来好像是不愿意和丁长生多说似的。

    “这是你自己的事,我现在也只能是把你的态度告诉李红枫,我是真的想帮你,但是你这个态度,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帮你,就这样吧,我先走了,你要是想明白了,再联系我,往市检察院打电话就行”。丁长生说道。

    沈木看着丁长生离开了会见室,但是依然没有和丁长生说一声再见,丁长生也感到很奇怪,出了门后,对安蕾说道:“看来这事真是不简单,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沈木不吱声,不知道在掩盖什么还是在隐瞒什么。

    此时丁长生的手机响了,一看是一个熟悉的号码,虽然没有写名字,但是这个号码他早已背下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