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48:人算不如天算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我的?几个月了?”丁长生努力的回忆自己和谢赫洋在一起的时间。

    他明白,这一定是自己的,一来谢赫洋不是那种滥交的女人,不会和其他的男人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二来这件事是瞒不住的,如果不是自己的,她能瞒多久,顶多十个月,丁长生又不是接盘侠,谢赫洋不会拿这事和他开玩笑。

    “你说呢,上次是什么时候你都忘了?”谢赫洋问道。

    丁长生苦笑一下,是啊,算算上次自己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就知道现在几个月了,于是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问道:“你想怎么办,说,我都答应你”。

    “我不想怎么办,我想生下来,另外,我爸知道这事了,他很高兴,我说是你的,他更高兴,他一直都很欣赏你,现在我有了你的孩子,他别提多高兴了,所以,我求你不要阻止我把他生下来,好吧?”谢赫洋问道。

    丁长生盯着谢赫洋看了一会,嘴角渐渐裂开,笑的很坏,说道:“随你,都听你的,我没意见,你甚至都可以不告诉我直接生下来就是了”。

    “那不行啊,你是他爹,你得负责任的”。谢赫洋说道。

    “好吧,我得负责任,你从海南千里迢迢的赶过来,就是为了和我摊牌啊?”丁长生爱恋的抚.摸着她的头发,问道。

    “也不是,我想着等我稳定下来了,再来找你,现在三个多月是最危险的时候,所以没打算来的,是杨程程把我叫回来的,说你为难她,要我回来和你谈谈”。谢赫洋说道。

    “杨程程?她有病啊,我和她没任何的牵扯,她把你牵扯进来干嘛?”丁长生问道。

    “唉,怎么说我爸也是她舅舅,再说了,她现在是最难的时候,除了我们家帮她谁帮她?”谢赫洋说道。

    “所以,你就不顾孩子的事就来了,你还真是傻啊,她在哪,这是不是她的地方?”丁长生问道。

    “没错,她在屋里呢,要不,我们进去吧,这里的确是有些凉了”。谢赫洋说道。

    丁长生扶着他进了堂屋里,这时候杨程程也出来开门,等到谢赫洋进了门,丁长生这才看向杨程程。

    “丁检,你没想到吧?”杨程程问道。

    “是啊,没想到,没想到杨书记的手段这么厉害,真不是一般人啊,我以前真是小看杨书记了”。丁长生说道。

    “你也不用讽刺我,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只要是不为难我就不错了”。杨程程说道。

    “杨书记,你这话说的,我什么时候为难你了,再说了,咱们之间有业务往来吗,不就是一个案子的事吗,现在那个姓齐的都不敢见我,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他”。丁长生说道。

    杨程程没有和丁长生对着干,而是看向了谢赫洋,那意思是你看,我没说错吧,他就是找我麻烦。

    “你们俩,到底有什么问题,不能掰开了揉碎了说清楚,说明白不就没事了吗,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就听不明白呢?”谢赫洋问道。

    “对啊,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杨书记,你来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就是想看个卷嘛,至于吗,你们要是痛快让我看了,这事还就没有了,你这么推三阻四的,我倒是觉得你们问题不小”。丁长生说道。

    “唉,你们以为我不想说实话吗,实在是这件事太大了,这件事要是爆出来,我这个书记就真的干不下去了,上面一定会追究我的责任的,我现在还能依靠谁,我这个位置之所以能保持到现在,就是没被人抓到把柄

    ,要是这事给爆出来,那我就完了,我也就是在家里对你这么说,这件事从来没有别人知道过”。杨程程很痛心的说道。

    “你到底说不说,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带着洋洋走了”。丁长生站起来作势要走。

    “哎呦,我的天啊,牙酸死了,还洋洋呢,姐,你们真的就这么腻歪吗?”杨程程想要转移话题,问道。

    “行了,你别转移话题,你要是不说呢,我们就真的走了”。丁长生直接把她揭穿了。

    “好好,我说,是我监管不严,我之前一直没发现这事,也是今年年后下去视察才发现的,很多的低保户都没领到低保金,而且还有人举报说村里很多人都不符合低保要求,但是拿了低保,我回来查这事的时候还发现了一些干部存在着收受贿赂违规办理低保,低保资金扶贫资金被挪用的情况,不是一起两起,这事还很普遍,其中就包括那个沈木,他是胆子最大的,吞了七十多万……”杨程程说道。

    “你等下,七十多万,你确定没说错?我怎么了解的是七万多呢?”丁长生问道。

    “他的老婆李红枫告诉你的吧?”杨程程问道。

    “对,他老婆说的,怎么,这里面还有猫腻?”丁长生问道。

    “因为牵扯的人太多,而且今年又是扶贫攻坚年,要是我的治下发生了这样恶劣的事,你说上面会怎么想怎么处理我们这些领导?”杨程程声音低沉的说道。

    “所以呢?”

    “所以,我们就想着,既然这个沈木是贪污最多的,那就让他自己承担下来,但是数额也给他降下来,至于这里面的亏空,我们再想办法,这个案子也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让他顶下来就完了,哪知道这家伙狮子大开口不说,他贪污的那些钱也不说在哪里,审了无数次了,都是一样的结果,不但那些钱追不回来,还要再给他三十万的封口费,这是我一直犹豫的事,要是真的按照他的要求办了,一旦漏了出去,那我的责任就不单是隐瞒这么简单了,这是渎职了,所以,这个案子一直压着,谁也没想到你冒出来了,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杨程程一口气说道。

    听到这里,丁长生才知道沈木那么悠然的原因,怪不得不想为自己伸冤呢,这里面还有这么大的利益纠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