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59:咬人的狗从来不叫唤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杨璐一得到消息就匆匆的走进了兰晓珊的办公室,兰晓珊正在办公室里听取单位后勤的人汇报工作,她现在分管政法委的后勤工作,看到杨璐跑的脸色绯红,就知道一定是有事。

    “行了,你先回去吧,我刚刚说的那几条你们抓点紧,别不当回事,这马上就要放假了,一定要把这事落实下去,别再让我说第二遍”。兰晓珊严肃的说道。

    “是是是,兰书记,我们马上去落实处理这事”。

    待那人走了,兰晓珊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看向杨璐,问道:“你跑的脸都红了,出什么事了?”

    “兰书记,还真是出事了,我刚刚得到消息,你猜我们局里出什么事了?”

    “局里?哦,你说的市局啊,出什么事了,哪个案子破了?”

    杨璐摇摇头,说道:“不是哪个案子破了,是局里要乱套了,你知道吧,这个新来的局长把所有派出所所长的职务都停职了,全市干警全员竞争上岗,你说这不是乱套了吗?”

    兰晓珊一愣,看向杨璐,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我编这瞎话有啥意思,是我一个办公室的姐妹说的,这是什么意思啊?”杨璐问道。

    “大洗牌,然后通过这样的手段在最短的时间里建立起属于他自己的班子,这一招够狠啊,当年在重庆也实行过,没想到他在我们湖州也照搬这一套”。兰晓珊说道。

    “哎哟,我多亏是跟你过来了,要不然,我可能被淘汰了”。杨璐心有余悸的说道。

    “我知道这事了,丁检知道了吗?”兰晓珊问道。

    “我不知道,我没告诉其他人,可能他还不知道吧,他在咱们局里的人也就是咱们这几个人,谁会告诉他?”杨璐说道。

    “行了,这事没报出去之前,你不要再对其他人说了,别闹的不好,这事我和丁长生说吧”。兰晓珊想了想说道。

    “今晚又吃火锅吗?”杨璐笑着问道。

    兰晓珊看到杨璐那样子就知道她在讥笑自己,拿起桌子上的本子就要砸她,杨璐一路笑着逃出去了。

    在最短的时间内对警界进行大洗牌,把一些偏远地区原来不受重视的人提上来,这些人还不感恩戴德,对于这些人来说,给谁效力都是一样的,所以,只要是给自己官位,哪管你前面是哪个朝代?

    兰晓珊想着,自己认识的那些人,和原来在市局里工作了多年的人了估计这次都要被清理出去了,这些人在未来市局的格局中注定是不会占有什么地位的,这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很简单的道理,不愧是京城来的,下手还挺狠。

    此时的陈汉秋正在邸坤成的办公室里做汇报,虽然他是京城来的太子党,但是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这是他爸教他的,在地方,一定要和邸坤成搞好关系,这样才能得到更多的支持,人际关系这种事,还是要自己去处,否则的话,家里大人官再大也不可能手把手去教你这些东西,所以,陈汉秋虽然很看不起邸坤成,但是有时候有些事还得做。

    “这个人,你想办法把他弄起来再说,最近一直找我的麻烦,另外,何照明死了,原来是桃县的县委书记,但是有很多人说何照明就是这个人杀的,可是没找到什么线索,江都市局也没辙,这案子就这么挂起来了,你要想法把这个案子破了,否则的话,外界也不好交代,无论何照明是不是他杀的,都把这件事扣在他头上”。邸坤成对陈汉秋说道。

    陈汉秋闻言,说道:“案子就是案子,破案要讲究证据,哪有你这么干的,你知道呼格吉勒图那个案子吧,多少年了,现在局长进去了,冤假错案,只要是错案,总有被揪出来的那一天,所以,要么是这家伙做的,我会找到证据,要不是这家伙做的,你说也没用,我不会把自己的前途和事业毁在这个案子上”。

    邸坤成闻言,心里虽然不悦,但还是说道:“那当然了,咱们还是要按照正常的程序走,但是这个人很危险,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我希望你能帮我把这个威胁拔掉”。

    陈汉秋笑了笑,问道:“怎么个危险法,咱们也是老熟人了,说来听听?”

    邸坤成很无奈的把自己和赵君平之间的关系说了一遍,他也是仗着和陈汉秋比较熟了,再说了,自己不说,秦元飞也会说,到时候显得自己小气了,所以索性把这里面的事都说了。

    陈汉秋说道:“这么说来,这个赵君平还挺有魅力的,嫂子知道吗?”

    邸坤成摇摇头,说道:“不知道,要是知道了,还不得和我闹离婚啊,你把这事给我办成了,我非常感谢”。

    陈汉秋说道:“没问题,不过,啥时候叫上那个赵君平见个面,喝一杯啊?”

    邸坤成笑笑,问道:“怎么,你这从京城来的,啥样的女人没见过,还会对这小地方的女人感兴趣?”

    “每天吃烤鸭,吃多了也会腻,偶尔换换青菜豆腐也是不错的,怎么,舍不得?”

    “哪有舍不得,下次我和她说一下,问问她,慢慢来,别一上来就这么猴急,那就没意思了,以你的身份,也不可能干那种强迫的事,所以,还是一切顺其自然吧”。邸坤成说道。

    “好,没问题,对了,还有件事,你心里有个数吧,我让许家铭的人去跟踪丁长生,和外界传的差不多,丁长生确实是和兰晓珊走的很近,不过没在她家里过夜,而且现在丁长生这个人很警觉,许家铭的人吃了亏,还供出了是许家铭和我派的他们,丁长生居然没有找许家铭的麻烦,也没找我理论,依你看,他这是什么意思?”陈汉秋问道。

    邸坤成闻言,低声说道:“恐怕是在憋着大招呢,你们还是小心点吧,他要是想报复谁,不会这么着急表现出来,有句话你该知道,咬人的狗从来叫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