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63:继续查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对于陈汉秋的无耻,邸坤成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现在还要指望着这家伙帮自己的忙呢,所以,一个女人算什么,但是现在确实还不是时候,一个是自己刚刚体会到赵君平的好,还没玩够呢,二来呢,秦元飞的事情还没解决,要是让他知道了自己和陈汉秋两人的龌蹉事,还不得炸了。

    “这事急不得,你先把秦元飞的事搞定了再说,无论是死是活,只要是秦元飞消停了,那个娘们还不随便你怎么玩?”秦元飞说道。

    “哈哈哈,好,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就按照我的方法先把他放了,摸清这家伙的底细再说?”陈汉秋问道。

    邸坤成点点头,说道:“这事很重要,还有一件事,就是丁长生那里,你不要逼的太紧了,如果逼的太紧了,我怕出问题,这家伙是个愣货,而且在省里认识不少人,他老丈人还是前省统战部长,而且现在的省委书记梁文祥也对丁长生不错,方方面面的关系,我们都不能错了,至少不能再给安老爷子添麻烦了”。

    “我明白,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感觉到来湖州还是挺有意思的,人活着,最大的痛苦是没有对手,现在我看到对手了,而且目前来看,最好是个旗鼓相当的对手”。

    “什么意思,你说的是丁长生?”

    “嗯,没错,我倒是很想和他过过招,从许家铭的人跟踪他,被他打了一顿,但是没下文了,我就觉得这人还是挺有城府的”。陈汉秋说道。

    邸坤成点点头,说道:“我只是提醒你,对丁长生,要么是一击必中,要么是引而不发,你自己掂量着来吧”。

    “我明白”。陈汉秋点点头。

    秦元飞被放出来之前,在审讯室和陈汉秋有这么一段对话。

    “今天虽然把你放出去,不是和你说的什么领导有关系,是证据不足,还有,何照明是怎么死的,你心里清楚,江都市局已经启动了最大的调查力度,动用了最先进的仪器,那么多的胶带,还能没一点指纹或者是你的皮屑之类的东西?他们已经把东西送到了国家实验室去检验了,等结果出来,就知道到底是谁杀了何照明,秦元飞,你以为你做的很高明是吧?我保证,你最后还是要回来的”。陈汉秋说道。

    秦元飞虽然内心剧震,但是这些年在精神病院练出来的处事不惊,或者说是麻木,已经能轻松的应对这样的拷问了。

    “陈局长,我等着,等你找到了证据来抓我,没有证据呢,就别在这里瞎比比,没用的,现在是法治社会,谁怕谁啊,有本事你把我扣在这里别放走,你敢吗?”秦元飞挑衅的问道。

    哀莫大于心死,秦元飞现在之所以这么嚣张,就是他自己内心里都认为,老子是个杀人犯,早晚是要被砍头的,所以,内心对死亡的恐惧早已慢慢淡化,对他来说,多活一天都是赚的,这样的心思没人能体会到。

    “派人跟着他,二十四小时跟着他,十二小时汇报一次他的行踪,都干了什么,见了什么人,四个人不行就派八个人,分为四个小组,都给睁大了眼睛盯紧了,在谁那里出了问题,谁给我负责,否则的话,就滚蛋”。看着秦元飞嚣张的背影,陈汉秋咬牙对身边的人说道。

    通过大调岗,大换血,短短的时间内,陈汉秋就在湖州市局确立了自己的威信和地位,可以说,现在的湖州市局内,陈汉秋是说一不二的,所以,他亲自下的指令也是执行的最彻底的。

    可是,这些人有点用力过猛,他们的动静就连秦元飞这个门外汉都感觉到了,当他去了自己小姨子赵君雅那里时,就感觉到门外似乎总有那么几个人在晃荡,向小姨子的店里偷窥。

    “姐夫,你看啥呢?”赵君雅看着秦元飞老是在窗帘后面向外偷看,问道。

    “君雅,你的手机呢,给我用一下”。秦元飞说道。

    “给,你给谁打电话?”赵君雅问道。

    秦元飞没说话,只是闷头拨出来一个号码,是打给丁长生的,此时丁长生正在听取院里近期案子的汇报,看到是一个陌生号码打进来的,本来是不想接听的,但是想到现在是非常时期,说不定是个重要的电话呢,于是起身出去接了电话。

    “喂,哪位?”丁长生问道。

    “丁检,我是秦元飞,想找你谈点事,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方便?”

    “秦元飞,你出来了?”丁长生拿开手机看了看号码,问道。

    “嗯,是出来了,但是他们现在对我看的很严,门口都堵着人监视我呢,有些事我想和你说一下”。秦元飞说道。

    “好吧,你现在在哪?”

    “我在我小姨子这里……”

    “那你等在那里吧,我抽个时间过去找你”。丁长生说完就挂了电话。

    秦元飞看了看手机,自言自语道:“看来他是知道我被抓了的”。

    “姐夫,你什么时候被抓了?”赵君雅吃了一惊,问道。

    秦元飞这才醒过神来,说道:“没事,你忙去吧,那位丁检来了告诉我,另外,别的任何人来找我就说我没在这里,我谁也不想见,尤其是你姐”。

    赵君雅点点头,不知道秦元飞又摊上什么事了,但是她了解她这个姐夫,他不想说的事,谁问也是白搭。

    丁长生回到了办公室里,想起刚刚秦元飞的话,不知道这家伙找自己想干嘛?

    “丁检,根据现在的材料来看,沈木这个案子很可能是有内情,但是现在沈木不说,案卷里也看不出来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这个案子怎么办,还查下去吗?”殷静问道。

    “查,继续往下查,他们要是解释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就找这些办案子的人谈话,我找他们领导谈,我倒是想看看那位齐检察长到底是听谁的”。丁长生说道。

    “那好,那我们就继续往下查了”。殷静看了一眼明显心思不在这里的丁长生,说道。
小说推荐