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50:自我麻醉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第二天一大早,丁长生到了办公室,昨晚回来之后,丁长生就接到了兰晓珊的电话,今天新来的公安局长履新,她办完了交接之后就去政法委了,能帮的也就是这些了。

    所以,丁长生现在面临的局势越来越复杂了,当杨程程的电话打进来之后,丁长生就知道,自己现在是必须要和杨程程合作了。

    “喂,杨书记,有什么指示吗?”

    “我怎么敢对你有什么指示,不过呢,谢赫洋对你可能会有指示,我把你昨晚的流.氓行径都告诉她了,她很生气,现在还在家里生气呢,你不去看看她吗?”杨程程问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是吗,我先不去看她了,我倒是想和杨书记见个面,这样吧,我去你办公室,有些事我还是想和你面谈一下”。

    “好,我在办公室等你”。杨程程说道。

    开车在路上的时候,丁先生拨通了谢赫洋的电话,他也是怕杨程程真的把自己的无耻告诉了谢赫洋,谢赫洋现在不宜生气,但是谢赫洋的精神很愉快,口气也是很轻松,没有一点异样,丁长生就猜到这是杨程程在和他玩心理战呢。

    当车开到了区委大院里,丁长生还是感觉到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前面的区委广场终于是修好了,几百米之外没有任何的高大建筑,广场前面就是是一片水面,非常的养眼。

    “丁检,杨书记在办公室等您呢”。杨程程的秘书下来迎接丁长生道。

    丁长生点点头,径直去了她的办公室,杨程程直到丁长生进来了,才起身和他握握手,让秘书倒了杯茶就出去了,吩咐不要让人进来,丁长生微微一笑,知道杨程程这是有妥协的意思了。

    “说吧,找我干嘛?”杨程程问道。

    “哎哎哎,搞清楚好吧,是你找我的,应该是我问,你找我干嘛?”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你这么做有意思吗?说吧,到底想怎么样?”杨程程问道。

    丁长生止住了玩笑的样子,说道:“我们市检察院认为沈木的案子很复杂,所以,想要把这个案子提到市检察院来办,你们没意见吧?”

    杨程程被丁长生气的一句话说不出来,只是她的胸口起伏的厉害,一看就是异常的生气了。

    “丁长生,你们,你们怎么这么欺负人?你这是针对我,是吧?”杨程程问道。

    “没错,我就是针对你,昨晚你说的那个条件,我考虑了一晚上,觉的还是很有合作前途的,但是我怎么才能相信你呢,你得给我个相信你的理由吧,或者叫投名状,我对你是没有任何的把握,你让我把这么好的机会自己废掉?这不合适吧?”丁长生问道。

    “你想怎么样?”

    “还是那句话,你想和我站在一起,你得让我相信你是真的想和我合作,咱们怎么才能是一条船上的,除了昨晚我出的主意,你出个主意,要是你的主意好,那也行,我听你的”。丁长生说道。

    杨程程简直是要疯掉了,没想到丁长生是这个这样的无赖,可是要是让他相信自己,自己还真是想不出来有什么好办法,除了他说的那样。

    “你说的算数吗?”杨程程问道。

    “你放心,我这个人从来不坑女人”。

    “是吗,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在坑我啊?谢赫洋还是我表姐,你就这么坑我?”杨程程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还是那句话,这事是你情我愿的事,千万不要为了这件事闹的不好看,对吧,那样就失去了这么做的乐趣了,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丁长生,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把这么无耻的事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的人”。杨程程说道。

    丁长生笑笑,不吱声,就这么看着她,他的眼神,就像是火.热的炭火,而她呢,就像是倔强的雪狮子,但是雪狮子再厉害,也是雪狮子,雪遇到火是要化的,于是,丁长生就这么等着她屈服。

    “你能保证这些东西不会被泄露吗?”

    “你要是相信我呢,就赶紧的,你要是不信我,我就走,咱们谁也不要耽误谁的时间,好吧”。丁长生问道。

    杨程程实在是想不到,自己还有这一天,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栽到丁长生的手里,可是无论多少想不到都是没用的,现在自己就是要面对这件事,那就是该怎么办,是不是要答应他。

    杨程程起身进了隔壁自己的卧室,里面是自己的卧室,和外面的办公室一样大,是自己休息的地方,有时候她不回去就住在这里,到了卧室里,站在高大的穿衣镜面前,看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脸色居然红的这么厉害,她抬起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热的厉害。

    这件事对她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可是要是不这么干,自己可能明天就要从这间屋子里滚出去,权力向来都是无情的,尤其是对待失去权力的人。

    自己现在的耻辱可能面对的只是丁长生一个人,可是要是从这间屋子里滚出去,自己面对的耻辱可能来自社会的各个方面,自己也将失去自己奋斗了十多年的位置。

    此时,她在自我麻醉,想到的都是权力的好处,以及失去权力后的下场,想到了这些,再和丁长生的要求比起来,自己是值得这样去做的。

    “你进来吧”。杨程程说道。

    丁长生坐在椅子上一动没动,说道:“那是你的地盘,我不去,准备好了就出来,到这间屋子里来,我在外面等你”。

    “你……”杨程程简直要气炸了肺,自己一再的忍让,没想到他得寸进尺。

    她一直都醉心于仕途,当然对丁长生这种人不是很了解,丁长生对女人的了解就像是了解一件艺术品一样,像是鉴赏一件艺术品一样,应该是循序渐进的,当当然了,调校一个女人也是需要循序渐进的,从最开始最一般的行为做起,直到她适应了,才能进行下一个步骤,而且这些步骤还不能是颠倒顺序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