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55:暗亏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这让丁长生非常的恼火,他没想到这个陈汉秋还真是有些胆子,但是细细一想,这也难怪,邸坤成要他来湖州是为了干啥的,还不是为了扭转邸坤成现在的被动局面的,所以,陈汉秋急着表现自己,也在所难免。

    丁长生离开这个黑黑的胡同时,遇到了他们一伙的那个老大,丁长生根本不想再搭理这些人,那家伙听到胡同里自己的同伴叫唤,立刻跑了进去,看到自己的人被丁长生揍的躺在地上不能动弹。

    “怎么回事?”

    “他什么都知道了,老大,你怎么才来啊,兄弟们身上没带家伙,所以……”

    “你们什么都说了?”

    “你说胳膊就要断了,你帮我把胳膊掰过来,啊,疼疼……”

    胡同里上演的这一幕丁长生当然是不知道的,所以绕了一圈后,顺利的回到了检察院自己的办公室,此时安蕾正在办公室里等着呢,不过她也没打算再走了,此时洗完了澡,正坐在床边,将自己的大.腿伸到了椅子上,往身上抹油呢,一到秋冬季节,她身上就会感觉到很干,所以必须要抹这种湿润的油在保持自己身体表面的水分,虽然事情不大,但是过程很具有诱.惑性。

    “回来了,怎么处理的?”安蕾问道。

    “陈汉秋指使许家铭的人干的,看来许家铭这个人还得再认真的研究一下,既然他是这么一只不知道死活的走狗,在做其他事之前,先把这只狗做掉,这才是最理想的”。丁长生叹口气,说道。

    “那你想怎么办?”安蕾问道。

    “还没想好,睡吧”。丁长生说道。

    面对自己的诱.惑,丁长生居然例外的没有表现出来兴趣,不是他没兴趣,是他今晚在兰晓珊那里已经发泄过了,安蕾不知道而已,所以,当丁长生洗完了澡,躺在床上后,安蕾不用吩咐就悄悄的向床的下头出溜过去,跪在他的两腿之间……

    丁长生一直都在想怎么破局,觉察到安蕾的努力之后,翻身就是一阵狂风暴雨,直到安蕾沉沉睡去,但是丁长生却睡不着,起身穿上睡衣去了外间的办公室。

    一根根烟吸完,天渐渐亮了,安蕾也起的很早,这毕竟不是在自己家里,样子还是要做的,所以,她在昨晚就定了闹钟,在检察院还没怎么有人的时候,悄悄从后门溜了出去。

    “要给你带早餐吗?”安蕾看看一.夜没睡的丁长生,问道。

    “不用,我去休息一下,八点钟叫我”。丁长生说道。

    安蕾点点头,没说别的,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丁长生这么做不是冷落她,是因为他真的遇到难事了。

    这才多长时间,丁长生的处境就是急转直下,原来上面有李铁刚,现在李铁刚走了,就连梁文祥也不怎么说话了,他最大的感受就是来自梁可意的关心少了,不知道上面出了什么事,可是梁文祥也没说让自己不要轻举妄动,所以,接下来的很多事都要自己拿主意,当然了,后果也是自己承担了。

    躺在床上的丁长生还是睡不着,只能是闭上眼强迫自己睡觉,不然的话,哪有精力和这些人斗呢,人与人之间的斗争真的是很伤神。

    就在他觉的自己才刚刚睡着的时候,被电话吵醒了,是安蕾打来的电话,提醒他时间到了,丁长生嗯了一声后,起身坐了起来,摇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起来去洗手间洗了个凉水澡,天气温度已经很凉了,但是有这次凉水澡,他渐渐的变的清醒起来。

    坐在办公桌前,丁长生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想我了……”

    “少废话,还是那个地方,见个面,有些事要和你说”。丁长生说完就挂了电话,对于甄绿竹那句话,他很恼火,女人就是女人,永远不知道斗争的残酷性,居然在电话里说这样的话,要是手机被监听了,他们俩谁都没有好下场。

    所以,丁长生觉得甄绿竹这个人要么是好好利用一下,要么是离的远远的,但是目前来看,还是要用一下的,否则的话,自己在邸坤成那里真的是一无所知,可是要想让甄绿竹帮着自己,这是谈何容易的事,看起来还真是要慢慢来。

    丁长生打完了这个电话,告诉安蕾自己要出去一下,有什么人或者是电话找自己,再通知他就行,他不出市区。

    “你倒是挺清闲啊,这里风景还不错吧”。丁长生停下车,走向了在湖边垂钓的周红旗。

    “还行吧,我发现钓鱼是个好办法,能让我心里安静下来”。

    “怎么,你心里不安静吗?”丁长生问道。

    “还行吧,不是很安静,我要想很多事,想想以后该怎么办,说实话,我现在也不知道,你来如风去如雨的,也不理我,怎么,今天才想起我来?”周红旗问道。

    “不是,我是想给你一点空间,让你好好考虑一下和我的关系,以前吧,我总是在回避,但是经过了这几年,我发现,有些事,还真不是你想回避就能回避的了的,这是命中注定的事”。丁长生说道。

    周红旗看向丁长生,笑道:“不是吧,我记得你丁长生可是从来不信命的,怎么,受了什么刺激了?”

    丁长生站起来拿了一颗石子,向湖里投去,石子在湖面上泛起阵阵涟漪,丁长生说道:“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是真实存在的感受,就像是你吧,我们俩兜兜转转,从白山警察学校那时候起,到现在多少年了,我们俩还能站在这个地方,你没想过为什么吗?”

    周红旗放下手里的鱼竿,看向丁长生,问道:“这算是告白吗?”

    “我对你都告白多少次了,你都不稀得搭理我,陈汉秋昨天上任了,你知道吗?”丁长生问道。

    “知道,听说了,怎么了,这事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是,我知道,但是他昨晚就对我下手了,派人跟踪我,还是许家铭的人,我想问问你,我该怎么办?这个暗亏不能就这么咽下去吧,我想回击一下”。丁长生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