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57:有屁快放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我和谁?”甄绿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的问道,她和丁长生的事,只有丁长生和自己知道,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周红旗怎么问的这么精准?

    此时丁长生也明白,自己上了周红旗的当了,可是这个当上了也就上了,现在是没有反悔的余地了,只能是眼看着下面的两个女人斗法,但是此时丁长生也想知道在自己不在场的情况下,甄绿竹是怎么想的,她对周红旗会说真话吗?

    “别装了,坐下吧,今天这里没有别人,我们好好聊聊”。周红旗说道。

    说着,自己率先坐下了,然后看着甄绿竹,在等待着她的回复。

    “红旗,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真的和他没有你想的那种关系,我一直都知道你和他是什么情况,也知道你们俩其实是有感情的,现在好了,你离婚了,是个自由人,和他没有障碍了吧?”甄绿竹笑笑,说道。

    周红旗摇摇头,说道:“你不说也没关系,我来说你们是怎么回事……”

    说完,周红旗在甄绿竹惊诧的表情里把丁长生和甄绿竹进行的每一个步骤都说的很清楚,清楚到要么是亲眼所见,要么是亲身经历过一样,这让甄绿竹感觉到浑身发冷,她知道,丁长生一定是对周红旗招供了。

    “怎么样?你还想抵赖吗?”周红旗问道。

    此时,甄绿竹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一声不吭。

    “没关系,我说这些,并不是想向你兴师问罪,作为女人,我懂你做的这些事,但是作为女人,我也想告诉你,你这么费尽心机的接触丁长生,到底是图什么,真的就是想让丁长生把你送出去那么简单吗?你要知道,你老公邸坤成和丁长生是势不两立的,现在又来了个陈汉秋,这个姓陈的昨晚就派人跟着丁长生了,你想想,你们要是继续交往下去,会不会哪一天东窗事发,对丁长生有什么好处,还是你和邸坤成设计好了,就等着丁长生来跳这个坑了?”周红旗问道。

    “不是,不是,我真的没这个意思,你真的是想多了,我和他,真的就是一般的关系,虽然有那些事,但是我知道,他根本也看不上我,说白了,我就是想在邸坤成出事前出去,然后过一辈子衣食无忧的生活,其他的,我真的没有奢望”。甄绿竹说道。

    周红旗闻言,冷笑了一声,看向她,问道:“你以为我会信吗?”

    甄绿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是很明显,周红旗是不相信她的,她此时也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既然丁长生把这件事告诉了她,那周红旗也会把自己的态度告诉丁长生,这样一来,自己的计划就被全部打乱了,自己好像是努力了一场之后,一切归零了,得到的只是和丁长生的几夕之欢而已,这让自己怎么能甘心。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我要怎么做,你才会相信我呢?”甄绿竹问道。

    周红旗站起来,走到她的身边,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膝盖处,说道:“我和丁长生是一起的,但是你和我们不是一起的,你和邸坤成是一起的,我没说错吧?”

    “不不,我和丁长生也是一起的,我对邸坤成真的是失望透顶了,我说的都是真的”。甄绿竹说道。

    周红旗摇摇头,说道:“你和丁长生是不是一起的,还需要验证一下”。

    “验证?怎么验证?”甄绿竹问道。

    “很简单,丁长生和我都想知道,你老公和新来的公安局长,到底想干什么,是想拿丁长生开刀吗?还是有别的什么计划?”周红旗问道。

    “真的没有什么计划,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还有你说的那个那个啥局长,我都没见过”。甄绿竹说道。

    “是你不知道,还是他们没有,我告诉你,咱们也是多年的交情了,我才这么纵容你,你只有对丁长生有帮助,我才会让他帮你,否则,之前说的那些事,都是不算数的,你自己掂量着办吧,你也好好想想,要是他不帮你,谁还能帮你,你就算是跑出去了,谁能给你钱,你是出去刷碗洗盘子,还是去卖肉,这里面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吧”。周红旗说道。

    甄绿竹出门就给丁长生打电话,本想在电话里大骂他一顿,但是想了想,就算是骂他一顿又有什么作用呢,于是好声好气的想要和他见一面。

    此时丁长生也刚刚到了楼下的客厅里,看向周红旗,问道:“你一直在诈我,对吧?”

    “是又怎么样,我做错了吗,你也看到了,她是什么态度?这样的人你管她干嘛,还不是给自己惹麻烦?有时候我不知道你脑子怎么想的,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你也是吗?只是和她上了几次床就这么轻易的答应她了,你这里是养老院吗?”周红旗怒道。

    这几句话把丁长生怼的是哑口无言,因为周红旗确实是没做错什么,而且她说的做的也没什么问题,倒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自己对人性的观察这么差了吗?

    “我告诉你,甄绿竹这个女人不简单,从她找你准备退路就知道了,邸坤成如果不出事,她就在国内继续做官太太,只要是邸坤成出事,就找你出国,你成了什么了,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心里没数吗?就知道脱裤子上,上完之后呢,怎么解决后事?”周红旗问道。

    丁长生从周红旗那里走出去后,周红旗气的在家里客厅里摔打着枕头泄愤,此时恰好肖寒的电话进来了。

    “喂,干啥,有话就说,有屁快放,别耽误时间”。周红旗在电话里大喊道。

    肖寒以为自己打错了电话呢,拿离耳朵看了看,没错啊,是周红旗的号码呀。

    “哎哎,我可没得罪你,怎么了,火气这么大,和吃了枪药似的,你没事吧”。肖寒问道。

    “没事,让丁长生那个混蛋气的,说,啥事”。周红旗没好气的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